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故纸 - 为什么不行。(微H) 沉默的羔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耳后有温热的气息袭来,随即后背被他滚烫的胸膛紧贴。她手不再动了,腰肢也被紧紧地抱住。与此同时,后腰上正被一根硬物顶着。

    男人稍稍侧身,收回一只手覆上了肉棒,开始了套弄。

    他微微侧弓着身,鼻尖抵在她耳后,灼人的鼻息在一呼一吸间烫着她白皙的肌肤。

    陈于意扳他手臂,想要转过来。

    高杨手圈得更紧了:“别动。”他用气音说,也是恳求。

    鼻端是她身上的香气,男人闭着眼闻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

    陈于意一动不动地僵立着,腰侧被套弄着的手频繁地摩擦。

    渐渐听到男人难耐的喘息。

    他一下一下地啄她后颈。

    高杨大腿肌肉紧紧绷着,脑中似乎有嗡嗡声,神经都团成了乱麻。

    他终于抑制不住,低低急促地说了句:“要射了。”

    陈于意立马感觉到他猛地一僵。

    “嗯……”

    他干涩的喉间溢出一声满足的呻吟,而后急促地喘息。这种快感强烈且持久,他深深溺在了里面。

    陈于意头皮发麻,腰臀部还被他小幅度地顶撞着,只能扶住门站稳,一根滚烫的硬物不停摩擦着她。

    他慢慢平复,眼神恢复了清明。

    陈于意转过来看着他仍有余温的脸:“你这样一周几次?”

    他嘴唇动了动:“两到三次。”

    “那为什么还这么多?”

    她低头看了眼沾上精液的裤子,黑色的牛仔布料上,三处浓稠的精液很是显眼。

    高杨有些发窘,连忙去找纸巾:“我帮你擦。”

    他蹲下,仔细地在她大腿中上部擦拭着。

    精液被擦完了,但是仍有潮湿水迹。

    男人赤裸蹲着,那根半软的肉棒耷拉在她眼前,她没法不看。

    “你先去穿衣服吧。”

    陈于意又去抽了纸巾,然后去卫生间沾水重新擦。

    高杨穿好衣服等着她。

    “那个…还行吗?”他不甚自信,眼中有期待。

    陈于意无法违心,她嗯了声。

    他更靠近一步:“那我可以当你男朋友了吗?”

    “不行。”

    高杨急了:“为什么不行?”

    “这个跟当男朋友有什么关系。”

    他红了眼,心不停地下坠:“你对我不满意吗?还是我没做好?”

    陈于意不吭声。

    高杨换了语气,近乎乞求:“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我会再好好学的,会对你很好的,你相信我。”

    陈于意抬起眼看他,眼里起了点波澜。

    她轻声说:“你让我想想。”

    他眼中燃起希望,急切地追问:“要想多久?”

    “几天吧。”

    “太久了,我等不了!”

    陈于意瞥过头:“那你可以选择不等。”

    高杨真是怕了她了,只能妥协。

    他无奈道:“好好好我等。”

    “但是你要说话算数,不能再骗我了。”

    他追着她的眼睛问,执着要一个承诺。

    “嗯。”

    这天上完课,陈于意去食堂吃饭。

    高杨似乎已经自己提前进入了男朋友的角色。

    微信里他的消息一条一条地跳出来,陈于意干脆设置了一个免打扰,眼不见心不烦。

    手机又叮咚叮咚地响起来,她看了看,哦,原来是催债的。

    陈萧:姐姐,欠我的饭呢。

    陈于意没有废话:二食堂三楼麻辣香锅,过时不候。

    她菜已经点好,在等叫号。

    没一会儿,陈萧就到了,他气喘吁吁地往她旁边坐下,不满:“我说,姐姐,你就请我吃麻辣香锅啊?”

    陈于意瞪他:“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弟了?”

    陈萧嬉皮笑脸的。

    “你快去拿菜去,饭卡给你。”

    “得嘞!”

