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言情

首页

别怕我是正经人

作者:时三十

更新时间:

重点高中的傅老师温润斯文,谈吐风雅,戴着金丝边眼镜,衬衫扣子总是扣到最上方那颗。明明是最年轻清俊的老师,偏偏作风老派,一本正经,抓起风纪来也最不留情。  某日,傅老师给同事学生发喜糖。傅夫人黑发白裙,温和腼腆,说话也细声细气。与傅老师站在一起,众人连夸郎才女貌。

思娇

作者:桃酌月

更新时间:

徐娇依得知要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联姻时,心气郁结之际进行了一场旅行,在那场旅行中,她跟一个男人有过一笔糊涂账。  旅行结束后,两人分道扬镳,徐娇依也把那个男人抛之脑后。

我与国民级偶像一起出道了[娱乐圈]

作者:甜鸢

更新时间:

菠萝台推出国内首档全民选秀节目-《星光冉起》。在前经纪人的帮助下,李觅顺利与根子烂掉了的公司解约,成为《星光冉起》九十九位选手之一。

那远古狙神他又回来了[电竞]

作者:朴朴素素

更新时间:

温诘立作为绝地求生远古版本的狙神,再次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回到职业赛场发光发热,继续职业之路,而是苦读三年参加高考???  重新回到自己的老队伍后,温诘立在直播的时候立下FLAG:“今年我们要拿世界冠军!”

和总裁共用身体后

作者:炎炎原燎

更新时间:

于日作为一名没有话语权的四线小演员,在经纪人的威逼利诱下,坚持自我,始终贯彻‘卖艺不卖身’的核心原则,被经纪人讽刺成‘混吃等死的咸鱼’。  某一日,他的灵魂突降号称‘华国霸总第一人’的裴天体内。  “你是谁?”霸总裴天阴沉地问道。

经年

作者:楚天江阔

更新时间:

品学兼优的安煜,在回国上高中的第一天,就遇见了那个,即将和他成为一家人的大少爷萧溪。  初次见面,萧溪并没有把他认出来,甚至还带着他和别人打了一架,算是结下了一点友谊。  不料,再次见面,他们的友谊的小船啪叽就翻了。  萧大少爷又带着他打了一架,这次是互殴,打不过还动了嘴。

严重警告隔壁哈士奇邻居

作者:酸皮橙好酸

更新时间:

宸南松的隔壁新搬来一个邻居,大半夜天天看鬼片,吵得他心烦,发誓要揍死这个变态男人。  说来也是巧,弟弟的学校恰逢此时也换了新班主任,男人英俊腿长还温柔,勾的宸南松心里痒。

最疯顶流[娱乐圈]

作者:清月海棠

更新时间:

余白,一个连十八线小演员都算不上的武替,除了拥有一家子极品外一无所有,混在演艺圈最大的一次新闻,是威亚断裂摔死当场的绝响。  余白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即将高三毕业那一年。

葬我一枝白山茶

作者:花残

更新时间:

白山茶枯萎了,谢云意不爱我。  【某个灵感产物,想法很混乱,其实一点也不虐】  *建议听王靖雯翻唱的《纪念》阅读全文  *简单立意就是单向救赎不成功,世界上be结局遍地走,没有谁说你有病就能有人成功救你。  我养了一株白山茶,在我感到他快不要我的时候。

惊孟

作者:伏羲听

更新时间:

初见便是殊途难归的死敌,可惜后来动了恻隐之心,语方知救他帮他,连清誉都失给他,求着盼着再见见他。重逢时情爱呼之欲出,强迫压制,索吻又索心,如此这般,竟也难撼那颗铁铸的心。

被赐婚给死对头之后

作者:若兰之华

更新时间:

云泱是个小病秧子,  还是数量稀少、可以生育的“息月”之体。  从小药罐子养着,金贵又脆弱。  因为一道赐婚圣旨,被迫和家族死对头、那位恶名在外的东宫太子成婚。  长胜王府上下一片愁云惨淡。

捕花陷阱(禁忌文)

作者:我说蒜了

更新时间:

(ǐzнansнu.čoⅯ)izhanshu.coⅯ *丈夫苏致远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后,秦昭昭的床边换了个人。那人是苏致远的哥哥。沈赴年轻时犯了错被赶出家门。几年后,他因为苏致远的事再回来,父母却不让他再走了,甚至还往他房里塞了个女人。秦昭昭原来并不是个这么安静娇弱的女人。至少,绝对不是现在这幅模样——穿着稀少布料的睡衣,露出半边乳,眼角是泪,唇色殷红,叫他:“大哥……”沈赴眼角一跳,“别这么叫。”

我是陛下心头宠

作者:旧酿

更新时间:

蔺衡曾在淮北为质时,在太子殿下身边做了五年近侍。  日常端茶送水,掐腰捶腿。  成天换着法子伺候那位贵主不说,遇事还得百般护人周全。  皇天不负,一朝登基称帝,举兵大败淮北。  不屑奉上的金玉珠宝、良驹千乘,只要太子入宫侍君。  风水轮流转,众人唏嘘不已。

仇敌跟我双向暗恋

作者:毛白饭

更新时间:

CP:中二偏执俊美攻 vs 沉默隐忍帝王受  宋清泽(青泽)x 殷洛(应龙)  欢脱向简介:  上古神兽白泽胞弟——青泽,与上古神兽应龙龃龉不合、两看相厌。  一次蓄意挑衅中,被应龙重伤,被封印了修为封锁了记忆丢在小岛中。

霸总的蒲公英成精啦

作者:麋鹿与花

更新时间:

分手三天后,前零送了封昶一盆蒲公英,说蒲公英的花语是永不停息的爱。  封昶嗤笑,你有那么好心??  他特意找风水大师问了问,好嘛,这玩意儿在风水里意味着主散财破财,家庭分崩,骨肉离析,没一个好的!!  前0的嘴,骗人的鬼!

