更俗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解释不了的误会 非洲酋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阿温娜的司机、保镖,亲眼看到阿温娜从蒂恩.福蒂斯住处离开时,两人面红耳赤的大吵大闹,窗户都被瓷花瓶砸碎,阿温娜走前甚至还将庭院的篱门踹倒,将矮院墙上的花盆都推翻在地——

    说实话,在途中遇到枪击,他们都比阿温娜更直接的想到枪手就是莱恩.福蒂斯派来的。

    在阿温娜、梅伊都那么坚决的拒绝他们跟随进酒店之后,他们更确信了这点。

    莱恩.福蒂斯为了避免斯特金以及福斯特家族的其他成员对他有戒心,为了避免弄巧成拙,特意没有往阿温娜身边安排眼线。

    因此,这两人虽然是经莱恩.福蒂斯介绍,才到阿温娜担任专职司机、保镖,但事实上他们来自一家相当正规的安保公司,跟蒂恩.福蒂斯并没有什么牵涉。

    被误会却无法解释,等到斯特金过来安排他们接受到警察的调查,他们最终也没有联系蒂恩.福蒂斯知会枪击事件。

    恩桑格接到莱恩.福蒂斯的电话时,还不知道枪击事件的发生。

    他赶到莱恩.福蒂斯的住处先看到满地狼藉,就听莱恩.福蒂斯在那里大声的抱怨:

    “阿温娜这蠢女人,简直就是猪脑袋,这么轻易就被曹沫他们收卖,真是又愚蠢又贪婪,我再也受不了这个蠢货——你看她把我这里糟糕得一塌糊涂,我恨不得杀死她,她为什么就不能早点下地狱,怎么就完全想不到这一刻这可能都是曹沫跟斯特金设下的陷阱?你当时在场,为什么不阻止这个蠢货?这要是叫理事会知道了,对奥本海默先生也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的啊!”

    “曹沫直接拿出文件来,我也吓了一跳,当时不方便拿过来看具体有哪些内容,就想着福斯特小姐回来后一定会跟你商量,也就没有说什么。”恩桑格比较尴尬的跟莱恩.福蒂斯说起前日下午曹沫收购阿温娜的情形。

    “……不管怎么说,这蠢货跟我再没有关系了,我将她从这里赶走了!”莱恩.福蒂斯说道,气鼓鼓的指挥女佣收拾一踏糊涂的庭院……

    恩桑格也没有多留就告辞离开。

    他倒是想明白莱恩.福蒂斯这是要跟阿温娜.福斯特撇清关系,说白了就是埃文思基金会与赛维义家族合作盯上乌桑河铜金矿这块肥肉,压根就不是阿温娜被收买就能改变的。

    回到奥本海默家族在北郊的庄园,恩桑格跟他父亲尼兹.奥本海默说起跟莱恩.福蒂斯见面的细节,便听到他父亲尼兹奥本海默皱着眉头说道:“这个莱恩.福蒂斯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

    莱恩.福蒂斯能这么干脆利落的跟阿温娜撇清关系,恩桑格想他要算一个人物,却不知道这跟“心狠手辣”有什么关系?

    “你看电视,这会儿新闻应该会有报道。”尼兹.奥本海默指使女佣将大厅一角的电视机打开。

    电视机打开正好播报到独立大街发生枪击事件,恩桑格开始还没有在意,待看到阿温娜的司机、保镖在镜头前接受记者的采访,说起阿温娜会友返回酒店途中车头被子弹打击的细节,他瞬时间也是吓出一身冷汗。

    虽说电视里找来警局专家分析可能是不知道从哪里射过来的流弹,但他有什么理由能说服自己去相信,枪手不是莱恩.福蒂斯安排的?

    恩桑格虽然不大堪用,却也不心慈手软的主,皱着眉头问他父亲:“莱恩.福蒂斯是够手狠手辣,但找的枪手太差劲,竟然这点小事都没有办成?我们要怎么办?”

    “这点小事都没有办成,我们还能怎么办?我刚接到信息说阿温娜已经乘飞机离开德古拉摩了,很显然也已经认定是莱恩.福蒂斯想对她不利——福斯特家族在这片大陆,势力虽然远不及埃文思基金会,但我们能有什么选择?”尼兹.奥本海默皱着眉头说道,“莱恩.福蒂斯算是个人物,但是手下太稀松了,跟他们合作,未必就有好处。”

    恩桑格想想也好,阿温娜从德古拉摩惊走,特别是莱恩.福斯特用这种手段惊走,要是运气差点,性命都要丢在德古拉摩,斯特金作为福斯特家族的一员,即便无力找莱恩.福蒂斯报复,但也不可能再跟莱恩福蒂斯及他背后的埃文思基金会合作。

    而奥本海默家族的主要资产都在弗尔科夫投资有限公司里,而他们持股才仅20%,无法独立出来,倘若阿温娜不能彻底的将斯特金压制住,他们不可能单独去找埃文思基金会合作。

    “你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吧!”尼兹.奥本海默轻叹了一口气,吩咐恩桑格道。

    …………

    …………

    势态如此紧张,成希也不希望曹沫在这时候还从身边抽调多少保镖保护她们到卡奈姆东部的荒原、草原去领略非洲大陆最为壮阔的风光。

    她虽然更愿意腻在曹沫的身边,但她跟余婧的假期有限。

    在湖滨雅舍以及伊波古部落各住了三天,曹佳颖也嫌腻了,就想着借转机巴黎的机会,在法国玩两天就直接回国去。

    曹沫跟成希也是难分难舍,同时也要表现出对势态的淡漠,也陪着赶去巴黎,等到成希她们从巴黎登机回国后,他才乘航班赶回德古拉摩。

    “斯塔丽呢?”曹沫坐进车里,看到周晗那张千娇百媚的脸,伸手在她雪腻的下颔怜惜的摸了一下,好奇斯塔丽怎么到机场过来接他。

    “她才不想见你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呢——我还以为你不舍得回来,要一直送人家到新海才会回德古拉摩呢!”

