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的小公主 - 第九章护短 枝繁(民国 1v1 双c)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由月亮门进,脚还未踏入院里,便闻见一阵幽幽的茉莉清香。

    茉莉,又是茉莉。

    这让叶南枝感到莫名的烦躁。刚刚那阵心悸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厉北山将她领进屋内后,一言不发地坐在那张红木弥勒榻上。

    叶南枝就站在他面前,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扇将屋里与屋外隔绝成两个世界的屏风。

    紫檀的五扇屏风,以西番莲纹饰的浮雕隔出十块形态各异的开光洞,开光内嵌着十幅名家的水墨丹青,以玻璃镶之。因为反光,叶南枝费了好大的劲儿,也没能看清每幅画上的题字和落款。

    即便如此,她也依旧死死地盯着,好像今日来帅府的目的,便是欣赏这扇屏风。

    “叶南枝,那支簪子呢?”

    这是进屋这么久,厉北山对她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

    呵,果然不是什么“护短”,刚刚自己还真是自作多情了,叶南枝在心中冷笑。

    “不喜欢,丢了。”她实话实说道,丝毫不想掩饰此时不痛快的心情。

    厉北山忍了许久的火气,终于腾地升了上来。“啪”的一声,一掌重重地拍在了榻几上!

    叶南枝微微蹙了蹙眉,眼前,那些画上的墨迹就像晕染开了一样,愈发瞧不真切了。

    厉北山摇摇头,慢慢攥紧的拳头复又缓缓松开。本想再训诫她几句的,但一想到今日带她回来的目的,又只好强忍了下来,“往后,我给你的东西,不要随意乱丢。”

    他已经尽量将语气放得很平和了,却依旧不能让人的心里感到松快一些。

    “是,爷。我记下了。”她虽如此回答,脸上却仍是一副不大服气的表情。

    厉北山伸手揉按了一下太阳穴,颇为无奈地长叹了一声气。

    说到底,这个丫头除了偶尔会使些小性子叫他不痛快外,表面上也还算是听话的,人也较那些俗气的女人来得可爱而与众不同一些。

    就像是支香烟,不会抽的人在抽第一口的时候,或许有些呛嗓,但一旦抽久了,倒也有些离不开了。

    一个人睡的时候,他便总会想到这个比喻。于是,翻身坐起,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燃,抽上几口,聊以慰藉。

    想到这儿,烟瘾便犯了。不管是真烟瘾还是假烟瘾,这会儿他的气还未全消,此时和她待在一起,就像一个伸长了芯子的炮仗与一枚闪着火星的取灯儿凑在一块那般,分分钟都有可能被点着,爆炸,然后一起同归于尽。

    于是,他从榻上起身,对她说道:“来了就歇着吧。我出去,抽根烟。”

    他从她面前走过,仿佛刚才的事就像一阵风似的过去了。

    可在叶南枝的心里,那事儿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或许,在听到他对谭如海说的那句“把簪子寻回来”之时,那个疙瘩就在她的心里结下了。

    ……

    “铛铛铛……”

    自鸣钟响起,正午十二点,是帅府的午餐时间。

    花梨木的大圆桌前,叶南枝能猜到的人都围坐在了一起。她也在其中,坐在厉北山的右手边,正对程玉莹的方向。

    而程玉莹的身边,自然是她的未婚夫——厉北山的大哥,厉家的嫡长子厉北岩。入席的时候,他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来的,这很难让人不去关注他。

    叶南枝也因此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却一不小心正好对上了厉北岩的眼睛。

    她有些慌乱地正要收回目光,却见厉北岩对她微笑着颔首。

    那笑容有些温柔,但温柔中又带着一种阴郁,叫人感到莫名的心疼。

    叶南枝以为,这位传说中本应该是奉系军阀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男子,应该是最具有那种嚣张跋扈气质的,可万万没想到,他对比起厉北山,更像是一位气质儒雅的文弱书生。

    要是不发生那样的意外,他的那双腿没废,她想,他的笑容中是不是就会少一些阴郁呢?

    还没来得及往下想,她就被身边的厉北山瞪了一眼。叶南枝这才发觉,自己盯着那位陌生男人看的时间着实有些久了。

    入席以后,她便再也不敢造次地随便动用自己的眼珠,尤其是坐在上首的厉大帅,她只在进门问安时,看了那么短短的一眼,就不敢再看了。

    心中只暗自以为,厉北山的不怒自威,大抵都遗传于这位位高权重的督军。尤其是那双凌厉的眼神,叶南枝就鲜少见过他有温柔的时候。

    历大帅的身旁还坐着一位坐姿端正,举止谦恭的绅士,尽管他在中国待了有十年之久,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但东洋人那种短促而生硬的口音却没能消失。叶南枝光是听声,便也能一下猜出他的身份,应是那位日本方面的顾问——山本一郎,无疑了。

    对于这样的家宴,能让一位外人参加,而且还是这样的一位外人,可见此人在厉大帅心中的份量。

    “叶……南枝?叶老板?”

    当她一面胡思乱想,一面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菜时,自己的名字却突然被人用那生硬的汉语叫到了。

    她微愣了一下,而后,微笑着,抬起头循着那声音的方向望去。

    “很高兴能在厉督军的府中见到您,我很喜欢您的戏,是您的戏迷。”山本一郎举着酒杯,是要敬她的意思。

    “谢谢。”

    叶南枝的手刚触到自己的杯子,便被身边的厉北山抢先一步,拿了起来。

    “不好意思,山本先生。南枝晚上有戏,不宜饮酒。这杯,算是我代她。”说罢,厉北山一仰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厉北山能有这样的举动,在众人的眼里,可真是一件稀罕事。

    这连坐在对面的程玉莹都没想到,即便是在她与厉北山还在交好的从前,他也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她出过什么头,就像他刚才拉着叶南枝离开一样,他现在的举动,让她感到十分的眼红和难受。

    “太抱歉了,是我考虑不周。”山本一郎喝完杯中的酒以后,又开口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不喝酒了,但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叶老板能否答应?”

    他说这话时,看了一眼身边的厉大帅,仿佛不是在征询叶南枝的意见,而是在等厉大帅的同意。

    厉震霆会意,点了点头,“山本先生想说什么尽管说,今日是家宴,没有那么多规矩。”

    山本一郎微笑着,这才望向叶南枝,“那我就斗胆说了。今日难得在此遇见叶老板,是真的很想近距离地欣赏一番叶老板的戏,要知道,叶老板的戏票,如今可真是一票难求的。”

    “是啊是啊。”程玉莹也随声附和道:“听小妹说,叶老板的戏是难得的好,像我这样不懂戏的,今天也想开开眼呢!”

    听到这话,厉北山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正想开口替她解围,却让叶南枝一个自信满满的微笑打消了念头……

    爱┆阅┋读:woo18νip﹝wσo18νip﹞woo18.v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