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起云 - rоцsèωо.ⅽоⅯ 002罌粟花般的夏芙伊(3) 【星尘咏叹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那个旅人被戳破牛皮,顿时涨红脸,和夏芙伊起了争执。

    「……我只认为你夸大了事实,造成人心惶惶。」要她昧着良心说话,她做不到。

    「谁说的?你在现场吗?眼见为凭!」那旅人从腰间的口袋抽出一个黑色绒布袋,对众人说:「你们看!这就是吸血鬼的獠牙!」

    夏芙伊怔愣一瞬,上前一把捉住旅人的手,说:「让我看看那只牙齿。」

    旅人皱眉,喝道:「放手!」

    「这不像是人类的牙齿。」

    「废话!这是吸血鬼的獠牙,当然不像人类的牙齿!」

    「不,看起来比较像是动物的獠牙。」夏芙伊不肯松手。

    旅人脸色如猪肝色,满面怒容吼道:「滚开!」

    沙罗提着裤子由茅厕解放回来,便见到旅人抬手就要攻击夏芙伊,他连忙冲了过去,拦在两人中间,否则那旅人一拳就要打到夏芙伊的脸上。Ⓛìàоyцχs.Ⅽоm(liaoyuxs.)

    然而,整个驿站的人见着那段短短的獠牙后,任凭夏芙伊说破了嘴,都认为世界上真有吸血鬼存在。况且,东西方医学本就不同,对于西方人来说东方的药理学才是迷信。

    他们去了叁个国家数十个乡镇,夏芙伊的确是改变了态度,言语态度温和许多。但是宣扬防治鼠疫的理念之外,她在最后总会补上一句这世界上没有吸血鬼,靠神祇保佑不如靠自己。

    本来在地居民看在她长得漂亮的份上多了点耐性听她说话,但听到诋毁神祇的言论后就变了脸色。甚至有几次商队都是为了她落荒而逃,一毛钱也没赚到。

    商队的人向沙罗抱怨了许多次,沙罗承诺会和夏芙伊沟通。但即便夏芙伊不提神祇了,居民仍旧不信她的话。

    现在要和夏芙伊分道扬镳,沙罗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为她的安全担忧。

    沙罗见夏芙伊吃力地将黑色钉着铆钉的行李箱拖下车,叁步并作两步,打算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

    「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得去找落脚处呢。」夏芙伊摇了摇头,抓紧手上的行李箱。

    「……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不方便,我陪你去找旅社。」沙罗叹了口气,一点也不退让。

    「……好。谢谢你,沙罗,你真是个好人。」夏芙伊由衷感谢沙罗。

    这一路如果不是有沙罗照应,她的旅程会艰辛得无法想象。

    她也清楚自己的理念为沙罗的商队带来不少麻烦,在这个城镇做个告别也好。

    这城镇的街道看起来很干净,没有鬼鬼祟祟的人游荡,每个人的神情看起来都很放松,眼底没有对陌生人的戒备,她一个人应该也能够轻松驾驭这次的巡诊和讲演活动。

    不同于夏芙伊的乐观,沙罗忧虑地跟在夏芙伊身后,环顾四方。这是他们商队第一次来到这个城镇。主要是在前两个城镇时遇到有人托运货物到这里。沙罗的商队除了贩卖货物外,也兼营代人运送物资的服务。在东方国度称为镖局,在西方就称为雇佣兵。

    身为军人的沙罗直觉向来准确,就像是鲶鱼可以感知地震的危险一般敏锐。他怎么看都觉得镇里的氛围和其他他们经过的城镇不太一样。

    但夏芙伊的神情看起来极为松懈,沙罗只好戒慎恐惧地跟着她身后,在街头巷尾寻找投宿的旅社。

    沙罗望着走在前方脚步轻快雀跃的夏芙伊,忍不住开口问:「夏芙伊,你总说这世界上没有吸血鬼,但是你要怎么证明没有?明明那些人脖子上都有被咬过的痕迹,要说是虱子咬或者老鼠咬的都说服不了人。」

    「我有画图,你没看啊?那些人身上一点一点并排的伤口,是跳蚤咬的。为什么一定要说是吸血鬼咬才造成的伤口?」夏芙伊回头瞟了沙罗一眼,灿然一笑。

    「说不定是因为你没看过吸血鬼咬过的伤口啊。」沙罗长叹一口气。

    夏芙伊瞪了他一眼,不满地噘嘴,说:「那你怎么解释那些病患的头痛、发冷、发烧、疲倦、淋巴肿胀和疼痛,还有皮下出血的症状?难道吸血鬼的咬伤会造成这个结果?」

    「这……」沙罗被她问倒,有些迟疑地说:「那你又怎么知道被吸血鬼咬到不会这样?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夏芙伊闻言语滞,半晌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你别乱用典故啊。那句话不是那个的意思。」

    「不就打个比喻吗?」沙罗见夏芙伊难得吃鳖,趁胜追击道:「你总说医学有凭有据,就像仵作办案,所以,你没见过吸血鬼,就不能确定是老鼠还是吸血鬼让病患致命。你得要好好地查一下吸血鬼存不存在吧?」

    见到沙罗扬起促狭的笑容,夏芙伊咬了咬银牙,不甘心地说:「那你去捉个吸血鬼来,我就研究他啊。」

    「好啊。跟我说到哪找,我就去帮你抓一个来。」沙罗笑意更深,浓眉大眼弯如新月,打趣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去问那些认为吸血鬼存在的人啊。啊……不,」夏芙伊顿了顿,展颜而笑说:「这样吧,你去掏老鼠窝,我相信吸血鬼就住在那里头。要不然就去山洞抓蝙蝠,应该也会有吸血鬼唷!」

    「说到底,你就是不相信他们说的话,认为没有吸血鬼就是了。」沙罗喷了口气,斜睨夏芙伊。

    夏芙伊东方的脸孔已经引起了镇民的侧目,听她和沙罗的对话更是缓下脚步,纷纷回头看向他们。

    「当然。」夏芙伊看了周遭的人群一眼,提高音量说:「除非我亲眼见到吸血鬼,否则,我不相信吸血鬼存在这世界上。」

    彷佛是应和她一般,秋风由长街那头吹拂而过,卷起了地上的落叶,吹开了夏芙伊的声音。她的话语乘着风飘向街角的花店。

    一名头戴绅士帽、身材颀长的男人正弯腰在花店门口挑选花器,闻言抬起头,看向夏芙伊。

    帽沿底下是一张俊美至极,轮廓彷若天塑,毫无瑕疵的脸孔。

    那男人有着一头微卷的黑发,五官立体像是希腊的雕像,肤色赛雪。高挺的鼻梁间缀着如夜空般漆黑深邃的眼眸,眸中似有繁星闪烁,却带着一丝东方的气息。

    他淡红色的唇瓣薄如柳叶,唇线微勾,似笑非笑,一脸温柔和善,还在对店员说话。

    但在他看见夏芙伊那一瞬间,他的眼神骤地变幻莫测,溢出妖异的紫光,唇畔的笑意消失无踪,薄唇彷若刀锋抿成一线。

    他站直身子,沉默地睐着夏芙伊。

    他的视线随着夏芙伊的一举一动而游移,一动也不动,近似痴迷也似地望着夏芙伊。

    穿着茶色毛呢吊带裤的小童由花店内抱着一束玫瑰走了出来,顺着男人的眼神看向夏芙伊,也是倒抽一口冷气。

    「阁下,是她!」小童低呼。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