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俗 - 第四百三十五章 新的边境公路 非洲酋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御宅屋排行榜

    约定在贝宁的港口城市科托努会合,时间就不用太赶,众人先驱赶到伊波古部落稍作休憩,等到天黑之后再动身北上。

    月朗星稀,数辆越野车沿着灰鸦河东岸新修的砂石路北上,两边皆是起伏的山岭以及在月色下绵延的丛林,潺潺流水声就在耳畔鸣响。

    这是去年年中才新修的边境公路,现在刚刚建成,还没有正式对外开放。

    除了潺潺流水以及丛林深处偶尔传来的动静、几辆越野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以及车轮快速碾压碎石的声响外,四周非常的寂静。

    梅伊手托着下巴,线条柔和的美脸贴着车窗,看着月下的远山与黢黑丛林。

    她对这条连接贝宁及卡奈姆西北部沿海地区的边境公路前世今身,算是非常清楚的。

    边境公路卡奈姆境段,始于灰鸦河三号水电站,止于贝宁、卡奈姆两国交界处的祖姆山。

    早在科奈罗能源以及伊波古矿业崛起期间,这一区域就因为水电资源开发以及金矿资源勘探,陆陆续续修了一些狭窄的林间小道,勉强供越野车以及工程车辆通过——过灰鸦河后,则与隆塔与德古拉摩的城域公路相接。

    而在祖姆山西北的贝宁境段,则都位于奥古塔区域内,是伊波古矿业、科奈罗食品承揽金矿勘探、开采以及可可树种植过程中,开辟出狭窄的盘山甬道。

    倘若曹沫仅仅是想利用这些便道进行走私,可以说是完全控制在他的手里,但去年初,曹沫就指使谢思鹏等人积极斡旋,贝宁军警最终以打击走私及越境盗猎等犯罪活动的名义,先在祖姆山设立边境哨卡,并着手拓宽、建设祖姆山到奥古塔市镇之间的边境公路。

    卡奈姆也只能被动在祖姆山的东南麓设立对应的武装哨卡。

    不仅贝宁境内的这段边境公路,卡奈姆境内的边境公路,也在布雷克等人的支持下,统统归于科奈罗建设公司承接建设。

    梅伊对这里面的内情算是非常了解的,但没有想到仅短短一年稍多些的时间,这条边境公路已经具备了通行条件,公路的质量要比她想象中好得多。

    事实上在七十年代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成立之初,贝宁、卡奈姆以及阿克瓦等几内亚湾沿岸国家就计划修建一条滨海跨境公路,将各国滨海地区连接起来。

    不过,因为地形复杂、施工难度太大,以及各国经费紧张,一直拖到三十年后,各国在滨海地区竟然连一条简易公路都没有修通。

    谁能想象,各国扯了三十年的皮,第一段滨海跨境公路即便简便无比,跟规划中的高等级公路不能相提并论,却是在一个外国人的手里以这么短的时间建成?

    “贝宁与卡奈姆两国,将联邦政府与地方州政府的预算都加上,我看有关报道总计就拿出两千万美元,而这段边境位于密林深处,山势险峻、溪河众多,修建难度极大,即便是简易砂石路,最初预估造价也高达七八千万美元,你们是怎么造出来的?”梅伊.曼塔尔忍不住好奇问曹沫。

    “要是照正常报价,这条边境公路交给正规的土建承包商,不会低于六千万美元。不过,科奈罗建设公司利用原有的便道,又与当地的村寨部落都熟悉,雇工以及就近采购物资等等方面,都能节约大量的成本。同时,科奈罗建设公司没有从这条公路里赚一分钱的利润——而就算这样,伊波古矿业还额外往里贴了两千万美元,才勉强将这条六米宽、四十公里长的蜿蜒砂石道修通,”曹沫说道,“就算是这样,贝宁及奥约州政府总计答应拨付的两千万美元工程款,到今天才支付不到十分之一——为修这条边境公路,我们真是连内裤都亏掉了。”

    曹沫满嘴叫苦,但梅伊.曼塔尔看他脸上并无苦色,只是她还不习惯抹下脸来跟曹沫说什么玩笑话,便又将目光转向车窗外。

    这条砂石路的意义是非常显著的,对贝宁与卡奈姆两国来说,就是将两国最重要的两座城市将贝宁首都波多诺夫与卡奈姆经济之都德古拉摩的陆路距离直接缩短了一多半。

    当然了,要是能在奥古塔隆塔之间修建高等级公路,将蜿蜒的盘山砂石路拉直,不仅路程将极大缩短,行驶速度也将大幅提升。

    到时候,德古拉摩到贝宁首都波多诺夫的路程将缩短到一百二十公里,时程也将控制一个半小时之内。

    到那时候几内亚湾沿岸这两座重要城市,才算是真正的打通联系——这也是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最初规划滨海跨境通道的一个重要目标。

