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的小公主 - 第六章小报 枝繁(民国 1v1 双c)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原本藏着掖着的“地下恋情”,就因为厉北山那晚的郑重表态,而让他们的关系一下子就暴露在了人们的视野当中。

    一位是奉天新晋当红的坤伶须生,一位是奉系军阀炙手可热的接班人,他们为何会悄无声息地走到一起,人们的想象力远远精彩于现实的故事。

    什么一见钟情,再见倾心,叁见相许,四见相依,小报上描写他们的爱情实在是有鼻子有眼,感天动地。

    当厉北山松松垮垮地披着一件睡袍,从叶南枝的卧房走到餐厅时,便看见那位当红的名角正气鼓鼓地拿着报纸兀自“控诉”。

    “什么不得了的事儿,值得叶老板这样生气?”夜里睡得满足,厉北山起床便是一张难得的笑脸,看她这样气得小脸通红,便忍不住想要与她打趣。

    “爷,您看看!”叶南枝把报纸塞到他怀中,嘴里还在叨叨地抱怨:“这是什么无良的记者呀?压根没有的事儿,叫他一写,倒像是真事儿似的!”

    厉北山坐到餐桌前,抖开报纸,从里头摘了一段文字,便不紧不慢地诵读了起来:“这叶小姐爱着厉二爷爱得深切,甚至当初不惜放弃北平绝好的发展机会,随他来奉。以叶小姐的戏曲造诣,若是能在北平继续演出,绝不止是如今这般而已,凡此种种只能说明一件事——于叶小姐这样,在社会上已有了名气的女子,爱情仍是她们人生的头等大事。可惜,佳人将为婚姻所累。可惜,梨园又将痛失一位绝代名伶!”

    “放屁!”叶南枝忍不住粗话脱口而出,真是生气至极。

    “虽然写的与事实有些出入,但你难道不是爱我爱得深切?”厉北山将报纸收起,眼睛斜眺着她,在等她的回应。

    叶南枝微愣了一下,学着那戏里的青衣才会迈的轻缓步子,一步一步,踱到他身边。而后,一个歪身,侧坐到他腿上,双手勾住他的脖颈,柔声道:“二爷爱我多深,我便爱二爷多深。”

    一分不增,一分不减。一句话便把厉北山噎得没了下文,这小丫头片子,伶牙俐齿的,越来越不让他失望了。

    他又好气又好笑,干脆拿嘴去堵住她的嘴。

    长舌往里一挺,便与她那条如簧的巧舌交缠在一起,再稍稍用力一嘬,惹得小丫头吃痛得哼唧起来……

    “二爷!”副官谭如海莽莽撞撞地闯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又吓得赶紧退了出去。

    “二爷~别闹了~”叶南枝红着脸将厉北山推开。

    厉北山伸手捏住她的下颌,威胁似的说道:“先饶了你,晚上再同你算账!”

    说完,刚要起身,便被叶南枝一把拽住了搭在腰间的睡袍绑带。

    “怎么?又不放我走了?”厉北山笑问道。

    “不是。您自己看看,像话么?”

    的确不像话,大敞的睡袍下,那根令男人引以为傲的器物就这么直愣愣地挺立着,任谁见了都得难为情。

    就算叶南枝早就见识过了,那脸上也是臊得发烫。

    她踮起脚,替他拢了拢身上的睡袍,又将绑带在他腰间系好。

    有那么一瞬间,厉北山感到,眼前的女人仿佛已经有了他妻子的模样。

    他低头,吻在她的发顶上。

    这个吻,似乎比先前所有的那些欢爱都要动情。但这事儿,只有厉北山自己能够察觉。

    叶南枝只想着,别让他的人,背地里骂她是“红颜祸水”就行。那位副官谭如海可不比赵小川,一个是正经本分的穷人家出身,一个却是小混混半道参军。这位正经人家出身的副官谭如海,他对厉北山包养戏子的事本就不大欢喜,若是叶南枝再无所顾忌,恐怕以后好多事要进行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收拾好后,谭如海又被叫了进来,他目不斜视,端正地朝着已经坐在餐椅上若无其事用餐的厉北山敬了敬礼。

    “二爷,帅府大太太派人来通报,让您中午回去用饭,大帅正好也在,说是要一起商量商量大公子的婚事。”

    厉北山嘴角一牵,说道:“正好,我的事也该商量商量了。”

    说罢,他瞧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叶南枝,对她说道:“少吃一些,中午跟着我回帅府,尝尝那里的手艺。”

    叶南枝听到这话时,一口牛乳正好入嘴,呛得她一阵咳嗽:“咳咳咳……二爷,我就这样不请自去,不……不合规矩吧?”

    叶南枝可是知道那位督军的脾气,胡匪出身,天不怕地不怕,让他看不过眼的人,下场都不怎么样。虽说自己的胆儿也不小,但一想起要见这号无论是在军政界还是在江湖上都绝顶响当当的人物,还是控制不住地会有些牙齿打颤。

    没想到这小妮子也有这样怕的时候,厉北山不由得觉得好笑,“怎么?在北平的时候,不是还为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唱过戏么?这会儿还没进我帅府的门呢,难道就已经害怕了?”

    “那不一样。”叶南枝神神秘秘地凑近他:“我听说,大帅素来不喜戏子,二爷,传言说的可对?”

    叶南枝这话刚说完,厉北山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起来,“他喜不喜有何关系?你是我厉北山要娶的人,谁也别想为难你!”

    叶南枝刚瑟缩了一下,就被他握住了手。

    继而,他温和而又严肃地说道:“往后,你是要跟着我住进去的,今日进府,你想说什么就说,不用顾忌。”

    他这话,叶南枝也不知是该听还是不该听。

    今日这家宴,大概该来的都会来吧。有他的父亲、嫡母、姨娘,还有他的大哥,以及那位曾与他有过复杂关系的未来大嫂……

    原┊创┇文┊章:woo18νip﹝wσo18νip﹞w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