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锐凡 - Chapter47:她喜欢画画这件事,从没对隋扬提过,他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 岁月潮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同样是在平安夜,由原着作者亲自作词、音乐才女才子宋天星许熠第叁次合作谱曲的《何以寄相思》同名mv发布。林汐第二天早上在隋扬怀里醒来,朋友圈和微博铺天盖地全被歌曲分享刷了屏。

    “醒了?”隋扬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恩……”林汐拉长腔调应了一声,抬头在隋扬下巴亲了一口。

    在卫生间洗漱的时候林汐点击视频播放,许熠一身戎装,对着镜头看过来,林汐有种在和他对视的恍惚感。

    听说我错过了一个结局

    所以就这样我错过了你

    不要让我知道你过的不好,也不要让我知道你还想着我。

    我找不到曾深藏的秘密

    当初的思绪湮灭在记忆

    许钧益娶了别人、放任心爱的女人离开……我不想成为他。

    想要去搜集,杳无音讯

    只剩下我回到原点叹息

    我会等你回来,你一天不来,我等你一天;你一年不来,我等你一年;你一辈子不来,我等你一辈子。

    所有的过去摆脱不掉你的名字

    所有的回忆还残存着你的影子

    规划的未来仍保留了你的姓氏

    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谁了。公司任何炒cp我都不会再同意,我不会再和别人谈恋爱,也不会再和别人结婚。

    只是我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

    如果哪天你结婚了,我不会祝福你们,只会等待你离婚。

    镜中的自己红了眼圈,林汐抽了纸巾擦擦鼻子,把纸巾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用洗面奶仔细把脸洗过一遍,化了一层淡妆,确认看不出什么才从卫生间出来。

    隋扬从厨房端出早餐,林汐上前接过他手上的两杯牛奶放到餐桌。桌上最新出现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林汐回头看向隋扬:“送我的?”

    隋扬穿了一身藏蓝色家居服,对她点头笑了一下:“圣诞礼物。”

    高级感的大实木盒子,看到盒上logo的那一刻林汐便知道隋扬送了她什么。她屏住呼吸把盒子打开,不锈钢支撑杆把木盒内部分成了两层四区,顶层是彩粉条、笔刨、橡皮、纸擦笔、炭笔、炭精粉笔、水彩笔画笔七大件,下层是36色水溶彩铅和36色油性彩铅。

    她喜欢画画这件事,从没对隋扬提过,他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

    “谢谢,我很喜欢。”林汐抱了隋扬一下。

    隋扬伸手理顺了一下她的头发,头刚低下来,林汐的电话响起。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i  ask  my  mother/what  will  i  be/will  i  b  pretty/will  i  be  rich/here  is  what  she  said  to  me/  que  sera  sera/whatever  will  be  will  be/the  future  is  not  ours  to  see/que  sera  sera。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问我的妈妈/我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会变漂亮吗/我会变富有吗/以下是她给我的答案/世事不可强求啊/顺其自然吧/我们不能预见未来呀/所以顺其自然吧

    在音乐铃声中他们完成了一个吻,林汐红肿着唇微微喘息,在最后一秒滑动来电接听。中介说有买家有购车意向,希望在价格方面再优惠一点。

    隋扬全程听着林汐讲电话,待她约好见面时间后问她:“怎么突然要卖车  ?”

    “不是说要给我年终奖发辆车?那我把现在开的这辆卖掉好了。”林汐坐下倒了一杯水。

    “你不是说要折现?改主意了?”隋扬把奶黄包递给她。

    “倒车时把车头撞了一下,前面凹进去一点,送去修了。再开怕有心理阴影,干脆卖了。”林汐就着隋扬的手咬了一口奶黄包,没提车祸的事。

    隋扬“恩”了一声,把奶黄包整个喂给她吃:“卖就卖吧,正好给你换辆新的。”

    两人一起吃完早饭,隋扬把特斯拉钥匙给林汐:“你下午不是要去给朋友送机?先开这个,想换什么车跟我说。”

    林汐笑眯眯接过钥匙应了一声好:“隋总裁,你真的是,好财大气粗哦。”

    隋扬并不理会她的打趣,递给她一件黑色大衣:“穿这件。”

    阿鼻下午的飞机回美国,林汐和阿鼻在机场安检口前拥抱告别。阿鼻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一直嘟囔着说不知何时两人能再见,不知这辈子两人还能再见几面。

    林汐一边给阿鼻顺毛一边安慰她自己会去美国看她,谁料阿鼻听到她的劝慰之后哭的更来劲,抽抽搭搭说自己本来还想给林汐做伴娘,她和许熠一分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汐才能让她实现愿望。

    阿鼻做不了她的伴娘,她可以做阿鼻的伴娘。林汐对阿鼻许诺,如果阿鼻结婚,她一定千里迢迢去参加她的婚礼。林汐话音刚落,便被阿鼻捶了一下,阿鼻气呼呼回她:“为了你,我明天就从街上拉一个男人去拉斯维加斯结婚,你倒是来做我伴娘呀!”

    林汐笑了笑,张开双臂又抱了抱阿鼻。少女时代阿鼻对婚姻尚有幻想,穿着妈妈曾穿过的婚纱,去海岛找一间小教堂,搜集something  old,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ed,something  blue。谈过几场无疾而终的恋爱后,阿鼻发现了做单身贵族的好处,圈子里各种各样的好看男人,她今天换这个明天换那个,林汐和阿鼻的聊天记录里充满了阿鼻和帅哥们的自拍。

    “说好了,下次见面,让我见见某人啊。”登机前,阿鼻又抱了林汐一下。“lynn,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林汐扪心自问,她自己都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机场人来人往,安检门见证了多少离别相聚。在上次的咖啡店点了一杯拿铁打包带走,回身时看到接机口有女孩尖叫一声,扔下行李跑向男孩,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抱在男孩身上。

    回公司的路上,林汐点开音乐列表。《致爱丽丝》这首歌柔情似水,是极少数的贝多芬的不那么“扼住命运的咽喉”的作品。小学时学过有关贝多芬和盲女的课文,和一颗苹果砸在牛顿头上这个故事一起被小林汐怀疑是真是假。

    谁爱上谁、谁错过谁、谁离开谁、谁失去谁,我们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微不足道,偏又不信命的拼着最后一口气想要活出个样子。

    …………我是作者有话要说的分界线…………

    本来往年惯例是10月6日凌晨网上所有的在坑文更新一章,今年状态太差,只更了这一篇。

    那这章就先免费吧,生日快乐哦季小凡。

    更┆多┆就┇上:wo o1 8.v ip (w oo 1 8 . vi 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