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锐凡 - Chapter43:刚刚交往的男女在互相试探着,看对方能接受哪一步,看自己能接受哪一步 岁月潮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林汐第二日再看微博,与安塞壬相关的词条在热搜上榜叁个,分别是:“安塞壬冠军”、  “许熠安塞壬”、“安塞壬男友”。

    安塞壬的实力毋庸置疑,拿到冠军名次也属意料之中,主持人公布投票结果后她又激动又开心的和各队友拥抱,口中不停说着感谢的话。林汐昨晚把节目全程看到直播结束,抽出一张纸巾把眼泪擦干,关掉电视,听到了窗外的焰火声。

    抬头,便看到了漫天烟花。

    林汐走到窗前,烟花中渐渐浮现出许熠方才唱歌时深情的脸,还有他说想她时落寞的样子。她咬唇,泪水又止不住的涌出,模糊了想象中的许熠的面容。

    烟花最为治愈,却也最为无情;最为易逝,却也最为惊鸿。

    因此古人才会说: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原来只是一个喜欢安塞壬的男人为搏美人一笑。

    用这样浪漫且高调的方式,燃了一个小时的烟花,庆祝安塞壬获得综艺节目冠军。而安塞壬显然是颇为感动,从演播大厅出来直接扑到了男人怀里,在烟花下、同样也是众目睽睽之下,与男人接吻,曝光恋情。

    曾有圈内人戏言称,星辉唱片旗下不用签其他艺人,有黎景耀的那张脸也够了。跟着隋扬出席酒会的林汐见过黎景耀几次,听说过一些或真或假传闻——比如说黎景耀白手起家,上位手段并不光彩,为人阴沉,手段狠厉,有“黎毒蛇”称号。虽不是夜夜做新郎的花心大少,却也不是洁身自好的男人,多的是美人暗送秋波。黎景耀玩的开出手大方,叁教九流的朋友都混的烂熟。谁都没想到,安塞壬会成为星辉唱片准老板娘。

    林汐看着新闻图片,脑中一闪而过当初在希望小学安塞壬、宋灺和seven之间的争执。那个时候,似乎安塞壬和宋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本来便不该这样/我只是怕孤独所以才伪装

    如果说我性格牵强/那么这首歌就当做补偿

    两个人都这样倔强/结局可恶我不想要上当

    感谢曾有你/陪伴我

    同事在ktv  唱过的这首歌有一个特别的名字叫做《更残灯》,粉丝问起歌名来源时安塞壬总是笑而不答。林汐总觉得歌名耳熟,在这一刻突然想到,花落回头往是非,更残灯灺泪沾衣——这首歌分明是安塞壬写给宋灺的。

    同在热搜榜上的还有昨日参赛的一位歌手。他在唱歌前特意提及祝秋音的名字,成功在网上引了一波热度,有网友跟他一同悼念祝秋音,有网友愤怒指责他蹭热点吃人血馒头,还有一波网友就该歌手这件事做没做错展开了热烈讨论。

    都是别人的事,都是与自己无关的八卦。林汐将网页关掉,看看时间,似乎该去机场接隋扬了。

    宝马还在原厂送修,就算修好林汐也不想再开。这次去接隋扬是公司的司机开车,林汐坐在副驾驶座,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聊着聊着就把话题扯到了孩子身上。

    司机家里有个刚上小学的女儿,说如今学校里孩子的竞争压力大,女儿同学特长五花八门,舞蹈钢琴小提琴跆拳道什么都有,自己也打算给女儿在特长班报个名,总不能让娃娃输在起跑线上。林汐顺着司机的话题陪司机说下去,偶尔点头称是。养娃压力太大,司机平日没人倾诉,忍不住在路上多说了几句。林汐左耳进右耳出的应对着,倒也分散了几分精力。

    远远看到拉着行李箱的隋扬,林汐对他露出微笑,隋扬虽然笑着,但像是和她之间隔了一层,捧起她的脸吻下去,带着一丝急躁。

    “怎么了?”好不容易一吻结束,林汐存着疑惑,抬头微笑着问。

    “看到你来接机,开心的。”隋扬一只手揽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提着行李箱。“走吧,我们回家去吃东西,我饿了。”

    隋扬表现的太过寻常,林汐到底被安塞壬的八卦分去了精力,居然忘记,许熠那样的当众表白,怎么可能不引起一众热搜和深扒?她没有看到相关内容,无非是被有心人压下去罢了。她也忘记了,许熠擅自行动,狗仔跟拍容易,刚准备放出确切消息说许熠失恋守在女友楼下苦等多日,便看到了她上了他的车。恰好祝秋音在同一时间出事转移了大众视线,他们便将照片留在手里静待重发的时机。

    昨天凌晨,隋扬身在香港,刚刚应付完家中的一群长辈,端着一杯红酒看到发在他手机的几张照片,第一反应是将酒杯狠狠摔在地上。手机那端跟他视频汇报工作的cindy了解老板的意思,在事情发酵之前全部压了下去。隋扬克制住给林汐打电话的念头,待收拾好了情绪,见到林汐的那一刻仍是云淡风轻。

    回去的路上,隋扬一切如常,林汐也便不再去想,以为是香港的事情。中午在公寓,隋扬亲自下厨做饭,煎鹅肝和蔬菜沙拉,装在白瓷上,连摆盘都那么优雅艺术。

    “我有礼物送你。”林汐趁隋扬做饭时去衣帽间拿出袖扣的礼品盒,“打开看看,喜欢吗?”

    “送我?”隋扬打开盒子,没说喜不喜欢,只冲她微微笑着,眼角上挑,勾人的很。“怎么突然想着,要送我礼物了?”

    “和朋友逛街,觉得这个适合你,便买下来了。”林汐说。

    隋扬同林汐贴的近,伸手合上盖子,挑起林汐的下巴吻上去,他用牙齿微微扯着她的唇瓣,声音近乎喃喃:“只要不是你觉得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心虚之下的赔罪礼物便好。”

    “什么?”林汐的头微微后仰,结束了这个让她窒息的吻,她没听清隋扬说了什么。

    隋扬摸了摸她的头发:“我说,谢谢,我很喜欢。”

    林汐“恩”了一声,不疑有他:“吃饭吧,好香哦,闻着味道都觉得饿了。下午你还要回公司呢,攒了一堆的事儿。”

    “好,”隋扬笑着答应,想了想补上了一句。“你像是我的老板。”

    “谁叫我是你女朋友。”林汐把头一抬故作高傲,笑意盈盈。

    吃罢饭隋扬闹着要午休,硬是拉着林汐到床上“午休”了两个小时。林汐换了裙子,站在落地镜前,照了照,一边涂上厚厚一层遮瑕一边回头嗔怪一般瞪了隋扬一眼。隋扬笑得开怀,穿上衣服拿过盒子递给林汐:“帮我戴上。”

    这可是她送他的第一件礼物,大颗的黑色宝石有种低调内敛的光华,铂金的镶边,很符合他的霸总气质。

    林汐低头把整理袖扣,听到隋扬说:“我想起了一句话——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就算隋扬国语水平再差,也不会理解错这句话的意思。林汐整理袖扣的动作明显一停,对他的笑变刻意起来。她带着捉弄的心思想要观察隋扬收到礼物的反应,隋扬的反击太过明显。刚刚交往的男女在互相试探着,看对方能接受哪一步,看自己能接受哪一步。

    她能看透,已然开始怯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