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锐凡 - Chapter50:有些东西她可以尝试跟隋扬摊一次牌,有些东西注定她要永永远远的烂在肚子里 岁月潮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把燃气灶上的火焰打到最小,切一块黄油倒上一把苞米,慢慢晃锅让苞米均匀沾上黄油。等到苞米微微裂开时及时盖上锅盖,伴随着噼啪声继续晃锅直到所有苞米开花。

    隋扬闻声快步从书房赶来,站在厨房旁倚墙笑了:“我还以为你要炸厨房。”

    “我下次可以考虑给你炸一下试试。”林汐随口接了一句,接着一愣,她在隋扬面前越来越随性了。佯装若无其事把火关掉,她回头去看隋扬,只见他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没有太大诚意地看着她问:“要不要我帮忙?”

    锅盖打开,爆米花一个个圆滚滚胖嘟嘟,林汐撒上一把白糖。找了两个碗分别盛了一些,把其中一个塞到他怀里:“隋扬,你陪我看部电影吧。”

    穿着藏蓝色家居服的戴着蓝光眼镜的隋扬怀抱爆米花,眉毛挑了挑,不置可否。林汐看着他对自己坏笑,忍不住又是一愣,抓了一颗爆米花喂到他口里。

    伍迪艾伦对纽约城爱的是情深意切,世界各地拍了一圈恋爱后回到自己最爱的城市,街景人设信手拈来。高出身男主在自己不属于的阶层里玩了一圈,回归自己的世界时身边站着青梅小妹,对先前的学历女友全不在乎;中出身的女主自以为经历实则旁观了混乱的所谓上流社会,不能经受出轨诱惑放了男友鸽子,雨天打断了她被男友单方面分手后的所有情绪,只剩下担心下雨会不会淋湿她自己。

    这是一部让林汐看后心有余悸的电影,此番再看一次,她最大的观后感依然是,门不当户不对的恋情没有好结果。

    老子在《道德经》里语重心长:“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声名和身体哪个更亲近?生命和货物哪个更贵重?得到和失去哪个更有害?特别爱名一定代价深刻,过度积财一定损失惨重。所以说,懂得满足就不受辱,知道停下就不有害,这样才能长长久久。

    为什么要强调知足常乐?因为人一旦太贪心,就会什么都得不到。

    耶和华都曾说过,凡他多的要加倍给他,他少的连他有的也要拿走。

    林汐仰头看着皱眉看电影的男人,昏暗光线下他给她留下半个侧脸。察觉到她在看他,他转过头来,揉了揉林汐的头发,往她口中喂了一颗爆米花,伸出一只胳膊把她圈到怀里。

    他的心跳很稳。林汐靠在他怀中,在这一瞬享受到了久违的安心。这个男人曾对她说,他的生活重心都在工作上,会的东西很多但是兴趣统统很淡。他不是很擅长猜测女孩子心里想什么,情侣之间沟通很重要,如果她有什么心事,可以直接告诉他。

    在叫他一起看电影的那一刻,她便很想试一下他口中的沟通。在时隔月余的这一场电影之夜,在隋扬说情侣相处要多多沟通后,在她察觉到自己越来越容易被隋扬左右情绪后,林汐将自己的心事全部坦白。

    自小不算幸运也不算倒霉,经历总是好坏参半。比起什么主角光环。她更相信自己是浩瀚宇宙里的一粒尘埃,是滚滚历史长河里被湮灭的一部分,是超级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里无名无姓的龙套路人甲,是在猎杀游戏开始后第一幕就踩了炸弹死无全尸的小炮灰,是百分之零点几死亡率的自然灾害发生时不幸遇难的那一个。

    她贪心又胆小,认为不轻易交心便不会受伤,信奉即使输到一无所有至少保留下尊严。

    她的心思太多又野心太盛,从来都做不好知足,前怕狼后怕虎宛若四面楚歌。隋扬是女生在言情小说中最爱意淫幻想的霸道总裁,颜值优越。家世傲人,天凉王破。和他同居这么长时间,他都没在她心中走下神坛,这让自觉没有主角光环的她如何相信两人可以走得长长久久。

    我怕你是一时兴起,怕我有痴心妄想,怕我会成为你朋友茶余饭后的笑话谈资。old  money和普通人之间的鸿沟太明显,自己永远无法坐上百分之零点一可能性的阶级流动的那条逆流而上的船。

    阿拉丁娶了公主未必会婚姻美满,灰姑娘嫁给王子也未必就余生幸福。隋扬与好友定期聚会,有时带她参加,在饭局上见过高干也见过外围,她恍惚自己是局外人。和平民女孩恋爱长跑转身娶了同圈子邻家小妹的例子屡见不鲜,美其名曰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不能享受家里给的好条件又叫嚣事业婚姻自由。高人一等的傲慢是骨子里的,偶有草根女孩逆袭豪门成功,也只被其他大少爷们形容成哥们厚道为爱痴狂女孩好福气。

    叶莹自小和林家二少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哪怕两家世代相交知根知底,哪怕叶家御厨得过御赐黄马褂,哪怕林家二少身患沉疴从不涉足家主继承,叶莹依旧伏低做小多年才得林家松口承认。连叶莹的路都走得这样艰难,何况是她林汐。

    陪隋扬参加好友聚会成了一件让林汐头疼的事,或好心或看戏的女人围在她周围,有话里话外要她在隋扬身上捞一笔的,有撺掇她在隋扬面前闹一闹给自己挣个名分的,有讥笑她自不量力早晚被隋扬弃如敝履的。但若是隋扬私自赴约不要她陪,她便更有疑心与不确定;或是她主动选择不去,便像是拒绝进入隋扬的社交圈和对两人前路的逃避。

    有些东西她可以尝试跟隋扬摊一次牌,有些东西注定她要永永远远的烂在肚子里。

    隋扬静静听着林汐的话,喉结滚动,侧过身将她整个抱住,说了一声:“傻姑娘。”

    …………………………我是作者有话要说的分界线……………………

    首-发:po18sf.com (woo16.com)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