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的小公主 - 第二章衣冠禽兽(微h) 枝繁(民国 1v1 双c)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我的事,轮得着你来过问吗?!”厉北山一伸手,便将人又拽回了床上。

    “嘶拉”一声,身上月白色的里衣便被他扯破了。

    叶南枝伸手推他,却被他从里衣上撕下来的布条缚住了腕子。

    叶南枝反抗不成,干脆将双手举过头顶,摆出一副束手就擒的样子。

    “二爷,提起程小姐,您怎么就急了?”身体不反抗,嘴上的“刀子”却还是句句剜着人的心,“婚期就要近了吧?您就忍心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嫁给一个废人?”

    “住嘴!”厉北山的眼球上织满了血丝,一只手钳住叶南枝的脸,微微颤抖着。

    叶南枝那张精致的小脸,在他的手中变得有些扭曲,她一动不动,却含泪笑起来,“能被厉二爷真心爱着的女人,还真是叫人羡慕……”

    “叶南枝,我再说一遍,管好你自己!”

    厉北山狠狠地一掼,将床上的女人翻过去,背对着自己。

    不用他再有下一步的动作,叶南枝便像平日练功那样,习以为常地屈起腿,趴跪在他的身前。

    她原以为这是他惯爱用的姿势,却在她发现程小姐的存在之后,她才懂得,因为只有不看着她的脸,他才能把她当作别人来发泄。

    想到这些,叶南枝的心中曾经闪过一丝悲伤。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

    互相利用而已,谁又比谁多那一点点可怜的感情?

    不值得花时间悲哀。

    纤细的腰肢被他掐在手中,挺翘的臀瓣高高抬起,男人粗长的阳物顺着那道细长的窄缝生生硬挤了进去。

    涩得发疼,叶南枝咬着牙,还是发出一声闷哼。

    厉北山也疼,不过此时的他,就像一匹逮住猎物的饿狼,除了撕咬,毫无理智可言。

    发了狠的冲撞,一浪高过一浪。

    叶南枝高声呻吟,比在戏台上的演出还要卖力。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除了那些已被搬回厅堂内的茉莉毫发无损外,天井下的其他草木,全都被风雨打得东倒西歪。

    那茉莉,是厉北山一向最爱护的植物。虽然也不是什么名贵的花品,却因得了主人的偏爱,便比别的花草多了不少额外的精心照料。

    一簇簇纯白无瑕的花朵,竞相绽放着,花期虽短,却比有些人的生命来得更要夺目。

    屋内,氤氲缭绕,雾气蒸腾。

    桂婶站在那个足有叁尺高的橡木浴桶边上唉声叹气、语重心长。

    “哎……我说姑娘啊,您说这厉二爷待您多好。打您从北平跟过来,他二话不说,就将自己这处别院让给您落脚,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全都紧着您来,可真没瞧见什么时候亏待过您。这唱戏的人苦,我也知道,可唱得再好啊,也没用。还不是得等着哪天在这戏台上让人给相中了,娶回家去么?您就别想着再物色其他人了,要我说啊,这位爷挺好,指不定今后这江山就是他的了呢!那您呀,就算主不了中宫,怎么也得是位受宠的娘娘!”

    也不管匿在水底下的人瞧不瞧得见,桂婶那根短粗的大拇哥比得老直。

    “您呀,真真还是命好,这辈子投了个女儿身。您看戏台上那些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只能任人糟践,连条狗都不如呢!”

    “桂婶!”叶南枝一蹬腿,猛地从水底跃了出来,“什么叫连狗都不如?!唱戏的就不是人?!就不能自己做主?!”

    桂婶被她溅得一身水花,急得用手去掸,“哎呀,叶姑娘,您呀,就是气性大!”

    这后半句话终究是没敢说,妇人撇了撇嘴,不大乐意地便退了出去。

    她想说什么,叶南枝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假如要不是厉北山看上了自己,恐怕自己在这儿也就跟一条看门的狗没有什么区别。但看上了又如何?戏子和妓子,在世俗人的眼里,本就没有什么根本的区别,卖的都是皮相而已。

    何况是厉北山那样的衣冠禽兽,会如何对她,她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自己干的本就是火中取栗的勾当,她怨不得别人,也怪不得老天。走上这条路,都是她自找的,自愿的,苦心筹划了这么久,委屈再多,她也没有理由放弃。

    烫热的药浴,一点点地麻痹着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她想,总有一天,这些不堪的伤痛都会被抚平,她捂住脸低声啜泣……

    “师哥……师哥……你在哪儿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