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青卿 - Ⓨùsⓗùщù.Ъⅰℤ 第九章 一觉醒来发现我居然变成了婊子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不可能,我怎麽会自杀。」司青捂着颤抖的嘴巴,身体不断抽蓄,脑袋的画面都是一抽一抽的空白:「那个一定不是我,我都快要升主治了怎麽可能自杀,没有动机啊,警方怎麽可以随便就结案?那个一定不是我。」

    她马上拨电话到警察局,强撑起最後一份精神,等待合理的解释。

    接电话的警察要她稍等,她趁空拨给她弟弟,响了好几通都是语音信箱,再想打给国中死党的时候,警局就拨进来了。

    「您好,请问是报案的施小姐对吧。很遗憾您的朋友已经被找到了,验屍结果是自杀……」

    司青打断她:「你说的是司青对吧,她不可能自杀,我非常清楚,她马上就要升主治医生了,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自杀,你们怎麽可以擅自就认定她是自杀,随随便便死一个人就是自杀吗?」

    「小姐,我知道你说的,但她的家属对这个结果并没有表达异议,你朋友的父亲起先也有提出要重新彻查,但後来还是接受这个结果,很抱歉,因为这部分牵扯到当事人及家属的隐私,我只能说到这里。请节哀。」

    司青几乎是腿都软了:「不,我不信,她爸不是有提出重新调查吗?结果呢?为什麽又不调查了?」

    「很抱歉,这方面涉及隐私,我不能告诉你,不过司小姐好像有财务纠纷,她父亲也接受了,请你节哀。」员警道:「司小姐的父亲很不想张扬这件事,所以我才没有通知你。」

    电话挂断了,司青的世界也崩塌了,她双腿一软,瘫坐在辣毒的太阳底下,眼前越来越黑。

    ……χsγùzんáǐωù.©Θм(xsyuzhaiwu.)

    她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医院的急诊室,护理人员见她恢复意识,马上给请医生进来,医生跟她解释是中暑,给她输了盐水之後,要她避免再站在大太阳底下。

    司青付了钱离开医院,她站在医院门口,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方向感,她不知道她该去哪里,世界仍然在运转,她却不是她了。

    她死了,虽然她还是不信,但她能怎麽样,这个身体跟原本的她完全没有关系,她爸的态度也很明确,可能是伤心过度……

    对啊,她爸得多伤心,她跟老爸从小感情就很好,她明年还要送他一台新的按摩椅,现在也送不出去了。

    她死了,这是一个什麽感觉,她相信没有人能懂她现在的感觉。她的主治医生没了,她辛辛苦苦念了一辈子的书,考上的执照就这样没了,她赚的钱,她预备买车的钱已经存到了,她还记得有拿车款的型号问她爸好不好,她这辈子打拼的东西,居然全部没了。

    而她现在被困在一个三流高中,私生活不检点,男女关系乱七八糟的十七岁小女孩的身体里。

    好黑暗,以前的她为什麽还要常常抱怨她的人生,她难道不知道,以前她的人生,就算每天累得半死,就算没有男朋友,就算生活很单调,却已经远比很多人好很多了,她为什麽还不知足?

    上个礼拜的她,有钱,有工作,有前途,有未来,有退休的生活,可以每年计画出国旅游,而现在的她,什麽都没有,只有一张妖女的脸,乱七八糟的变态炮友,功课一塌糊涂,她花的钱居然还是靠肉体交换来的。

    她从一个医生瞬间变成一个妓女,人生如戏,也不是这种吃屎的剧本吧。

    她灰溜溜得飘回了她住的城市,她也不想回去小西的家,那个傻妹室友的脸看了就烦,她更不想应付只会精虫上脑的老男人,她要去找方葵,她要问她是不是真的死了。

    她在内科的门口等待方葵出来。

    「怎麽了?」方葵换下了医师袍,匆匆走过来,似乎很惊讶她突然的来访。

    司青平静道,像是在陈述一条晚间新闻:「司青是不是死了?」

    方葵脸色一暗:「你知道了?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我本来想告诉你,却没有你的手机,很抱歉。我也不敢相信。」

    「方葵,你最清楚了。」司青握住了方葵的肩膀,瞋目欲裂:「你和她认识这麽久,你知道她一定不会自杀,你一定知道,她马上就要升主治了,怎麽可能会自杀?」

    「小西……我不知道,我也觉得不会……你别哭啊……」

    司青根本没办法控制,她握住方葵的肩膀,发出胸腔扭曲的声音:「不可能,我不相信,我去她家找她,她爸说她是自杀,我不相信,警察也这样说,他们都骗我,司青根本没有死,我没有死,我怎麽可能自杀、我……」