    不过,这涉及到大量桥隧工程,投资没有三四亿美元打不住。

    两国财政都极为紧缺,没有哪家愿意投入这么高的资金,即便各自承担一半都不现实。

    当然了,奥古塔与隆塔之间的边境公路修通了,梅伊.曼塔尔也很清楚这对曹沫的意义有多大。

    除了奥古塔、伊波古两大矿区、六座矿场打通联系,将科奈罗食品在隆塔西北部以及奥古塔南部的种植园都联系起来,科奈罗水泥以及东盛铝材等企业的产品,都可以经这条边境公路,更为便捷的销往贝宁南部、东部地区。

    他们乘坐的是七座大越野山,除了司机以及坐副驾驶位的杜甘杰外,梅伊.曼塔尔与周晗坐最后一排,曹沫跟勃拉姆坐中间一排,梅伊.曼塔尔一路也听到曹沫跟勃拉姆商议要怎么将这条边境公路的价值潜力尽可能的挖掘出来。

    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科奈罗能源要立即找贝宁国家电力集团谈妥协议,在奥古塔与隆塔之间,大体沿着这条边境公路投资修建一条输电线,以便将科奈罗能源奥古塔与隆塔之间所建设的水电站、天然气电厂,发的电能接入波多诺夫及科托努的电网。

    曹沫在这个节骨眼上拉勃拉姆一同前往贝宁,并在车里讨论奥古塔隆塔输电网的诸多细节,可不是单纯为了推动科奈罗能源进一步发展。

    一直以来,曹沫都努力想在科奈罗湖沿岸打造一座以华商为引导力量的产业基地,并使之成为天悦扎根非洲大陆最核心、最重要的根基之地。

    数日之前,曹沫刚重返卡奈姆时,找黄鹤斌谈新港城的建设,也是围绕这一战略目标展开。

    然而形势之变化,真是将计划远远甩在其后。

    曹沫就算短期内,能阻止赛维义家族及埃文思基金会对乌桑河铜金矿的贪婪,也避免不了跟埃文思基金会保持长期的斗争。

    殖民者后裔是埃文思基金会往非洲大陆延伸、进行新经济掠夺的主要触手,曹沫想要通过拉拢殖民者后裔,以打击、削弱埃文思基金会,却有着天然的劣势。

    想要弥补这一劣势,就要将胡安.曼塔尔等对埃文思基金会有着清醒警惕跟认识的殖民者后裔中的精英人物推出来,以他们为核心,去组织、领导几内亚湾沿岸各国的殖民者后裔,削弱埃文思基金会的影响及渗透。

    胡安.曼塔尔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心愿,就是想几内亚湾各国的殖民者后裔能更密切的联系、联合起来,以便更好的缓解跟各国人口比例占绝对多数的土著民族的矛盾,避免沦为各国民粹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胡安.曼塔尔甚至想成立一个类似殖民者后裔联盟的松散组织,将各国以殖民者后裔为主的小政党联合起来。

    曹沫下一步就是要帮胡安.曼塔尔将这件事做起来,并使之成为对抗埃文思基金会的重要战略。

    相比较卡奈姆、阿克瓦,贝宁的总人口不足五百万,同时贝宁族群单一,没有复杂、血腥的族群民粹斗争,社会治安以及政治都相当稳定,独立之后土著居民与殖民者后裔没有暴发过血腥斗争,没有尖锐的矛盾。

    因此贝宁是成立相关组织、凝聚几内亚湾沿岸各国殖民者后裔的最佳选择,同时也更容易为贝宁当局及土著族群所容忍。

    仅仅成立松散的联盟组织,其实也是远远不够的。

    然而殖民者后裔想要在贝宁当局获得足够强的影响力、渗透力,继而进一步使贝宁当局愿意成为庇护殖民者后裔重要力量,将国家意志与外交手段都利用起来,这绝对离不开经济力量的支持。

    奥古塔隆塔输电网,只是曹沫将产业布局的一部分重心往贝宁转移的一步先手棋。

    而为了在见胡安.曼塔尔之前将思路理清楚,曹沫一路上在车里也没有休息。

    他通过卫星电话,跟杨德山、谢思鹏以及斯特金、阿巴查、奥乔桑沟通。

    他们初步商定到贝宁之后,就要直接找贝宁当局讨论的投资计划,就是天悦实业从国内筹借六千万美元注入科奈罗能源,将科奈罗能源持股提升到60%。

    而科奈罗能源获得这笔注资后,除了一部分用于奥古塔隆塔输电网建设后,更重要的一项是收购贝宁在科托努最大规模的国营发电厂,提前推动贝宁与卡奈姆区域电网的互通互联……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