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锐凡 - Chapter7:我答应了男友的求婚,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说一句恭喜? 岁月潮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隋扬递给林汐一份宣传册,留她看新版话剧《梁祝》,要她等他下班。他不介意林汐在办公室或休息室待着,林汐自己觉得不妥当,去了楼下的咖啡厅。卡布奇诺奶沫有着简单的心形拉花,她拿着小铁勺把图案打乱了。手机消息纷至沓来,最想的那个人鸦雀无声。

    网上有关许熠恋情的热度悄悄退去,截止到现在,许熠方依旧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林汐把未读消息一一回复过去,过了不久隋扬匆匆下楼,他换了一件深蓝色衬衣,衣领处扣子闲闲散散开了两颗,连衣袖都向上挽了半截,露出低调简约的棕色鳄鱼皮带、乳白色珐琅面盘的三问表。林汐给他留了一杯外带拿铁,他接过道了声谢喝了一口。隋扬整个人本就肩宽腰细,一说话侵略感油然而生。

    两人走向地下车库,上一次他约她吃饭,也是开的这一辆车去接她。特斯拉这个牌子很难定义车主,一半的速度与激情,一半的含蓄与稳重。做飞机的厂商想在自动驾驶领域分一杯羹,就是会让很多顾客买账,觉得它比其他牌子要来得靠谱。

    林汐坐在车上,手机拿在手里转了两圈,从她的位置能看到麦当劳玻璃窗里的景象。隋扬人高马大,站在一群小孩子中显得格格不入,低头研究着手机买单,抱着打包好的纸袋回到车上。堂堂欢悦传媒老板亲自来买垃圾食品,若是被员工看到该感慨自家老板太接地气。待到隋扬上车,林汐却是不敢笑了,毕竟吃麦当劳是她提的,签合约不符流程是隋扬的故意刁难,她干脆在隋扬问及晚上想吃什么时放飞自我表现真性情,隋扬竟也纵着她。

    隋扬上车后低头看了看时间,把手上袋子转到她怀里:“快吃。”

    林汐抱着袋子看去,里面东西很丰盛,除了冰激凌和辣口,金拱门家招牌被他买了个遍:“你不吃呀?”

    “我在开车。”隋扬已把车驶出商场的停车场,闻言挑了挑眉故意逗她。“不如你喂我?”

    林汐怕他会饿,沉默了一会撕了巨无霸的包装递到他嘴边。隋扬也没说话,就这样就着她的手一口一口的吃着;林汐又把可乐插上吸管送到他嘴边。

    待到隋扬吃完了,林汐的手也酸了,用另一只手三口两口解决掉一个汉堡,一口气灌下半杯可乐。汽车在剧院门口找了个车位停下,时间还剩一会儿,已有人陆陆续续开始入场。两人你拿一块我拿一块的分了麦乐鸡又吃了薯条,把垃圾统一装到袋子里去,下车后连同袋子一起扔进了剧院门口的分类垃圾箱。

    vip座位的观感就是比普通席要好,舞台上的表演能被看得真真切切。业界小有名气的青年话剧导演对耳熟能详的传说故事进行了大胆创新,某些地方的处理略带生涩,视觉听觉效果却很是不错。演员用了年轻的二三线,没有一个角色给故事拖后腿。音乐声如泣如诉烘托着气氛,两位主角双双化蝶,完美谢幕。

    一场戏看下来很是过瘾,林汐跟随大家鼓掌,古时的神话故事真慈悲,牛郎织女能相见,梁祝双双化了蝶,结局不算大圆满,也可称得上是小团圆。

    有人上前想要跟隋扬打招呼,见隋扬摆了摆手,便止了步子作罢了。隋扬带林汐随着人流出了剧院,这时的天色已经很晚了。隋扬把放在车上的外套披到林汐的身上,林汐摇摇头:“我不冷。”

    隋扬在她面前站定,把人往外套里裹了裹:“披着吧,别感冒了。”

    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包裹着她,这个姿态又体贴又强势,林汐再没说话。

    剧院散场后人群乌泱泱的,路有些堵,等待回家的汽车在停车场出口排成长队。隋扬并不急着发动汽车,把车窗降下三分之一:“你喜欢梁山伯吗?”

    林汐摇摇头:“也许我不是祝英台吧。总觉得她应是和马文才天生一对一点。本来两人处的挺好的,梁山伯作为一个小三的身份出现,一段恋情毁了三家人,不值当的。”

    隋扬笑了,发动车子:“我也不喜欢梁山伯。你可以说我有一点大男子主义,马家有钱有权,马文才又长得不错,祝英台为什么放着这样的男人不要偏偏去选择了不如他的梁山伯?”

    林汐没有说话,看向窗外,晚风轻拂,灯红酒绿的城市不知改变了多少人的初心。面前的这个男人有自信的资本,他确信自己于她是一个莫大的诱惑。谁都不是梁山伯,谁也不是马文才。她用手抚摸着中指上的戒指,鼓足勇气开口:“我答应了男友的求婚,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说一句恭喜?”

    隋扬看了她一眼,伸出右手与她左手相握,戒指硬硬的硌着他:“他让你感动了?”

    “我爱他。”林汐看着窗外说。

    “是吗?”隋扬只淡淡问了一句,前面是红灯,他平稳停下。“你决定了么?”

    “我爱他。”林汐降低声音重复了一遍。

    绿灯亮起,隋扬发动汽车,车内一片静谧。隋扬打开音乐,播放了肖邦的钢琴曲,第一首g小调作品23号。立陶宛英雄伍连罗德在宴会上喝得大醉,开始给宾客们讲故事。摩尔人在战场上输给了西班牙人,为了报复,决定传染西班牙人黑死病和麻风病,传染方式是和西班牙人说话交谈。也就是说,想要西班牙人染病,摩尔人首先要自己得病。宾客们少听如此血腥残忍的人性之恶,伍连罗德却道:“若立陶宛人有一天也遭到与摩尔人相同命运,我也会与他们一样,不顾我个人的生死,给敌人一个死的拥抱。”

    艰难世道下太多人苟且偷生,认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同归于尽是最无知最不顾后果的做法;另有一些人选择舍生取义,给敌人一个死的拥抱,不成功便成仁没什么可讲。

    以前许熠说过肖邦六岁开始学习音乐,7岁时就创作了波兰舞曲,8岁登台演出,不足20岁便已出名。年少成名的人少了世事磋磨,肖邦的乐曲从容浪漫而自信,不同于贝多芬的不甘,不同于莫扎特的童真。林汐想把手抽出来,隋扬握着她的手没有动。

    一路握到了林汐家楼下,林汐抽出手来,把外套还给他,打开车门,说了一声再见。隋扬下车叫了她一声:“林汐!”

    “嗯?”林汐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隋扬整个身子靠在车上,一个胳膊上随随便便的搭着外套,露出一个笑容:“晚安。”

    …………我是作者有话要说的分界线…………

    大家多多留言啊!!!月底从留言里抽三位读者分别送3000,2000,1000po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