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故纸 - 你不要这样。(微H) 沉默的羔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婚礼开始了。

    司仪正在台上讲话,整个大厅灯光变暗,呈现幽深的蓝色。

    “尊敬的各位亲朋好友:

    大家好!

    在这阳光明媚、欢声笑语的喜庆日子,我们将一起来迎接和见证一对新人踏进浪漫、甜蜜的婚姻殿堂。在这里我将代表这对新人和他们的家长对所有的亲朋好友的到来表示热烈地欢迎和衷心地感谢!结婚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这对新人在茫茫人海中从相知到结为夫妻,是上天赐予他们最好的祝福,也是缘分的使然,更是天作之合。希望他们从此刻开始,一直恩爱幸福到老,依靠自己的双手和智慧一起筑建他们幸福美满的新家庭。希望他们能发扬我国孝道的优良美德,能好好地孝敬彼此的长辈,让父母能身体健康、安度晚年。接下来我将正式隆重地宣布今天的结婚盛典仪式正式开始!请音响师播放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并且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迎接我们的新人闪亮登场!”

    陈于意看向入口,两位新人分别走了进来。新郎一表人材,新娘美丽娇艳。

    后面司仪的话她没有再听,眼睛虽然一直看向台上,但思绪却已经飘远。她脑中浮现出了张奇和冯杰小学时的样子,尽管脑海中并没有清晰的五官,但是她依然记得那两张面目可憎的脸。

    交换过戒指,底下也就开席了。

    陈于意毫无胃口,味同嚼蜡,只想吃完快速离开。

    新郎新娘带着伴娘团伴郎团来敬酒。

    众人纷纷站起来。

    杨谭已经有些醉了,他口齿不清地说道:“感谢各位同学来参加我的婚礼,我敬大家一杯!”他开心地仰头干了酒。

    陈于意跟着也喝了一点。

    有同学给杨谭敬酒,杨谭喝了不少,后面的几杯都由伴郎代喝了。

    热热闹闹地喝过了一阵,他们又去下一桌敬酒。

    桌上的饭菜已不剩多少,大家都已经吃饱了,在各自闲聊。

    陈于意等着时间走,一个人沉默地看着手机,回消息。

    婚礼结束了。

    陈于意拎着包随人流出去。

    看了眼初露新芽的枝头,她叹了口气。

    放下了不是吗?一切早就已经过去了。

    “陈于意。”

    她被熟悉的声音叫住,她回头。

    “回学校吗?一起走。”高杨轻声询问。

    陈于意淡淡看着他:“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她继续往前走。

    “陈于意,对不起。”高杨犹豫着开了口,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侧脸。

    “你对不起什么?”她抬头一脸审视地看着他。

    高杨愧疚又心疼:“我那时不知道,可能做了伤害你的事,可我真不是故意的。”

    “嗯,你不是故意的,你道歉了,我接受了,所以呢?”看着他这副样子,陈于意不可控制地逐渐暴躁。她知道,这是迁怒。

    “我不请求你原谅我,但是请你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好吗?”高杨语气低微,目光真诚。

    她语气生硬:   “你不需要这样,我从来没有记恨过你,伤害我的也不是你,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也不需要你的补偿。”

    高杨内疚:“对不起。”他也不知道在道歉什么,可是一想到她小时候被别人欺负过,他就心疼。

    “我不想听!伤害我的人都不想承认,你又在这里对不起什么?!圣母吗?就为了炫耀你的善良吗?”她几乎喊出声,说出的话毫无理智。

    “没有,我只是想保护你,以后也一直一直保护你,再也不让你受到伤害。”他握紧了拳,一字一句说出来。

    她嗤笑:   “保护我?你还喜欢我?”

    “嗯,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高杨看着她,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目光近乎虔诚。

    “好啊,那我给你一个机会。”她几乎施舍般地说出口。

    高杨大脑空白了:“什么?”

    “你不是要补偿我吗?”

    “你让我睡一次。”

    高杨不敢置信地看她,“你…你说真的?”

    “你还是处么?”陈于意问得直白。

    “…是。”

    “行,那你的第一次给我。”

    高杨完全懵了,他几乎无法思考,磕磕绊绊地问:“那、那什么时候?现、现在吗?”

