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的小公主 - 第一章戏中人 枝繁(民国 1v1 双c)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眼前是一片黑。

    鼻端隐隐萦绕着令人作呕的气息——腐败的霉菌味儿混杂着如铁锈般的血腥味儿,从他被人丢进这间屋子里起,就从未消失过。

    原本娇嫩的嘴唇,这会儿干裂得就像被粗粝的砂纸磨矬过,嘴角渗出的血迹凝固成一小团黑痂。由于粗长的巨物在他口中不停地抽送,刚愈合的血痂再次被撑破,鲜血混着脓水从他的嘴角流下,让他连大声呼救都不能。

    其实,别说是呼救,就算是不小心发出一点声响,都能给他招来更大的灾祸。

    一个马鞭抽来,鞭打在他赤条条的身上,这便是对他因为巨物深抵咽喉而发出痛苦闷哼的惩罚。

    “贱货!不会吃鸡巴就让你吃鞭子!”

    坐在太师椅上的男人猛地推开他,每一次扬手再落下,浸了盐水的马鞭就在绝好的皮肉上绽开血花。

    屋外一阵闷雷滚过,闪电迸射进来的强光打在那双被黑麻布蒙住的眼睛上。

    孟雪桥畏缩着比女儿家还要娇弱的身子,在影影绰绰的光下,觑见了那根悬在男人腿间的狰狞阳物,以及那张仿若阴司间才有的,鬼魅般令人骇惧的脸……

    “师哥!”

    叶南枝被惊雷吓醒,梦魇便被生生掐断了。

    乌沉沉的天仿佛被雷劈开了一个大口子,霎那间,瓢泼的雨水倾泻而下,噼里啪啦地下得凶狠。

    “天漏了……天漏了……这才刚停下一日,怎的又下起来?”裹着小脚的桂婶迈着小碎步,在天井下匆忙奔走着,那一盆盆几日未见阳光的茉莉,被她从风雨中又搬回到了厅堂内。

    叶南枝刚被吓醒的一身汗还没来得及落下,便又为这屋外的妇人捏了一把汗。

    “婶儿,别管那些个没用的玩意儿了!”叶南枝推开窗,冲着妇人喊道,可话刚一出口,便被潲进来的冷雨激得打了个喷嚏。

    “哎呦!我说姑娘呦!您可别再被雨濯坏了身子,这戏园和二爷,哪边我也开罪不起呀!”桂婶一手搂着花盆,一手狠命地冲她挥着。

    好似她不听话,那妇人便要与这茉莉同归于尽一般。

    叶南枝的两条细眉耷拉了下来,从宽大的袖袍中伸出一双纤白的玉手,恹恹地关了窗。

    正欲躺下休憩,便听得窗外有军靴踏在雨水上的声音。

    刚劲有力,就如同她在戏台上的每一回亮相,果决而毫无拖泥带水。这是她多少年练就的基本功,想必,他这样的气度,也是在无数次的征战杀伐中才能习得的,她总是莫名的会这么想。

    “二爷来啦?”

    屋外,桂婶笑逐颜开的声音,让她深感刚才对这妇人的同情真是有些多余。

    油布伞收起,抖了一地的雨水,连同他的军披风上也落满了细细的雨珠。

    解开领口的铜扣,披风便被身后的副官拿了下来。厉北山呵了一口气,攒在手心里,磨搓了两下,等冰冷的手掌回过暖,这才推了门进去。

    地龙烧得很热,这才是第一场秋雨,屋子便像冬日那般被蒸得热气扑面。

    带着幽幽的茉莉香和苦涩的药味,镂雪纱幔的床帐里,女子歪躺在里头,只隐隐见到露出被衾的半截藕臂,还有刚续长的那头青丝。

    厉北山抬手,松了几粒系在脖间的衬扣,放轻脚下的步子,走上前,撩开那层隔在俩人之间的床幔。

    狭长的凤眼微眯着,琼鼻丹口,玉面桃腮,是天生的戏中人模样,仿佛她一张口便是一段令人回味的韵声云调。

    “酒不醉人人自醉”,厉北山再望久一点,怕就要醉不知事了。

    他惯于严肃的脸上,此时扬起一抹浅笑。

    “我来了,却要一直装睡么?”

    叶南枝听见男人含笑的声音,更是懒得搭理,索性转过身去,给他空留一个背影。

    “还生气?”厉北山俯下身,贴到她耳边轻声哄道:“台上大丈夫,怎么床上是如此的小女子气?”

    明是暧昧的调情话,叶南枝听了却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要走便走,少帅拿话挖苦人,可没多大意思。”

    这女人的话,说得有些不好听。她明知他最烦人喊他“少帅”,却还是有意为之,摆明了这气是真和他生上了。

    厉北山蹙起了眉,心中已有些许不悦。不过念在她刚病愈,也无意与她计较。

    他脱了军装外套,掀开暖烘烘的被衾,和她躺到了一起。

    叶南枝往里一躲,却还是被他的一双长臂箍在了怀里。

    “我说了,那地方,你不能进。”

    叶南枝挣扎,虽多年练功,身手还算矫健,但这会儿落在一名具有实战经验的军官手里,她便像只折了翅膀的金丝雀,徒有一身花拳绣腿,却始终逃不出他的禁锢。

    “厉二爷,我用我的人情进,碍着您什么事儿了?您让您的卫兵把我拦在外头淋了一天的雨,恐怕不是担心我的安危问题吧?”

    除了唱戏念白,厉北山从没觉得叶南枝的嘴皮子是这么厉害,一方面戳中了他的心窝子,另一方面也突然发觉这小戏子是不是真对自己起了情意?

    厉北山突然笑道:“怎么不是担心你的安危问题?那天在场的,有几个不是玩乐成性的?你要进来了,我是护你还是不护你?他们要再说点难听的荤话,我怕我按不住裤腰上的手枪。”

    叶南枝转过身,对着他不屑地嗤笑:“您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当初咱们可都说好了。您要是喜欢我,可以。您要是想睡我,也可以。但唯独您不能限了我的自由,无论我结交哪位,您都不能管着我。厉二爷,可还记得这些?”

    厉北山的心口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痛还能忍,就是难受得厉害。

    “叶南枝,我睡过的女人,没有别人再沾的道理。”

    叶南枝坐起身,从床尾绕过,下了床。

    她回眸,清丽的面容上挂着一丝冷然的笑意,“如此,那您应该先去过问那位程家的大小姐,您说是不是?”

    犹如难愈的癞疮被人窥见一般,厉北山窘迫的脸上登时写满了愤怒的表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