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锐凡 - Chapter49:她不知隋扬要她什么回报,她已无以为报 岁月潮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艺人的事告一段落,古驰杰给隋扬打了私人电话约他喝茶,隋扬伸手搂住正在做叁明治的林汐的腰:“不去,茶喝多了烧心。”

    古驰杰在那端又说了什么,隋扬捏了捏林汐的耳垂:“好啊,那你跟我说实话,是你想见我还是别人想见我?”

    林汐瞪了隋扬一眼,端着早餐去了餐厅,隋扬轻笑,对着电话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坐回餐桌,隋扬的手机不停闪烁提示着来了新消息,他把手机倒扣看向林汐:“乖,待会自己去公司,我有点事。”

    前方车辆堵的水泄不通,林汐给特斯拉开了自动驾驶模式,隔壁公交车人挤人像是沙丁鱼罐头,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初入职场那时候。许熠的白色宝马送的及时又扎眼,小透明工作即有车的本就不多,更何况是开bba。她脸皮薄,无心搞不适合自己的白富美人设,又在挤过一次早高峰地铁后缴械投降,折中拿大半工资租了一套步行二十分钟就能到公司的房子。

    不好意思问家里要钱,那时候幸好有许熠。处在事业上升期的许熠没有现在那么忙,坐在露台研究剧本,手上拿一支铅笔勾勾画画态度认真。他并非科班出身,因为网友对他客串出镜几秒钟的角色“演技僵硬”的评价,请了专业指导老师学习演戏。林汐知他骨子里好强,为了争一口气,要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晚上她陪他对戏,角色是勇气可嘉的炮灰学妹,被他捞到怀里亲了又亲。他在家时总会填满冰箱,外出工作会给她发个红包哄她,还说他作为租客要和她一起对房租负责。

    前方车流挪动,沙丁鱼罐头已不见踪影。林汐视线回归方向盘,其实她已很少想起他,他们两人有不同的路要走,她很感谢他曾经给她的支持鼓励和心有灵犀。不管感情还是事业,她都比很多人幸运。

    隋扬提了一个袋子进办公室时,林汐正在浏览部门送上来的报表。面前落下一片阴影,林汐抬头,看隋扬从袋子里掏东西,在她的桌上横着摆了六个一模一样的黑色长纸盒。

    “这是什么?”林汐看隋扬动作不解。

    “薯片。”隋扬回答她。

    “给我带的?”林汐不知道他,“太多了吧,我吃不完。”

    “不多,”隋扬站在原地没动,眼中微微带笑。“你尝尝看喜不喜欢。”

    真的打开盒子,才明白隋扬口中的“不多”并不是谦虚。盒子里面一共五块独立包装的小薯片,每一块都有自己的专属空间,整整齐齐排成一列,莫名有点可爱。论及数量,的确六盒加起来都没有超市卖的一包多。林汐在隋扬的注视下撕开包装,伸手把第一片喂到他口里。

    “味道还行。”隋扬评价,“你尝尝。”

    林汐依言吃了一块,她对薯片不算热衷,人也已过爱吃零食的年纪,笑着谢过隋扬,把剩下四盒装进柜子:“怎么想起给我带薯片了?”

    “从古驰杰那拿的,觉得你应该会喜欢。”隋扬说。

    林汐闻言又拆了一片喂他,自己也吃了一片。他依旧保持着刚刚被投喂的办弯腰的姿势眉眼含笑,她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在他唇上轻轻蹭了一下,迅速坐了回去。

    隋扬一愣,眉眼笑意舒展,哈哈出声,难得见林汐这副鹌鹑样,他伸手揉了一把林汐的头发。

    林汐羞愤抬头,男人已坐回办公桌。

    把报表看完写下意见后,林汐送到隋扬面前。隋扬正在一边转动着一支钢笔一边不知想写什么。桌上是钢笔刚刚打开的包装,他注意到林汐的眼神

    “古驰杰这个人,真是,”隋扬口里含着薯片,手上转动着一支钢笔,桌上是钢笔刚刚打开的包装。“当人说客送赔情礼物,也不忘讽刺我一把。”

    权力的游戏夜王联名钢笔,18k金,厚厚重重,适合收藏。林汐拿在手里试了试,沉甸甸的,很有power的隐喻意味。上一次听古驰杰的名字还是因为《何以寄相思》电影预告片,隋扬和这个发小一向相爱相杀,至于古驰杰给谁当说客为谁赔情,隋扬没提,她也不问。

    年轻有为又多金的大老板身边不可能缺少风花雪月,隋扬把她放在自己身边,两人形影不离时间太长,既是看管了她,又是约束了他自己。他们两个各自的私人空间本就小,她不介意隋扬有不告诉她的秘密。情侣共同生活,生活习惯思想观点作息规律肯定不会完全相同,有摩擦才是正常,她和隋扬之间太顺了,这份看似的“顺利”恰恰是两人之间的问题所在。

    休息时间小艾来找林汐,告诉她帝都户口已经办好,落在了公司。林汐怔愣的工夫,又听小艾说抱歉她刚空出时间整理隋扬公寓的衣帽间,衣服是她仿照林汐的日常风格买的,问她满不满意,随时可以提意见,想要添加什么东西可以跟她说。

    林汐不明就里,嗯嗯应了两声,直到晚上回家换家居服才注意到衣帽间格局发生了明显变化——衣帽间先前大多是隋扬衣物,她的东西只占据了一个橱柜,现在左手边男士右手边女士,都是各大奢侈品牌的当季新款,一套对齐一套,有情侣装的既视感,她自己的那些衣服被仔细挂在衣柜一旁。

    小艾真的太万能了,多龟毛的老板才能养成这样体贴入微的生活秘书。

    穿一件白色高领毛衣的隋扬从身后抱住她:“这些衣服喜欢吗?抱歉,没有提前问你的意见。”

    林汐默不作声,得了便宜卖乖不是她的性格,打蛇随棍上却是隋扬的手笔。添置衣物,既是哄她开心给她惊喜,也是予她枷锁让她习惯充斥着高定和奢侈品的生活。他看出了她对同居生活的不在意,随时可以把私人物品打包带走。他嘴上不说,不动声色的为她添置衣物,如果真到了她非走不可的那一天,单单衣服就会让她收拾很久。

    饭罢隋扬在开远程视频会议,林汐在健身房做瑜伽。习惯了压抑情绪,事实上她的感受远没有看起来那般平静。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算尽,没她幸运。她不知隋扬要她什么回报,她已无以为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