    周晗张嘴轻轻咬了曹沫的手指一口,故意带着些“醋意”的说道。

    曹沫双手抱着后脑勺,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我最讨厌坐飞机了,要不是为了故布疑阵,我真懒得跑巴黎去——梅伊.曼塔尔还在德古拉摩吧,还是有耐心的吧?”

    “莱恩.福蒂斯上午动身前往阿克瓦,他这次应该会跟巴迪奈.小赛维义见面。虽说阿克瓦也有人手,但莱恩.福蒂斯必然对枪击一事起了疑心,只是故作不动声色罢了——斯塔丽担心大库斯基处理不够谨慎,特地赶了过去,留我在这里等你。梅伊在拉娜德雷酒店住了两天,之后又搬到银城皇冠酒店里,现在还没有离开——我们对梅伊小姐的行踪都严格封锁。当然,梅伊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心里会不会怨恨,或者是不是已经在耐心耗尽的边缘煎熬,我就不清楚了。”

    周晗简略的将梅伊.曼塔尔这几天的行踪说给曹沫知道,梅伊这几天几乎就没有离开拉娜德雷与银城皇冠两家酒店,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虽然敏锐的直觉告诉曹沫,梅伊.曼塔尔心里在想什么,可以直接接触,但斯特金心里有顾忌。

    斯特金最终跟曹沫合作,是没有余地的选择,但他不觉得胡安.曼塔尔及梅伊.曼塔尔没有选择余地。

    不管怎么看,胡安.曼塔尔父女甚至选择跟赛维义家族及埃文思基金会合作,对他们自己更为有利。

    为了安斯特金的心,曹沫才决定先将梅伊.曼塔尔先晾上几天,让斯特金看到胡安.曼塔尔父女的诚意——但为了防止梅伊.曼塔尔在阿温娜离开后还连续留在德古拉摩,会引起赛维义家族及埃文思基金会的注意,曹沫特地要斯塔丽、周晗她们封锁梅伊.曼塔尔的行踪。

    银城皇冠酒店也是一家海滩度假酒店,曹沫与周晗到酒店后往海滩走去,这时候正值黄昏时分,天气薄阴。

    酒店外侧的海滩,白沙细软,梅伊.曼塔尔泳衣外裹着浴巾,赤脚走在沙滩上,任微风吹皱的海浪轻轻的打在小腿上。

    “小姐,一个人逛海滩会不会很无聊,需不需要有个哥哥陪伴啊?”

    梅伊.曼塔尔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曹沫不知道什么时候与周晗出现身后过来,美眸瞥望过来,语气颇为凌厉的问道:“中国男人就这么完全无视身边女伴的感受,赤裸裸的搭讪异性,技巧还这么笨拙吗?”

    “技巧笨拙,就要表现出来,要不然怎么说明我在德古拉摩压根就没有锻炼过吗?”曹沫笑着问道。

    “阿温娜遇到的枪手,是你安排的?”梅伊.曼塔尔将浴巾裹紧一些,几天时间过去,已经没有太多的耐心,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这人最是奉公守法,曼塔尔小姐你要问我什么枪手的事,我当然没有什么能奉告的——不过,福斯特小姐受了惊吓,都不找她的情人莱恩福蒂斯及埃文思基金会寻长庇护,我不负责推测一番,想来也是莱恩福蒂斯跟埃文思基金会的嫌疑更大一些吧。”曹沫耸耸肩说道。

    “你知道我这几天一直无缘无故留在德古拉摩,冒着怎样的风险?难道如此还不能换你一句真话?”梅伊恼怒的质问道。

    她最初时以为只要住进拉娜德雷酒店,曹沫就应该明白她父亲的选择而找上门来,却不想她在拉娜德雷酒店住了两天,曹沫却离开德古拉摩,送女伴去了巴黎。

    她不得不又从拉娜德雷酒店离开,搬到银城皇冠住下来。

    她就怕她的行踪落到巴迪奈.小赛维义及埃文思基金会的人眼里,进而暴露她父亲有意跟曹沫合作、对抗巴迪奈.小赛维义及埃文思基金会的意图!

    这是相当致命的事。

    虽说阿温娜所遭遇的枪击,她认定是曹沫干的,但不意味着埃文思基金会在这片大陆的手就干净了;更不要说双手沾满血腥的赛维义家族了。

    虽然两家酒店,她都是化名入住,但她的出入境记录是无法更改——她这几天完全可以说是提心吊胆,怎么可能有耐心跟曹沫在这里虚与委蛇的斗嘴?

    “卡奈姆的官方记录,曼塔尔小姐你早在三天前就已经离开德古拉摩去了曼普顿,而曼普顿的酒店、出入境处都有曼塔尔小姐的足迹,我不知道你化名住在银城皇冠酒店没事到沙滩逛两圈,有什么风险?”曹沫耸肩问道。

    “……”梅伊.曼塔尔愣怔在那里。

    “这一切都是周小姐安排的,你不用谢我!”曹沫说道,“不过照曼塔尔小姐的行程,明天上午应该抵达佩美——所以曼塔尔小姐得赶在明天上午之前,不留任何记录的出现佩美才对。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一切都顺利的话,我们还要赶一夜路,有什么话可以留在车上说!”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