    吃饭的时候陈萧一双狐狸眼滴溜滴溜地转,也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一脸的欲言又止。

    陈于意看不下去了,她最烦婆婆妈妈磨磨唧唧的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萧心虚地笑:“没有啦,我只是有件事情想告诉你。”

    “说。”

    “就是…我前几天看见林雨然了,他跟我问你呢。”

    陈萧边说边打量她,注意她的脸色。

    陈于意冷淡地哦了声。

    林雨然是她前男友。大四开始谈的,没谈满一年就分手了,传说中的毕业即分手。分手的原因也很简单,林雨然想让她跟他一起回家工作,然后过个一两年就直接结婚。当时陈于意已经被保研了,林雨然却执意想让她放弃保研机会,回他老家跟他一起打拼,随便找一家研究所什么的上班。别说陈于意了,路边的狗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自私的嘴脸让她十分厌恶。后来他们不停吵架,三观严重不合,感情崩盘,陈于意直接甩了他,毫不留情。

    但陈萧不知道,以为他们分手的原因只是性格不合。见她没什么激烈的反应,他就自顾自地把了解到的信息都说了:“上次我在地铁上碰见他了,他说他在市中心某个律所找了个工作,房子就租在学校附近。我看他好像混的还行,性格也比以前稳了一点。”

    陈于意早把他联络方式都拉黑删除了,现在听到他的近况内心毫无波动。

    当初被林雨然的外表蒙骗了,以为他是什么甜甜小奶狗。结果就是一个妈宝男,他妈指哪他打哪,都不带拐弯的,整体在她耳边我妈长我妈短的,很惹人厌。对于他竟然能迕逆他妈留在这里工作,她觉得不可思议。

    “不用再提他了,在我这里,前任就跟死了差不多,尸体一具。”

    陈萧呼哧呼哧地喝着打来的汤,不住地点头:“好的好的。”

    陈于意等他吃完一起出去。

    下楼梯时刚好遇见几个熟悉的身影。

    几个男生正说说笑笑地上楼。

    高杨看到了她。

    姚进他们纷纷打招呼。

    陈于意微笑。

    姚进对陈萧说:“这就是小学弟吧,听你学姐说你篮球打得不错,下次一起打?”

    陈萧笑着回:“好啊哥,我加一下微信,以后叫我。”

    其他几个男生打招呼先去吃饭了。

    陈于意在一旁看着他们加微信,身侧那道灼人的目光似乎要把她烧穿。

    “你怎么不回我微信呀?”高杨凑近了她,轻声质问。

    “我没看见啊。”

    她说得理所当然,毫不心虚。

    高杨最后一条微信是问她要不要一起吃午饭的,她不想和他一起吃,就没回。

    高杨有点不信,都过了半个多小时了,一下都没看手机?

    他又问:“你是不是在骗我?”

    陈于意一脸无辜,当然不能说实话了,难道要告诉他,他的头像后面跟着一个哑铃?

    旁边俩人微信加好了,陈于意准备走。

    高杨却拉住她:“陪我吃饭。”

    她一脸莫名其妙:“我刚吃过好不好?”

    陈萧等她。

    男人也不松手,只执着地说:“陪我。”

    陈于意顿时哑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他这一副像极了0的样子毫无抵抗力。她又想起了前两天晚上,男人全身脱光了的样子。

    “行吧。”

    她转身对陈萧说:“你先回去吧。”

    姚进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然后果断抱拳先说了句:“告辞。”

    高杨眉眼舒展开来,手直接牵住她,问道:“你刚刚吃了什么?”

    陈于意顿时眼神像刀子一样射向他:“我同意你牵我手了么?”

    他神情认真,嘴上却说:“我想你了,这几天你也不理我。”

    陈于意觉得高杨似乎没搞清楚一些事情。

    她挣扎着甩开他,顺便提醒:“我好像还没答应你做我男朋友吧?”

    “可是你已经对我做了那样的事了,你怎么能不负责呢?”

    高杨思绪飘了,一脸的娇羞。

    “我对你做什么了?”

    他扭扭捏捏:“你把我都看光了!还让我那样。”

    陈于意悠悠地开口:“那又怎样?我就是不想负责,我就是渣,怎么了?”

    高杨猛地站住,有如晴天霹雳,他一脸的震惊难过,还隐隐透着股绝望。

    陈于意回头:“逗你的行不行?快点去吃饭,我待会还有课。”

    ——————小羔羊:卧槽我好快!

    我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纯情小处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