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起云 - rоцsèωо.℃оⅯ 009春梦中的你与我(1)( 【星尘咏叹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哈咻!」夏芙伊打了个喷嚏,搓着手臂快步下楼。她需要姜汤!

    洗冷水澡一点都不舒服,她得赶紧把头发烘干,喝上一碗姜汤去寒。

    她步履又急又快,赶着下楼烧热水,途经叁楼时,不经意地看向陆斯恩的房间。只见门扉大敞,床上坐着个上半身赤裸的男人──

    陆斯恩?他何时回来的?

    夏芙伊分神,脚下一滑,「啊──」尖叫一声跌下楼梯。

    陆斯恩听见动静,抬起头来,瞬间掀开了身上的毯子,疾飞了过去,一把搂住了夏芙伊。

    「砰!」Ⓛìàоyцχs.Ⅽо⒨(liaoyuxs.)

    他的力道极大,一掌击在了阶梯版上,竟是击穿了一个窟窿。夏芙伊下滑的速度戛然而止。

    这一滑简直吓掉夏芙伊半条命,她的背部在阶梯上磕碰,疼得说不出话,但是一双眼瞪得老大,紧紧盯着忽然出现在她正前方,紧搂着她的腰,全身贴紧她的陆斯恩。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的?刚才不是还坐在床上吗?

    她已经分不清楚是摔下阶梯的疼痛让她冷汗直流,还是陆斯恩的体温低得吓人,寒气透过单薄的睡衣,沁入肌肤的冷。

    「……你没事吧?」陆斯恩沙哑地开口,显然刚睡醒,嗓子还没开。

    夏芙伊拧紧眉点点头,陆斯恩瞇了瞇眼,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他小心翼翼地抱起她,将她转过身,让她趴在阶梯上,一把把她的睡裙推高到肩胛。

    「等等!」夏芙伊心惊,想要阻止他却已经来不及。

    白皙的裸背暴露在空气当中,两条红绳松垮垮地系在柳腰间,背上有些挫伤,但陆斯恩的目光随即被她挺翘浑圆的雪臀夺去了注意力。

    他的眸色一黯,深深吸了口气,微微收紧了捏在夏芙伊睡衣上的五指,然而,夏芙伊已经尖声嚷嚷着:「陆斯恩,你这个流氓!还不松手?」

    她一手支在阶梯上,一手往后胡乱挥动,想要驱赶陆斯恩,啪地一声,她的掌心拍到一条挺立的棍状物。

    夏芙伊愣了愣,这触感是──还来不及想清楚,陆斯恩闷哼一声,松开五指,退了开来。

    夏芙伊连忙拉下睡衣裙,往上爬了几阶,确定远离陆斯恩才按紧领口和裙襬慢慢地转过身瞧了陆斯恩一眼。

    陆斯恩果然赤身露体站在她面前。他站在几阶之下,眼神复杂地望着她。

    夏芙伊腾地红了脸。

    他的身材和他的清冷白皙的外表完全不同,他精瘦,身上没有一处不是结实肌肉。光凭目视就可以想象完美的体态下蕴含着多大的力量。

    更让她羞赧的是,陆斯恩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丝不挂,腹肌底下一搓浓密的毛发当中,那条尺寸让人难以忽视的男根正昂扬挺立,耀武扬威也似的对着她。而他的龟头沾染着白色的遗精,让夏芙伊倒抽一口气,想起昨夜荒唐的梦境。

    夏芙伊别开头,不敢再看,对他低吼:「你、你干什么不穿衣服?不冷吗?浑身冰凉的像块冰,还不快点去添衣服?」

    陆斯恩这才恍若梦醒。

    方才他瞧见什么了?

    她翘着臀的那瞬间,他有一度想要掐住她的腰,狠狠地肏进她紧致的花穴中。这念头不过转瞬飞过,他的欲根就已为她动情。在她娇嫩的手指不小心拍击他的肉棒那刻,他不是因痛而闷哼,而是一股突如其来的欲望升腾让他忍不住呻吟。

    他想要她,想要她的柔荑握住他的肉棒放肆地套弄。就连现在她的娇声喝斥都宛若勾引。他望着她一开一合的杏唇,想起过往的纵欢,记起她曾经跪在他腿间吞吐他的欲望。

    他的下腹微颤,肉棒跳动,胀大了一圈。青筋在茎身上浮动,咆哮也似地抽动着,难以克制。

    他瞇了瞇眼,低声道:「你自己不也没穿亵裤?我是没干净的衣服能穿,你呢?」

    夏芙伊闻言涨红了脸。

    刚洗过冷水澡,她冷得不行,一心直想快下楼煮姜汤,没顾及换件亵裤,哪里知道陆斯恩折返回旅舍,还掀她衣裳。现在他说这种话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她气得双颊鼓鼓的,陆斯恩看她可爱,拾阶而上朝她走来。

    他胯下挺立的肉茎随着他的步伐移动,却是神采奕奕地屹立不摇,羞得夏芙伊连连喊道:「你要干什么?」

    陆斯恩挑眉,薄唇微勾,似笑非笑道:「上楼穿衣服,否则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他与她擦身而过之际,那股寒气涌现,夏芙伊打了个哆嗦,咕哝道:「我房里的衣架上有干净的衣服,你穿那件吧?比不上你的丝绸衬衫质地好,但是混着羊毛织的,保暖……」

    话还没说完,夏芙伊突然想起前几天的那场梦。倘若连梦都计算进去,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他的裸体了!第一次梦见他,也是要他换衣服,第二次就是昨夜,他腿间的凶器在她的花径中一寸寸撑了开来,填得满满当当,磨蹭抽送。

    想到这儿,她的脸更热了,彷若就站在灶火旁,被炙热的火焰熏红了脸。而他却是浑身发冷。

    她闭上嘴,扬声道:「换了衣服就下楼,我煮姜汤让你暖身。」语罢,抬脚又要往楼下冲。

    陆斯恩一把擒住她的臂膀,她侧眸瞧他,耳边飘来一句,「走慢点,不要冒冒失失的。」

    夏芙伊现在就怕和他有过多的肢体接触,连忙说:「知道了,你快放手啦。」

    摆脱陆斯恩后,她头也不回地走下楼,冲进了厨房。

    陆斯恩站在阶梯上,慢悠悠地走上阁楼。

    夏芙伊在厨房遍寻不着老姜,只见窗棂上挂着一串串大蒜。反正大蒜也有一样的辛辣功效,她伸手解下一串,丢进了开始沸腾的水中。

    大蒜的味道极为刺鼻,为了压制这味道,她又扔了洋葱和胡椒进去,最后索性倒了半瓶羊奶进去,做成了浓汤。

    等到她煮好大蒜浓汤,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他的脚伤好了吗?怎么刚刚好像没见到包扎的布条?

    为什么他的速度快得像头豹子,竟然能够在拦在她前头?

    还有──

    「啊!」她尖叫一声,扔下手中的木杓就往阁楼冲。

    陆斯恩是她春梦中的男主角,她没脸也绝不愿意让他看见她一床的凌乱和潮湿啊!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