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懒 - 第6页 卑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就盛家的那个什么,叫什么草来着?”

    姜梦眉头微皱:“盛丛。”

    哥哥怎么也和那些人一样?

    不,哥哥和那些人不一样。

    应该,应该只是记错了。

    姜裕景迅速捕捉到她脸上的细微的情绪,便对她哄道:“奥,是我记错了。怎么能那样说人家名字呢?”

    姜梦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姜裕景下一秒说道:“可是,一棵草和一丛草,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不是吗?都是一样的,低贱。”

    姜梦刚吃进去的蛋糕瞬间就不甜了。

    “为什么会联想到草呢?也有丛林这一说不是吗?而且,草怎么就低贱了?”

    因为不曾被人好好对待,就是低贱吗?

    姜裕景哂笑,果然一试就试出来了。

    他对所有接近姜梦的人,都抱有着不小的敌意。

    更何况是盛丛这种,毫无资源,只是挂了个盛家的名,却妄想着靠着他妹妹一飞冲天的,凤凰男。

    想都不要想!

    不得不承认盛丛长了一副好皮囊,去做特殊的服务工作者倒还勉强够格。

    就看他会不会哄了。

    不过,他估计盛丛不会。

    盛丛那种性格,很得罪人的。

    “姜梦。”

    被姜裕景突然这样喊,她不由自由地坐直了身体。

    “怎么了?我,我说的不对吗?”

    “对。或许他不像你说的那般低贱,可是疯狗就是疯狗,这种人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们毫无底线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要咬谁就咬谁,为了保护自己,应该远离这样的人。”

    听完姜裕景的话,姜梦心里蓦地一痛。

    因为她曾经被盛丛“咬”过。

    不止一次。

    所以她讨厌他,很讨厌他。

    姜梦轻“嗯”了一声,便没再说什么。

    姜裕景去柜台那边结账的时候,姜梦自己在位置上围围巾。

    坐在角落里的盛丛,觉得她手中那条白色的围巾,摸起来应该很舒服。

    他本来只是想在这里看着的。

    只是远远地看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盛丛走到她面前。

    姜梦对他的到来很是意外。

    他是要准备收拾东西了吗?

    那她更要快点把围巾弄好了,越着急就越是有些手忙脚乱。

    盛丛忽然握住了她围巾的一处。

    握在手心里的触感跟他所想象的相差无几。

    她的围巾上有淡淡的清香。

    他的目光在她的颈间徘徊,很想咬上一口。

    盛丛开口说道:“需要帮忙吗?”

    不等她拒绝,他已然上手将她的脖颈用柔软的围巾层层裹住。

    他的动作不算快,轻柔且缓慢。

    但是却让她感到很不自在。

    盛丛虽然身处温暖舒适的甜品店,可他身上仍带着一股冷硬寒凉的气息。

    她不喜欢。

    但还是轻轻道谢。

    盛丛其实在围巾刚刚搭上她颈间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到了她不喜欢他这样做。

    指关节处的薄茧轻蹭过她的脸颊,他感觉到她不适地往后躲了一下。

    他装作什么都没有觉察到的样子,卑鄙地利用她的怜悯,利用她从不对人轻易发火的好教养,行使着他苟且阴暗无处安放的欲念。

    如果他能一直留在她身边的话。

    他会做的比姜裕景还要好。

    他要她像跟姜裕景那样相处一样,对着他柔柔地笑。

    盛丛身后传来姜裕景讥讽的声音:“服务真是周到呀。”

    姜裕景走到他面前,往他胸前的口袋里塞了一百块钱。

    然后伸手攥住了姜梦的手,带着她离开了。

    盛丛看着姜梦乖顺地跟在姜裕景身侧。

    他们肩膀挨的距离很近。

    那是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有的亲密距离。

    盛丛心想如果在她身旁的人是他自己,她也会是这样毫不设防的吗?

    大概不会。

    她讨厌他,他知道的。

    第03章 他的卑劣,几乎在她面前展露……

    盛丛垂眸看向姜裕景塞进自己口袋里的小费。

    他知道姜裕景的意图。

    姜裕景故意在姜梦面前这样做,为的就是让他认清自己的位置。

    他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时至今日,已经再没有什么人能羞辱到他了。

    啊,这样讲好像太过自负。

    其实还是有的。

    姜梦的一个眼神,就能轻易地羞辱到他。

    她只要对他露出一点排斥的目光,都会让他陷入无限的自卑之中。

    她的排斥比其他人任何言行上羞辱,所带来的自卑感都要重。

    盛丛坐在了姜梦待过的座椅上。

    看着桌子上那块她并没有吃多少的奶油小蛋糕。

    拿起盘子里的小勺,学着她的样子,轻挖了一小块蛋糕,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奶油的味道醇厚香甜。

    蛋糕质地柔软,入口即化。

    好吃。

    他想象着她吃东西时的心情,又往嘴里送了一块。

    很甜。

    这样甜的东西,他生平吃的并不多。

    盛丛记得高中有一次,盛钰为了羞辱他,故意扔给他一个已经变凉的烤红薯。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