一年出现一次的男人

作者:红口白牙

更新时间:

阮秋平每天都要去见一个人。  初见时,那只是个低低矮矮,安静的像是个得了自闭症小孩。  后来再遇见他。  是在一场豪华的宴会。  正门被打开,清冷的柱杖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安静了。  视线正中央是一个男人。

难产而死后我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作者:冰糕雪糕秋梨膏

更新时间:

他们说我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夫。  ——谢染。  我这一生一共有三个男人。  第一个男人讨厌我,对我说:“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处处学他的样子。”  他将我送给第二个男人,第二个男人嫌弃我,对我说:“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要。”

我的Alpha怎会如此弱

作者:小花朝天开

更新时间:

一次意外,身手狠厉,样貌粗劣的少将竟然分化成了Omega,样貌大变成了万人迷!但是他高龄分化,信息素纯度过高,无法使用药剂抑制发情期,只好寻找能安抚他的Alpha。  ·  而能安抚他的Alpha竟是个军校大一小屁孩,不仅年纪小了他十岁,还是个A值弱爆的菜鸡!

朕的白月光他又装病

作者:言笙笙

更新时间:

世人皆知,晟启帝邵云朗和当朝丞相顾远筝是过命的交情。  据说,这顾相本该是个纵马沙场的绝世名将,却因救驾落下一身病痛,双腿残废,最后一生囿于京城。

他不用刀

作者:四字说文

更新时间:

世间百味,独你无味。  他们会永远是彼此的全部。  仿温不温学古不古,武侠正剧。  完结于2021年9月20日。  第一章   黑暗,沉沉的黑暗,望不见底的黑暗。  近了、越来越近了、很近了!  他的手已经要碰到桌沿,指尖快要触及到他的剑,他的心,他的最后一线生机!

山海爱豆娱乐有限公司

作者:紫矜

更新时间:

苏玄坐拥一家爱豆经纪公司,里头养着几只山海怪物,然而没有工作邀约,整家公司从老板到员工全都躺成了咸鱼,每天游手好闲。  终于有一天,苏玄觉醒了远古的貔貅兽魂,开启了某些本能……  山海怪物们:“完了个蛋,远古那个爱钱如命的小财迷又要回来啦!!!”

小货郎的现代发家致富史

作者:媚骨

更新时间:

从前,小货郎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现在,小货郎除了自己,还有了新的家人,看着站在面前的几个弟弟妹妹,身上还挂着两只小的。  从此,小货郎有了新的人生目标:他要努力赚钱,让全家吃饱不愁!

人间值得

作者:春风遥

更新时间:

白辞像是光源,吸引无数追求者飞蛾扑火。  同住一个小区,林云起发现凡是围在白辞周围的人,有的疯,有的死,有的破产。  直到有一天,白辞站在他家门外告白:“我钟情你。”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作者:风山日

更新时间:

榛真的竹马未婚夫谢石星移情别恋要解除婚约,请他搬出谢家。  谢家人劝:“榛真不能化形,又弱又娇贵,养不活自己的吧?”  谢石星:“……那你们来养?”  谢家人战术沉默:养不起.jpg  安静中,众人身后传来男人低沉冷峻的声音:“我养。”

恋爱吗,我藏猫粮养你

作者:抹茶面巾卷

更新时间:

一句话简介:你养的小猫咪在外面养了别的猫了!  主角是两只猫猫,不变人,一直是猫猫~  年上,黑猫是攻~  狸花猫汤圆是一只喝水都会胖的小猫咪,铲屎官每天都在担忧他哪天变成胖子影响健康。  发现狸花猫食量加倍,体重没变之后,铲屎官更担心了。

森林幼儿园

作者:猫蹲蹲

更新时间:

温柔胆大支教老师受x炸毛护短大美人山鬼攻  一人一鬼保护原始森林、带着村民致富,顺便养崽崽、带崽崽一起打怪升级的故事。

住我身体里的那个人

作者:烈冶

更新时间:

他说我是他身上祛不掉的伤疤。  六岁那年,我做了个手术,醒来后,我妈告诉我,我的身体里,住进了另外一个人。  她让我把他看做自己的亲生弟弟,要我爱他护他对他好。  可是自我看见他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做不到。  后来他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人。

丧尸恋爱手册

作者:冷山月

更新时间:

末世一年,江御被太多所谓的同伴朋友背叛,他不再相信任何人,直到他遇到了以往的情敌方衍,大少爷方衍已经狼狈到翻垃圾桶了,而且似乎人还傻了,还真是……大快人心!  我于混沌中醒来,没有名字,同样没有过去,怀里有着一本莫名其妙的恋爱手册。

猫病

作者:松羽客

更新时间:

相传人死后去的黄泉路,其实是在一家书店的后堂中。  一生的终点便是这里,将那本写有自己名字的书交上去便是交付了自己的一生,而后空荡荡赤条条地踏上轮回路。  活人用一生完成的书全都列在这家书店中,店老板是一个怪异的年轻人。

被亲爹的死对头粘上了

作者:鱼慕鱼

更新时间:

浪荡别扭炸毛攻(戚景思)X温柔倔强美人受(言斐)  文案:  晟京城里家喻户晓,戚家刚认回来的小戚公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  提笼架鸟,蛮横跋扈。  对此,戚景思本人毫无在乎,只怕不能快些“气死”亲爹,逃回老家。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