    “看我心情。”

    这一段时间,高杨一直处于紧张又无措,激动又茫然的状态中,每天早晨醒来从脸红心跳开始,等待着陈于意的召唤。

    每天晚上,他都要观摩几遍教学视频,学理论,学技巧,这股认真劲儿,要放在平常考试,就是冲着拿满绩点去的。

    完全没考虑过这事情的真实性。

    陈于意恶劣地耍了他。

    那天看着他一脸魂不守舍,震惊不已的样子,她确实解气了,并且幸灾乐祸。

    他想得倒是美得很!

    熬了一段时间,高杨终于是憋不住了。

    他去实验楼门口堵到了人。

    “我什么时候可以派上用场?”他问得相当含蓄。

    陈于意反应了一会儿,莫名想笑。其实高杨这人还蛮好玩的,性格挺温柔,长得也蛮帅。

    “我耍你玩的,你还不知道吗?”

    高杨莫名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又试探着说出口:“那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当你男朋友的机会?”

    陈于意愣了:“男朋友?不行。”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行?”他不服。

    “你不行,你问我?”她头仰得酸了,不想再跟他废话。

    “我行的我行的,让我当你男朋友好不好?我保证我会好好照顾你。”

    她一个字也不信:“男人的保证有屁用?”

    “既然你这么想,那就先当个备胎吧。”

    “备胎?可以有转正的机会吗?”

    看他卑微过头的样子,陈于意觉得自己像个罪人。

    “你有没有搞错?至于这样吗?你连备胎都愿意当?你还有底线吗?三观怎么这么不正?”

    高杨哑然,:“我、我有底线的…”

    这大概就是舔狗吧。

    “行,那你先让我试用一下,不满意就退货。”

    “怎么试用?”

    陈于意没说话了,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陈于意把他带到了酒店。

    男人略有点无措:“这么快?”

    高杨和她一起坐在床上。

    房间里空调风太强,陈于意脱了外套。

    “对,我先看看你硬件怎么样。把衣服脱了。”

    “我…”他修长的手指伸至领口,慢慢拉下了外套拉链。

    胸膛起伏越来越明显,高杨上衣脱完了,耳朵也红了。

    “腹肌不错。”陈于意手摸上去,点评道。

    她往上摸,手指蹂躏了两下红豆。

    高杨浑身一抖,没忍住嗯了一声。

    “怎么了,敏感啊?”她两只手都搓着小豆豆。

    他按住她作乱的手,不让她继续动作,也不让她拿开。

    “你不要这样。”他声音粗粗的,眼神闪躲。

    陈于意手动不了,她命令道:“我想怎样就怎样,松开。”

    高杨再没忍住,低头吻了上去。手放开了她,改为搂着她的背。

    他不怎么会亲,嘴唇只轻轻碰了碰她的。

    停了两秒,感受了下这种软软的触感,他初得要领,启唇含住她的上唇轻轻地吮。

    不到片刻便上了瘾。

    陈于意推开了他,“我让你亲了吗?”

    “把裤子脱了。”

    高杨舔了舔嘴唇,又站起来脱了裤子。

    黑色平角内裤,中间包着鼓鼓一团。

    “内裤脱了。”

    男人犹豫了片刻,还是低着头照做了。

    他脱下内裤扔在一旁,粗长的一根向上挺立着。

    他个子高,站得也近,翘起的肉棒几乎悬在了她脸上方。

    陈于意仔细地盯了一会儿。

    他垂头看着她,低声开口:“好看吗?”

    肉棒呈现新鲜的肉粉色,龟头尤其粉嫩。

    她握上去。

    很粗,很烫,很硬。

    松了手,她手撑着床稍微后仰说:“你自慰给我看。”

    男人呆楞住,再难动作。

    他红着脸,似乎难以接受,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说:“能不能不…”

    陈于意嗤:“全身上下都被我看过了,你还怕什么?”

    看他一直僵在原地,陈于意也不再准备浪费时间,于是她拿起外套向门口走。

    “你…别!”

    高杨立即转身,大步往前拉住她手腕,言语急切:“我做我做!”

    两人之间安静了数秒。

    “算了。”

    陈于意有了悔意,“就这样吧。”她也不看他,径直向着门口走。

    她握着把手,往下转。

    “别就这样。”他的喉咙干涩,像堵了一团火。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