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起云 - rоцsèωо.ⅽоⅯ 003卡芙利耶的伯爵(5) 【星尘咏叹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他的她有着相似的名字,只是,萨芙伊是她的姓氏。

    夏芙伊与她也有着一模一样的五官,却长得不太像东方女人。

    他的她五官轮廓更为立体,双眼更大,应该和他一样混过血。血统不纯正,但身分高贵,连他都是高攀。

    想起过往,陆斯恩的眼神黯淡下来。

    「怎了?你别担心啊。我会努力治好你的伤疤的。」夏芙伊误以为陆斯恩是那种嘴里说不在意,但内心介意外貌的男人,开口安慰道。

    陆斯恩这才醒神,看向夏芙伊。

    她们宛若双胞胎。想到此,他的心忽地一痛。四百年的旧事仍然可以令他不再跳动的心脏感到疼痛。

    望着夏芙伊晶亮炙热的眸子,听着她兴奋地诉说要如何除疤,陆斯恩又觉得夏芙伊不像她。即便外貌、气味相似。他的她真的可能转生吗?Ⓛìàоyцχs.Ⅽоm(liaoyuxs.)

    他不确定。不,他不相信转生,不相信轮回。

    就算真有可能让一个人再度復活或再度转生,他也知道彼此已经不可能像从前一样。

    他嘲讽一笑,沉默了。

    而夏芙伊看尽陆斯恩的表情变化,还以为他不信任她的医术,在笑她傻,心里浮现奇妙的失落感,握紧手上装着沾满鲜血棉球的铁盘,退了开来。

    不一会儿,满头冷汗的镇长和长老揪着一个驼背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显然已经商议了如何赔罪。

    而那个扔石子的驼背中年人更是紧张地搓着手连连道歉,就差没跪下来磕头求饶。

    陆斯恩也不在乎,慵懒地伸展了双臂,整个人占据了沙发,只说了一字:「滚!」

    中年人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逃出了旅舍。旅舍老闆娘亚歷太太也在此时回到旅舍,一脸震惊地望着沙发上的陆斯恩。

    接着她转身小跑步进厨房,乒乒乓乓地捣鼓一阵子后,慇懃地送上点心和沙罗送给她的珍贵红茶。

    陆斯恩也没拒绝,接受款待。

    夏芙伊看着额头上绑着纱布的陆斯恩坐姿越发自在。他两腿交叠优雅地坐在逼仄的旅舍客厅中,长而匀称的手指端着一杯热红茶,轻轻地啜饮。

    红茶香气遮掩住他身上的玫瑰香,夏芙伊反道有些失望。

    而教团长老与镇长在一旁陪笑脸。亚歷太太更是神情痴迷看着卡芙利耶伯爵。大家都在等他开口发落。

    陆斯恩放下瓷杯,微笑着扫了眾人的脸,缓缓开口说:「今天发生这种事实在让我不满。我连要包扎伤口的地方都没有,还得要来到这个陈旧的旅舍。实在太糟糕了。」

    镇长一听腿都要软了,就怕陆斯恩会状告皇室,那他的官职就保不住了。而亚歷太太听伯爵嫌弃她苦心装点的旅舍,不禁捂住胸口,似是受了很大的打击。

    「这个镇上居然连个像样的医馆都没有……所有人的健康都仰仗路经此住的治疗者关照,还靠教团辛苦驱魔?你可知中邪和生病的差别?我说,你这个镇长是怎么当的?」

    镇长顿时冷汗直流,支支吾吾地答不出话。

    长老听了也脸上无光。他也很清楚有些常有的疾病和恶魔无关,教团治不好,反而让信眾质疑信仰的力道,正为难着,没想到陆斯恩就点出他的困扰,他不禁期待起陆斯恩接下来要说的话。

    陆斯恩坐直身,手肘搭在双膝上,弯腰注视着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的镇长,神情严肃,一字一句说:「我不是质疑教团的能力,而是我认为教团太辛苦了。信仰和医疗是两回事。我认为这个镇是该有个固定看诊的医生替镇民的健康把关了。」

