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起云 - 009春夢中的你與我(2) 【星尘咏叹调】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夏芙伊正打算冲上楼,陆斯恩已经地由阶梯上缓缓走了下来。

    陆斯恩穿上白衬衫,下头什么都没穿,两条笔直匀称的大长腿之间隐隐约约的暗影浮动,引人遐思。

    「你、你──」为什么穿这样?和她的春梦里的打扮一模一样!

    「怎么了?」陆斯恩对她脸红的模样见怪不怪,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从容地说,「喔,那件裤子太短,裤裆──」

    「不用跟我解释!」夏芙伊急急地打断他的话,顾左右而言他,「你的腿伤不痛了?」

    陆斯恩眼珠子转了转,似乎这才想到他是受伤的伤员。

    他立时斜倾身子,倚在楼梯的扶手,眉间紧皱,嗓音忽低,痛苦地说:「你不提我不疼,你一提,我倒是痛了。从昨天晚上我就觉得奇怪,怎么没知觉了,你快来扶扶我──」

    夏芙伊没想过陆斯恩会装病,急急上楼搀扶他,焦急地说:「快下楼,我帮你看看伤口。」

    两人来到了厨房门口,陆斯恩忽地脸色一白,顿住脚步,怎么也不肯踏入厨房。

    夏芙伊见状,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陆斯恩咬唇摇头,眼神飘向灶上那锅散发着奇怪味道的大蒜浓汤。

    夏芙伊顺着他的目光瞟了汤锅一眼,忽然意会,笑说:「味道是有点呛鼻,但是,促进血液流通,喝一碗就会浑身发热。等等,我端大蒜汤过来。」

    语罢,夏芙伊向灶边走去,摇动木杓,盛了一碗大蒜汤。

    陆斯恩坐在餐桌上,抬高伤腿,脚底抵着桌沿,抱着伤腿,趁夏芙伊没注意,狠狠地将化作针尖的指甲刺进肌肤中搅动。

    他不是不会感到痛楚,只是不想在她面前穿梆揭露了真身。

    夏芙伊回到他跟前,见到他的坐姿,怔了怔。

    陆斯恩身上那件衬衫垂落在他的臀上,堪堪遮住一切春光,偏偏他屈膝抱腿,衣襬微微撩起,两

    腿间的巨物也因此若隐若现。但他神情淡淡,似乎对自己没穿裤子这件事半点都不在意,对于春光外泄毫无自觉。

    夏芙伊双眼不知往那里看,只能选择视而不见。然而,她的动作却泄漏了她的心思。她慌慌张张地将大蒜汤搁在了餐桌上,腆着脸挪步到他面前,握住他的腿,佯作若无其事,查看大腿内侧的伤口。

    陆斯恩微微勾起唇。

    这一出戏果然让夏芙伊分神,他也不必强迫自己喝那碗有碍身心的大蒜汤。他斜睨那碗大蒜汤一眼,轻轻挑眉,浮现笑意。

    夏芙伊本来还心猿意马,但医师的天职让她看到他的伤口后,专注起来。

    「……你的体质真好。伤口没有发炎的状况,还挺干净。」她瞇眼反复查看,心中有些讶异,想不透为什么他的伤口没有毒蛇咬伤的典型瘀肿症状。

    「但是,你的体温太低了,对伤口愈合不利,快把汤喝了吧。」她抬起头,努努嘴,偏头示意陆斯恩去端餐桌上那碗汤。

    「你快喝汤才是,别着凉了。」陆斯恩抿紧唇,摇摇头,不肯就范。

    他一提,夏芙伊就打了个喷嚏。

    「哈咻!」

    「看吧。」陆斯恩似笑非笑道。

    在他的逼视下,夏芙伊不得已草草灌了那碗大蒜汤,但陆斯恩也别想逃。她转身再去舀了一碗过来。

    陆斯恩见状蹙眉,瞧她双手直直伸到他胸前,说:「快喝,好得快。」

    陆斯恩心想,才怪,喝了这碗汤才会伤身。

    但这次没法子拒绝,只得张口,耍赖也似地说:「那你喂我。」

    夏芙伊见过太多无理取闹的病人,挑眉笑了笑,真舀了一汤匙的汤,递到陆斯恩嘴边。陆斯恩微怔,抿紧了唇。

    「张嘴,喝。」她敛笑命令道。

    不管是从前或是现在,陆斯恩从没听她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感觉新鲜,说不出是什么奇怪的感受。

    他凝视着那碗冒着热气扑鼻的臭汤,夏芙伊则瞧着他长而卷翘的睫毛,笑着揶揄:「我听说吸血鬼怕大蒜汤,难不成你是吸血鬼才这样推拖拉,抵死不肯喝大蒜汤?」

    陆斯恩抬眸看了她一眼,倾身靠近她,问:「如果我是,你该怎么办?不怕我喝了这碗汤后神智尽失,吸你的血,将你拆吃入腹?」

    他的嗓音低沉,呼吸吐息冰凉,拂在夏芙伊的脸上,周遭的空气陡降,气氛诡异恐怖起来。

    夏芙伊怔了半晌,就在陆斯恩开始后悔自己多嘴吓到她时,她咧嘴而笑。

    「这世界上没有吸血鬼,只有人装神弄鬼。」

    陆斯恩闻言愣住,夏芙伊轻哼一声,又道:「你喝不喝啊?自己说,昨晚是不是待在户外一整晚?失温会死人的,你是不是傻啊!」

    陆斯恩看她张牙舞爪教训他的模样,低笑一声说:「昨晚是想回庄园,但马跑了,我追不上,只好折回来。」

    夏芙伊没料到是这样的答案,心生愧疚说:「昨晚是我不对,不该和亚历太太在背后议论你。」

    「你结婚了吗?」陆斯恩答非所问,垂眸望着夏芙伊的肚子,「怀孕了?」

    明明他就能感觉得出夏芙伊子宫内毫无胎动,内心对她的占有欲让他忍不住开口问。

    夏芙伊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自己一眼,有些别扭道:「没有,都没有!你满意了吗?快喝汤啦!」

    陆斯恩瞧着她,她也瞪了回去。

    她大可以不用解释,但在这一刻,她明白了自己对陆斯恩的感觉。她不敢多想两人之间的关系,却知道自己不要陆斯恩误会她。

    陆斯恩听了,眉眼软了下来,唇角上扬,心情好了起来。

    陆斯恩的反应也说明了一切,夏芙伊羞涩又困窘,把汤匙靠在陆斯恩的唇边,别开了眼。

    「笑什么笑?汤快凉了,喝啦。」

    陆斯恩看着她手上的汤,心情极好,也不在乎这点大蒜汤带来的影响,哼笑一声就张了嘴。

    但是,他太小看这碗汤了。好似浓缩了整串的大蒜一样,一入口就让他想吐。换成他在夏芙伊逼视下,不甘不愿地喝完那碗大蒜汤。

    喝得他表情扭曲,如坠地狱。但是喝完后,夏芙伊伸手过来探了探他的额头。

    「体温上升了,」夏芙伊满意微笑,「感觉好多了吧?」

    ****作者的话****

    首发:yцsんцщц.ōηē(yushuwu.one)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