    「小西……」方葵也很难过,她软声把司青劝到医院外面,并搀着她走。并打电话告诉男朋友她今天不去了,她男朋友正好在附近,就顺便把车开过来。

    方葵看起来很不愿意,但小西哭成那样她也没办法,最好的方式就是请小西的男朋友来接她。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没有男朋友。」司青边哭边道,方葵她男朋友也到了,喇叭按了两声,就叫方葵两人上车。

    「我不想回去。」司青止住了眼泪,但还是不断得啜泣:「我没有地方可以回去,我都死了。」

    「不然这样好了。」方葵道:「你来我宿舍住一晚,我们明天在想办法好不好?」

    司青点点头,无力得把脸埋在手掌里。

    「方葵。」方葵的男朋友突然踩刹车:「那不是你哥吗?」

    「是啊,他怎麽会在这里?」方葵一愣,往窗外一看,脸色突然骤变:「他怎麽又跟小表哥混在一起,真讨厌。」

    她男朋友已经摇下车窗,方葵不得不下车打招呼,她把司青一起扶下车,立刻惹来几个男人的注目。

    「这、怎麽回事?」见小西在哭,方葵她哥也很尴尬:「你们要帮忙吗?还是我们赶快走?」

    方葵的表哥立刻出声,看也没看方葵一眼:「赶快走吧,过去要半个小时。」

    方葵看似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她表哥马上接下一句:「你们要不要也来,喝点酒放松一下,我买单。」

    方葵翻了个大白眼,二话不说就要拉着司青走。

    这时候站在方葵表哥後面一个穿黑夹克的男人突然脱口叫住她:「小西?你是小西吧?」

    那男人打扮得很时髦,疏了油头,窄裤卡在脚踝上,他笑道:「我是Winne的朋友,你还记得吗?」

    司青半遮着浮肿的眼睛,摇摇头不想多说。

    那人也不以为意,温和得朝她点点头,就跟着其他两个人走了。

    方葵看起来心情不大好,司青冷静下来之後也觉得很对不起她,但又不想离开这个安乐窝,只能低头跟她道歉,说麻烦她了。

    方葵摇摇头,跟司青实话实说:「我小堂哥不是什麽好人,我哥就是这样被他带坏的,男人一有钱就爱乱搞,什麽人就交什麽朋友,我哥之前的女朋友就因为这样跟他分手的,多好的一个女孩子,真是有够浪费……」

    她又道:「我小堂哥对家人是很好,但他干的事都不是什麽好事,他的朋友也都不是什麽好东西。」她斜眼瞟了司青一眼:「你是不是也常逛夜店啊?」

    司青摇摇头,不想再谈这个话题:「抱歉喇,我明天就回去。跟你男朋友说声对不起,还要你陪睡。」

    「呸,什麽睡不睡的。」说着又伸手搀扶住憔悴无力的司青。

    隔天是上班日,司青匆匆告别方葵回到小西的宿舍,把制服套上就直接冲去学校,正好赶上数学卷子,她借了支笔就开始写。

    她发了一整天的呆,钟声一响,就往校门口走。

    「小西。」

    司青一转头,看到两个身姿纤瘦的女生把她叫住,两个人都比她高,上了眼妆,都有染发,模特儿的身材,外貌亮丽。

    她本能得对漂亮女生架起了距离,客气道:「怎麽了?」

    其中一个深红色指甲油的美女朝她露出微笑:「小西,你今天晚上会去侯少的派对吗?」

    什麽?司青摇摇头。

    另一个戴灰色瞳片的美女明显皱了眉头,又低头软声道:「小西,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去吗?拜托。」

    司青爱莫能助:「我没有要去派对。」

    两个正妹看起来很失望,趁着司青离开後窃窃私语起来,先是说要问问看别人有没有办法,後来几句都是在埋怨小西。

    「侯品君的派对她不去?不是自称人家的乾妹吗?不爽带我们就直接说啊,以为我们听不懂啊,真讨厌,怎麽办喇。」

    「她干嘛带你去?她又跟你不熟,而且你有看到她刚戴眼镜吗?也没化妆,超邋遢的,被甩了吧,我听说……」

    司青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非常漂亮,正妹顶多只能骂她很邋遢。

    她回家之前,转去便利商点买了几罐啤酒,准备来个烂醉之夜。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