    「那是当然。伯爵说的都对!伯爵英明!」

    看着镇长与长老两人异口同声,拍着一样的马屁,夏芙伊噗哧一笑。

    陆斯恩睨了她一眼,夏芙伊不由自主坐正,也恭敬地点头附和说:「伯爵说的是。」

    夏芙伊一边脸热唾弃不畏强权的自己竟然屈服于陆斯恩的锐利眼神,不,美貌之下。

    「那就在镇上设个医馆吧。」陆斯恩唇角微扬,似乎很满意她的应对,瞅着她说:「就由夏芙伊小姐担任固定看诊的医师。」

    「什么?」这下子叁人异口同声,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伯爵,我们镇上本来就有医生,虽然老是老了点……」镇长吞吞吐吐说道。

    镇上的老医生脾气古怪,收费又高昂,所以眾人才依靠路过萨克镇的旅行治疗者看病啊。要是老医生知道伯爵的安排,说不准会愤而拒诊。而眼前的少女看起来就靠不住,到时候真的生病了没医生看更麻烦。

    陆斯恩打断镇长的话,淡淡地说:「东方与西方的医学各有所长,趁这机会大家交流一下也好。总不能固步自封,等待鼠疫来临吧?」

    他说得云淡风轻,但语气却是不容拒绝,也间接支持了夏芙伊对于没有吸血鬼却有鼠疫的论点。

    「等等。」夏芙伊心中高兴虽高兴,却又有所顾虑,着急地开口。「我只会在这里待叁个月,最迟春天一定得离开,之后我还要和沙罗──」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陆斯恩的眼神冷了,表情绷了。

    他生气了?

    「我的伤口还没好,你想去哪?这是对救命恩人该说的话吗?」

    他的语调冰冷,眼神也冻得如同寒山冰川。

    夏芙伊为难地看着他,却怎么也不敢开口顶撞他。

    她不能说你的头上伤口只是小伤,最慢七天就会好,顶多留道疤。但鼠疫却是不能等,她还得要掌握明年夏季来临前到下一个城镇去做些环境卫生教育啊。

    「……谢谢伯爵抬爱。那我就留到……」

    「留到我没有伤疤那日。这是你的责任。而且,你还得承接起训练老医生学徒的责任。」陆斯恩语气坚决,不容拒绝。

    敢情是赖上她了?

    夏芙伊望向陆斯恩额头上的绷带,深深吸了口气。

    陆斯恩横眉竖目,一点都没退让。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直到陆斯恩的眸中褪去了谴责与审视的目光,转变为难过脆弱的眼神,夏芙伊的气势弱了下来。

    这男人……很会利用医者同情弱势的心理啊!

    她却真的软了心。

    「好吧。我知道了。春天之前我一定会将你治好。」夏芙伊无奈地接受了陆斯恩的安排,但也表明了立场与态度。

    她弱归弱,心软归心软,还是有自己的主张与原则,即使陆斯恩再怎么强势威逼,也不能动摇她的计画。

    陆斯恩挑眉看了她半晌,也不再坚持,站起身说:「那我先回去了。你们自便吧。」

    正当眾人松口气,送他到门前时,陆斯恩忽然回头深深地看了夏芙伊一眼,轻声道:「你别再说吸血鬼不存在了。听到没有?」

    夏芙伊闻言愣住,他却已跨步出了旅舍,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没跟上去,但却彷彿听见陆斯恩在她左耳边说:「……你只是不知道你见过与否罢了。」

    夏芙伊回头,当然,陆斯恩并没有站在她左侧。

    ▌▌▌作者的话▌▌▌

    下一章《003  令人脸红心跳的骑士》总算药吃肉啦!可喜可贺!都两万字了说,哈哈哈。

    喜欢的话请不吝给我珍珠和留言喔。

    预定九月份起一、叁、六更新。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