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懒 - 第7页 卑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全能影院免费观看


御宅屋排行榜

    他知道盛钰是故意挑衅,盛钰找打那他就要满足他。

    但是想到姜梦正坐在他身后,他突然间就不想去跟盛钰打架了。

    相较于从盛钰那里失去的尊严,盛丛有更想得到的东西。

    她的目光,她的怜悯。

    他将头埋得很低,狼吞虎咽地吃着那个已经变凉的烤红薯。

    其实凉了的烤红薯更甜一些。

    但是姜小傻瓜不知道。

    盛丛知道有很多人在他背后拍他。

    可是他不在乎。

    他的眼中只有她。

    同时,他也在赌。

    赌她会不会出声阻止。

    他对此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因为他了解她,她几乎不会和人有争执。

    他甚至觉得,姜梦不懂得怎样发脾气。

    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不需要她去主动要,主动争,都会有人主动给她送过来。

    但是她偏偏出声阻止了。

    她阻止的方式也很有意思。

    不是带有倾向性地明确地告诉别人不要拍他,而是直接说“有些吵”。

    她很聪明。

    不会给那些人说出“我们拍他,又不影响你”这种话的余地。

    也不会让人看出她在帮一个被众人嫌弃的人,从而在心中暗自骂她伪善。

    她那样讲,反而让那些凑在她周围的人心生愧疚。

    在高中的时候,影响别人学习,是大忌。

    盛丛在姜梦说出那句话之后,心里很是开心。

    开心到被咽下的红薯噎住。

    他又吃了一大口,试图压下去。

    但不过是徒劳。

    后来他赶在姜梦发现他噎住,后背的起伏异常之前,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跑了出去。

    他终究还是不愿意让她见到他的狼狈。

    她周围的人几乎和她处于同一水平上。

    那些人要么会继承全部家业,要么会获得家人的牵线搭桥,去往能为家族牟利的地方,要么会靠着自己分到的股份安稳度过余生。

    只有他,什么都不会得到。

    他,不过是给那些人工作的命。

    旁的人轻而易举的就能获得她的目光。

    他们的相处是那样自然。

    那时候他常常听到别人和她的聊天,他们谈论的话题他大多都听不懂。

    他这样的人,要用什么才能吸引到她呢?

    落魄、不甘、邪恶、不服管教、面目可憎……

    他只有这些。

    或许,他还可以考出很好的成绩。

    但是那样太过扎眼,他需要保存实力。

    盛家的人根本就不愿意让他有什么大的出息,他们只不过想要让自己的孩子有出息。

    他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那个家里没有人把他当自己人。

    盘子里的小蛋糕已经被他吃完了。

    盛丛看向窗外,外面下起了雪。雪花轻轻柔柔的,飘洒在他的心上,缓缓融化开。

    他极少有这样的闲情去欣赏生活里这些寻常的景色。

    外面的行人似乎并不被纷飞的雪花所困扰。

    大家都在悠闲地走着。

    盛丛忽然觉得,他好想她。

    他也很想跟她一起漫步在雪中。

    刚刚他为什么不追出去呢?

    可是下一秒他又想,即便是跟上去又能怎么样呢?

    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是他深以为然的不配以及她从不张扬的骄傲。

    盛丛想过很多次,姜梦以后会和怎样的人在一起呢?

    那个人应该比姜裕景还要好一些。

    要懂得保护她,要知道爱惜她,最重要的是她喜欢。

    她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不知道。

    但肯定不是他这样的。

    从小到大,他的卑劣,几乎在她面前展露无遗。

    那个圈子里的所有的人,都不喜欢他。

    他们觉得他和他们身处在同一个环境中,是对周遭环境的亵渎。

    桌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

    盛丛拿起来点开消息框,是关于姜裕景的消息。

    棕色的瞳孔骤然收缩,而后又稍稍舒展开,唇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呵,姜裕景原来也有秘密啊。

    盛丛换下身上的侍者服,往学校的方向跑去。

    应该,赶得上。

    甜品店离学校很近。

    姜梦几乎和姜裕景吵了一路。

    姜裕景觉得自己刚刚没有做错什么,盛丛给她戴围巾,是一种服务,他给点小费怎么了。

    姜梦不这么觉得。

    她虽然不知道盛丛刚刚为什么要那样做,但他绝对不是为了要小费。

    她觉得哥哥是故意那样做,为的是让盛丛难堪。

    他们兄妹俩其实吵架的时候不多。

    在家几乎不吵架。

    姜裕景大多时候都喜欢哄着姜梦,无论她的想法有多幼稚可笑,他都不会同她背道而驰,故意惹她生气。

    可是,他真的很讨厌盛丛。

    讨厌他的不自量力,讨厌他像块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盛丛这样的人,他再了解不过。

    不能对他施舍一丝怜悯。

    因为他尝到甜头后会愈发地想要更多,会渴求更多他不曾拥有过的东西。

    姜梦如果不主动远离这样的人,是会被当成供血包的。

    --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