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锐凡 - Chapter41:宋如云礼节性笑了笑,林汐和许熠的事情本就是一团乱麻 岁月潮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服务员抱着点好的菜单离开的时候,宋如云和男人一起走了进来。男人拿着宋如云的包包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向空桌走去,而宋如云朝着林汐的方向走过来:“林汐。”

    “如云姐。”林汐起身叫人。

    宋如云看着眼前的女孩,许熠在签约前就过告诉她,林汐是他的底线。那一日午后,她坐在咖啡店的窗边点了一杯花果茶,身边躺着一只懒洋洋的大橘猫。男孩女孩携手而来,模样气质都很般配。

    她其实是有考虑过让许熠和林汐捆绑走宠女友人设的,林汐拒绝进入娱乐圈,许熠也不愿曝光太多私生活。许熠的单身人设更能吸粉,时间证明她为许熠选对了方向。作为许熠的经纪人,她巴不得许熠六根清净多一些女友粉。同一件事有利有弊,女友粉的占有欲强,整日叫嚣“我花在哥哥身上的钱不是让哥哥用来给其他女人买礼物的”,是粉丝中最有战斗力的群体,也是许熠私下最避之不及的群体。林汐在许熠心里占比太大,近期的分手严重影响了许熠状态,她是应该讨厌的,可是真正面对林汐的时候,她总是讨厌不起来:“本来想和你谈谈许熠的事情,可是看起来,我似乎没有什么立场和资格说。你瞧,我似乎处理的比你还要糟糕。”

    “每个人在感情问题上都有自己的难处。”林汐点了点头。

    一边的阿鼻没有说话,她怎么觉得……这句话林汐像是在对她说的一样。林汐在暗示她,不要插手她和许熠的事了。

    可是,许熠是那么好的男人,大学时代身为两人爱情见证人的自己特别羡慕这对小情侣,他们一直都是那么般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阿鼻默默夹起服务员端上的糖醋里脊一口咬下去,熟悉的味道让她感动的想哭。两个人的感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为了她和林汐的友谊,她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宋如云礼节性笑了笑,林汐和许熠的事情本就是一团乱麻,现在欢悦传媒的老总横插一脚,她只求许熠别做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蠢事,隋扬也别做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蠢事:“既然你和朋友在吃饭,我就不打扰了。”

    她自己的事也是一团乱麻。前段时间的同学聚会是这么多年来杜乐遥第一次回国,据说已是某上市公司特聘的职业经理人,站在人群中犹如太阳神阿波罗,通体发光,周遭恭维不断。他的头微微侧着,一副专心在听的样子,显示出良好的教养。她不去凑这个热闹,拿起服务生托盘上的香槟,一饮而尽。几杯酒下肚,她开始觉得眼前景象模糊起来,放任自己直白地看向他。他感受到注视,挑眉看过来,两人四目相对,旁人看起来似深情对望,殊不知目光竟都是冰凉。

    林汐目送宋如云离开,宋如云这个女人段位一直不简单,就这么两句话,看起来什么都没说,却什么都让她明白了。

    宋如云来到杜乐遥对面坐下,杜乐遥把菜单递了过来:“想吃什么?”

    “杜乐遥,”宋如云叫他的名字,“我答应跟你吃饭,是因为这段时间你让我很困扰。”

    “点单吧,”杜乐遥说,“说好的,吃完饭就送你回去。”

    宋如云很久没有这样的颓败感——他和她说话永远都像是在哄孩子。

    四目相对后最终先有动作的人是他,他穿过人群向她走来,这一幕像是在她梦里出现无数次。而他的一声“好久不见”让她从梦中醒来。

    周遭有相熟的同学开始笑着起哄。谁不知道,大学时的宋如云和杜乐遥是出了名的模范情侣。杜乐遥打篮球比赛,宋如云一定会抱着毛巾和水在一边喊加油;每天杜乐遥都会拎着暖瓶帮宋如云打水;两个人的专业课永远坐在一起……可惜,时间只有叁年。

    宋如云放任自己醉了,趁着酒劲笑,伸手在杜乐遥眼前晃晃:“先生贵姓?”话音刚落,四下一片寂静。

    大叁那年杜乐遥获得交换生资格,她在消息出来之后和他天天吵架,在他走的前一天晚上跑去他的宿舍楼下大吼:“姓杜的,你他妈要是敢走,我就和你一刀两断,权当这世上从来都没有这个人!我这叁年是跟狗一块儿过的!”

    杜乐遥义无反顾地坐上了去美国的飞机。少年气盛,竟在此之后真的不相往来。自此她像是换了一个人,收起锋芒,待谁都成了彬彬有礼的模样,像极了第二个杜乐遥。也陆陆续续谈过几个男朋友,合即来不合即散,断的干干脆脆,买卖不成仁义在,仍是朋友相安无事。误打误撞做了经纪人的差事,有求于人,伪装自己更是常态,和别人极少交恶。

    唯有杜乐遥是例外,她从不想给他们两个留后路。相见仍是朋友简直就是扯淡,她这么多年一直不曾释怀过,满腔的爱情敌不过现实,她撞得鲜血淋漓,不能遗忘,不敢遗忘。

    “免贵姓杜,”杜乐遥倒是还保留着他的幽默感,开始自我介绍。“杜乐遥。”

    她不卖他面子,酒疯撒的愈发变本加厉:“这名字不好,禽兽的名儿,连人都这么衣冠禽兽。”

    旁边的同学见事情发展不对,忙借口她醉了,带她去酒店楼上的包间休息。同学聚会是喜事,她不愿闹的太大,从台阶下来被同学扶着离开了。杜乐遥维持着好风度,向周遭摆手示意自己不介意,也跟了过去。

    宋如云在酒店床上假寐,能够听到身边压低的说话声。脚步声越来越远,她的床上却是一沉,有人坐下了。

    她的鞋子被人脱下,她的手被人握住,他身上的味道没有变,是她戒了好多年都没有办法真正戒掉的味道。她仿佛身在云端,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小云……”

    一声一声,太过旖旎。让人陷进去,出不来。

    脸上有真真切切的触感,有人亲在她的唇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