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锐凡 - Chapter46:舞曲结束的那一刻,隋扬把玫瑰用嘴唇传给了她 岁月潮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母亲大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隋扬因着先斩后奏让林汐见了自己母亲的事,为了哄自家女友,腾出时间在平安夜给林汐补了一个date  night。

    面包店老板做了十二种不同样式的驯鹿小蛋糕,下面的小标签上科普着圣诞老人驯鹿的名字,林汐一一看去,在心里默读一遍:猛冲者、彗星、丘比特、舞蹈家、卡姆、跳跃、雌狐、雷、闪电、火球、橄榄、鲁道夫。看不出这几个词语之间有什么联系可言。

    打包了一盒圣诞主题的甜甜圈,林汐站在店门口等隋扬来接。周遭俱是过节的气氛,街边商家的圣诞树花花绿绿,年轻的男女互相依偎走过街头。隔壁店铺传来许熠的歌,她想起学生时代他们两人穿着白色羽绒服挽着胳膊在雪天走,小女孩信情侣可以走到白头,她头上戴的小麋鹿发夹歪了,他停下步子认真地给她重新别好。

    那年圣诞夜她和许熠在私人影院的包间里看徐老怪的《青蛇》。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那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新雪花。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是的,法海是用尽千方百计博他一欢心的金漆神像,生世为候他稍假辞色,仰之弥高;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万一法海肯臣眼呢,又嫌他刚强怠慢,不解温柔,枉费心机。

    那时她和许熠刚在一起,热恋期腻歪不够,满心满眼全是他,看他哪里都好。相应的,对这部电影便没那么多的共鸣,觉得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现在才懂哪来那么多的非黑即白。

    特斯拉在她身边停下,林汐笑着举起手上的甜甜圈礼盒对隋扬说了一句merry  christmas。

    车内暖气开得足,隋扬的大衣和围巾丢在后座,穿了一件高领驼色毛衣的他在林汐上车后亲了她一口,顺势为她拉下安全带扣好:“merry  christmas。”

    浅尝辄止的一个吻,让林汐心跳骤停又砰砰跳动。隋扬重启汽车回家,林汐为了掩盖自己情绪打开膝上礼盒,九种不同口味的甜甜圈小巧精致,整齐有序的摆放在九宫格里,她抬头问隋扬:“好看吗?”

    “好看……”等红灯的隋扬转头看了一眼,哑然失笑。“很有圣诞特色。”

    圣诞节这种节日,未必是非要给耶稣庆生才过,在商家营销的推波助澜下送自己好心情也不错。林汐掰开一枚甜甜圈,直接喂进隋扬口里:“好吃吗?”

    路上有些堵车,隋扬张口接了食物,嚼了几下发表评论:“还行,有点甜。”

    林汐把剩下的半个甜甜圈送入自己口中,半开玩笑:“毕竟人家叫甜甜圈,不甜怎么对得起这个名字?”

    “说的也是。”又是红灯,隋扬转头对她笑笑,伸手把她唇角碎屑刮掉。

    天上不会掉馅饼,就算真掉在你面前,也是毒药馅儿的。林汐看向闲适开车的男人,在这一刻有些自暴自弃,自己孑然一身一穷二白,他要什么她都愿亲手奉上。

    两人回家,林汐去房间换衣服补妆,选了一条红裙。平日工作需要,她的衣着以黑白灰的轻熟风为主,甚少着红色。衣帽间镜中的女人肤白貌美大长腿,黑发慵慵懒懒的披散在肩头很是港风,对着穿衣镜前的自己撩了下头发,林汐笑笑,真是头一遭自恋一场。

    她没那么多的恋爱经验,和隋扬的节奏不算速食也不算慢,却总让她觉得不真实,她一直想做点什么证明自己的确能配得上他。

    在卧室待的时间不算长,回到客厅时,林汐愣了一下。

    杯中已经倒上红酒,无烟蜡烛火苗温馨,餐巾迭成了天鹅的形状摆在盘子里,很标准化的一套罗曼蒂克程式。粗呢桌布上加一层纯白大马士革锦缎,餐具和餐具之间有鲜花和水果摆成的装饰造型。为了迁就她的夜盲,隋扬留下了餐厅吊顶边的一排小射灯光。

    金钱提供并制造浪漫,这样速度又妥帖的布置着实有心。换了一穿叁件套西装的隋扬站在灯下,走上前把怀中的玫瑰递给她,整个人一派的深情款款:“you  are  so  beautiful  tonight.”

    他的仪式感太强,反倒让林汐有些害羞,接了花说了句谢谢,隋扬顺势亲在她的侧脸——这是他今晚第二次亲她。

    隋扬亲自为林汐拉开椅子,林汐就座前没想到隋扬会把晚餐定在家里。和她同居这么久,隋扬已经很了解她的饮食习惯,米其林星级评分下的产物肯定不会难以入口,厨师和侍者安静退场绝不打扰二人世界气氛。有钱可以买到质量,有钱可以买到效率,有钱可以为所欲为。

    隋扬这种男人太容易给人带来满足感和虚荣心,当他对你上心的时候,会让你觉得全世界都属于你。小音箱放着昏沉低哑的爵士,他隔着餐桌冲她遥遥举杯,她送他的黑色袖扣映出烛火摇曳的影子。

    最后的甜品是隋扬喜欢的南瓜派和林汐喜欢的草莓冰激凌,隋扬伸手在手机点了一下,音响播放的音乐换了,他走到林汐面前绅士伸手:“may  i?”

    林汐恍惚了一秒,把手搭上去:“my  pleasure。”

    隋扬带她跳的是探戈。

    这是一曲干脆利落、狂野性感、充满浓厚情欲的双人舞。隋扬把桌上摆放的玫瑰抽了一支出来,叼在口中,他的手牵着她的,张开手臂带她出去又引她回来,两人舞步交缠,他的手掌沿她的腿根向上摸去,她居然希望他的手可以再往上一点点。

    她一直知道他是有诱惑力的男人,却从不知他居然可以诱惑至斯。她闻着他身上干净清爽的古龙水味道,口腔中的红酒使她微醺。音乐还在继续,一曲势均力敌的舞蹈渐渐变了模样,他成了主导的那个,她摇摇晃晃保持最后一刻理智,不肯放过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而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锁在她身上,对视间她仍读不懂通往他心的这扇窗。

    舞曲结束的那一刻,隋扬把玫瑰用嘴唇传给了她。

    【岁月潮汐(上)      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