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起云 - rоцsèωо.℃оm 002罌粟花般的夏芙伊 【星尘咏叹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沙罗和夏芙伊在国界相遇,一起穿越叁个国家,走了几百英哩,度过了叁个多月,聊了不少,也因为熟稔而有了情谊。沙罗清楚夏芙伊这次的任务,但是他始终觉得一个女孩子单独旅行并不安全。

    「对啊,我身为一个医生,悬壶济世是我的梦想。况且我答应过我的师父,一定要破除迷信,避免无辜的人再度因为那些荒唐的谬论受害。你知道很多疾病本来不会致死,大多是因为误诊或者误用草药才让病人死亡。传递正确的医疗讯息和治病是我的责任呀。」

    说到工作,夏芙伊双眸晶亮,半点也没有长途跋涉的疲倦,叨叨说个不停。沙罗的眉头越皱越深。

    「你放心吧。我一个人也可以的。你和我不是同年吗?你都可以带领车队了,我自然也可以一个人旅行。」

    「等等,你跟我可不一样啊!」

    沙罗抬手打断她的话,望着夏芙伊说:「你是女孩子,我是男人。女孩子单独旅行很危险啊。」

    「沙罗,我们同岁。怎么你是男人,我就是女孩子呢?」

    「这不是重点。你别忘了这是你第一次旅行。在人生地不熟的城镇闯荡,随随便便就可能被人拐卖。你师父没想过你的安全问题?好歹要帮你物色一队护卫啊。」

    「哪里有钱请一队护卫啊?」夏芙伊轻笑一声说:「要是有钱,我会买一辆驴车,雇一个车夫比较实际。」

    沙罗翻了个白眼,说:「这种钱能省吗?那你怎不说可以找个能保护你的车夫?一举两得啊。」

    「我不就搭了你的便车吗?」Ⓛìàоyцχs.Ⅽоⅿ(liaoyuxs.)

    「你算盘打得可真精!那是因为我正派,否则你随便跟着陌生商队上车,难保不会被卖去窑子或是卖去异国当奴隶!」

    瞧沙罗叨念得口沫横飞,夏芙伊低头由腰带解下白底绣着芙蓉花样的荷包,掏出了一颗梅子,往沙罗嘴里塞。沙罗愣了愣,咂了咂嘴,眉毛往上挑,咕哝道:「拿果脯堵我的嘴?」

    夏芙伊嫣然一笑道:「对,还是你最喜欢的焦糖口味。」

    沙罗可没忘记骑着骆驼度过沙漠区时,尝到这生津解渴的果脯时的感动,顿时闭上嘴,满脸幸福地享受果脯在舌尖上滚动带来的味蕾感动。

    见他安静下来,夏芙伊笑意更深,说:「人都有第一次。我和师父走遍大江南北,没那么容易被人拐走啦。更别说我会防身术呀。」

    「……叁脚猫功夫。」沙罗撇撇嘴道。

    「还有暗器。」夏芙伊抬起手腕虚晃两招,又抬起了脚。

    沙罗连忙伸脚隔开夏芙依的腿,倒不是他怕夏芙伊的暗招,而是没人会在公开场合亮出自己的底牌。

    「别乱使。藏着!暗器就是要让人出其不意啊。你不懂就别扮练家子。」

    夏芙伊见他真心关心自己,笑弯了眉眼,踮起脚尖在沙罗耳边说:「我真正的杀着是别的,你也知道的。」

    少女馨香的吐息拂在他耳边,让他浑身一颤,急忙往后退开。

    夏芙伊擅长的是下药。他可没忘记初次和夏芙伊相遇被她当成坏人时的下场。

    望着笑吟吟的夏芙伊,沙罗抿紧唇,心脏急速跳动,耳根发热,说不清楚心中的感受。

    眼前的夏芙伊一脸稚嫩,肌肤赛雪,五官却不是东方的面孔,双眸大而深邃,身形娇小却又玲珑有致。

    穿着东方传统的服饰时还看不出来,换上了欧洲的衣裳后,将她的胸脯与腰身勾勒出来,任谁都会认为她是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

    更别说她那一头如缎黑发,在阳光照射下泛着丝绸的光芒,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摸一把。

    真是一株罂粟花。

    看起来纤细易摧折,却是绝艳,危险万分。

    然而,这样的她却有个清纯的名字。山芙蓉。淡粉色,娇娇嫩嫩,只生长在东方古老国度的花种。

    放任她一个人独自在陌生的城镇旅游行医,她真的能够在这片土地上顺利地活下去吗?

    这些天以来,沙罗都听夏芙伊絮絮叨叨说着到处诊脉及收集草药的趣事,好奇地问过夏芙伊,才知道她的师父是鼎鼎大名的东方医师,而她是首徒,被师父赶下山历练。磨练得够了就能够出师,随意挑个城市或乡镇开医馆济世。

    夏芙伊的医术没得挑剔,好几次商队遇到传染性疾病都在她的巧手下安然度过。她长得也俊俏,也因此商队的人才愿意接纳一名陌生女性随行,否则,商队里的女人的地位低落,大多是负责煮饭的婆子。

    只是和夏芙伊同行有个棘手的困扰──

    她是个麻烦的惹事精。

    这也是商队里的糙汉们从来不曾为了夏芙伊的美貌争风吃醋的原因。

    每当他们途经一个驿站,夏芙伊便会翻开身上斜背包,取出一迭书写工整的纸,上头纪载了许多常见疾病的药方,还画了哪些食物相克的图。瞧她热情地将那迭纸分发给驿站的旅客,简直和那些虔诚的传教徒没两样。

    就在接近巴尔干半岛时,他们听闻了可怕的传说。

    一个旅人在驿站大肆宣扬他行经的一个偏远乡镇出现了吸血鬼,咬了许多人,把无辜的百姓变成吸血鬼。

    正当他吹嘘自己如何英勇地逃出吸血鬼的魔爪时,夏芙伊忽然停下派发小报,转过头驳斥那个旅人说:「这世界上没有黑魔法,也没有吸血鬼。你们被骗了!那些人只是因为鼠疫生病了。我手上就有关于鼠疫防治的研究,可以治好你们口中所谓的吸血鬼。」

    「女人,你在指责我是骗子吗?」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