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懒 - 第1页 卑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现代情感] 《卑缚》作者:羞懒【完结】

    文案:

    姜梦从小就不喜欢盛丛。

    不喜欢他手上的硬茧,不喜欢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不喜欢他如野狗般狂妄的性格,最不喜欢的就是他看她的眼神……

    后来,盛丛一个卑微的盛家养子摇身一变成了盛家的掌权人。

    姜家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姜梦,阴差阳错的成了人人艳羡的盛太太,宛城的人都说盛丛宠她宠得不成样子。

    【睚眦必报·遍体鳞伤·浴血而来·惹人嫌弃大恶龙×嫉恶如仇·爱憎分明·身娇体软·众星捧月小公主】

    ***

    姜梦知道,他们的婚姻从开始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报复。

    那个从小到大都劣迹斑斑的男人,婚后每天都在变着法的逗弄她,惹她哭是他最大的乐趣。

    盛丛心里也清楚得很,他骄纵的小妻子从来就不喜欢他。

    可他就是要让她永远留在他身边,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只求她施舍一丝他从未得到过的爱意。

    婚后小剧场:

    (一)

    姜梦:我跟他说了多少次我爱他,可是他偏偏不相信(逐渐暴躁)

    盛丛:她是不会爱上我这样的人的,她只是可怜我罢了QAQ

    (二)

    盛·流浪猫·丛:这是我最喜欢的小鱼干和鱼罐头,给你吃。

    姜·小公主·梦:我们人类不吃这个,谢谢~

    盛·敏感·自卑·多疑·丛:嘤,她果然不爱我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梦,盛丛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求你,爱我

    立意:卑微久了的人,就算是遇到爱意,也会觉得是嫌弃。

    第01章 要做点她喜欢的事情

    甜品店的门口总是弥漫着浓郁的甜香。

    香甜的气息里,夹杂着一股暖流。

    烤盘中刚烘焙出来的小蛋糕,氤氲着的应该是这个味道。

    姜梦走到门口,指尖还没碰到坚硬冰凉的门把手。

    姜裕景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澄澈干净的玻璃门被轻轻推开,甜品店里暖融融的香气扑面而来。

    姜梦以前也常常和室友来学校附近的这家甜品店。

    玻璃门大而厚重,她们每次推的时候,都要费些力气。

    远不像哥哥推的这样轻松。

    姜裕景握住姜梦悬在半空的手,揣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她的手冰冰凉凉的。

    小巧绵软。

    正在店里工作的盛丛,一眼就看到了姜裕景奇怪的举动。

    不只奇怪,还很刻意。

    就好像故意给他看到一样。

    盛丛还记得高考过后的暑假,他去姜家还姜梦曾经借给他的习题集。

    那本习题集在他这里放了很久。

    他一直在等姜梦去问他要,但她好像是记性不太好,从来没有问他要过。

    她似乎总是那么确信,无论他借走什么,最终都会还给她。

    可他偏偏没有按期还给她。

    不过,那本书虽然放在他那里很久,里面的习题他每一道都做了,却仍旧被他保存得很好,没有任何涂抹的痕迹。

    还书的那天,他没能见到姜梦,却见到了姜裕景。

    姜裕景当着他的面,颇为礼貌地接过了书。

    盛丛看着姜裕景随意翻看了几页,然后顺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从姜裕景出来见他的那一刻,盛丛就料想过类似的场景。

    男人看男人,总是很准。

    别人眼中的姜裕景或许是个儒雅随和,待人和善不露锋芒的人。

    可是在盛丛眼中远远不是这样。

    姜裕景对他当时的行为给出的解释是:“用不到了。”

    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是轻蔑。

    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再配上那种浅浅淡淡的语气,仿佛在说,你这种人碰过的东西,我妹妹是不会要的。

    他那时候因着姜裕景是她的哥哥,所以并未对姜裕景表现出来的恶意做出什么回应。

    只是每每回想起来,盛丛总会觉得有所缺憾。

    他细心保存的书,她连看都没有看。

    准备了很久的话,也未对她说出口。

    那天的日头很毒,他仍记得他在她家门前等了很久的窘迫。

    想来也可笑,或许,她早已经不记得了罢。

    不过盛丛倒对此没有什么怨言,因为他的一切对她来讲,本就微不足道。

    所以不需要记住。

    短暂的回忆戛然而止。

    盛丛来不及去感伤什么。

    眼前正发生的事情,一幕比一幕刺眼。

    甜品店里的空调开得很足。

    姜梦的白色围巾有些厚重,她本意是想将围巾扯松一些,不至于太过闷热。

    姜裕景直接站在她面前替她摘了下来。

    她乖巧地坐在那里,微仰着头笑吟吟地看着姜裕景。

    盛丛看着姜裕景一圈一圈地替她摘下围巾。

    他修长的手指微微划过她白皙柔软的脸颊。

    盛丛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

    他只觉得……

    盛丛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从心底发出一丝对自己的嘲讽。

    算了,他还是别觉得了。

    他怎么能忘记。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