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舟 - 第6页 炮灰作弊系统(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璟旸在客厅中站定,视线扫过那两人的脸这是陆家,你们这些姓郑的人都能厚着脸皮住在这里,我这个姓陆的人反而不能回来?

    你这混账郑建林脸色铁青的指着他你居然敢这样跟你老子说话。

    要不是因为你在血缘上是我老子,你以为我会让你们住在这里?璟旸说完便转身上楼。

    你,你给站住!郑建林对着璟旸的背影怒吼,璟旸没有理会他。

    陆景钰从小到大,郑建林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所以陆景钰从小就很怕郑建林,郑建林骂他的时候,他也从来不敢回嘴,也不敢提出让他们搬出去,但是现在的璟旸可不怕他,也不会忍着让他骂。

    陆家老宅是陆景钰外公的父亲当年修建的,后来他外公又有扩建,一共两栋主楼和三栋副楼,还有几个庭院,占地面积相当的广。现在在这个地段,就算是有钱,也修建不了这么大的房子了。

    拿回陆家的大宅是陆景钰死前的心愿之一,璟旸一定会帮他实现,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不是陆景钰的心愿,璟旸也绝不会让那三人在这个房子里住太久的。

    爸,消消气,气坏了身体不值得。郑俊明嘴上劝着郑建林,他自己心里也很不舒服,在他的心里,陆景钰一直都是个懦弱无能的人,就算他处处与他作对,但却从来没有成功过。这次本想设计他一次大的,却没想到反而被他坑大了,看他今天的气势态度,与之前很不一样,难道他以前都是装的?

    郑建林拍拍郑俊明的肩膀说在爸爸的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儿子,陆景钰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我所有的财产都会留给你,以后我们郑家,就全靠你了。

    璟旸说他不会进去太久,陈睿便坐在车里等他,见他提着一袋东西出来,从车内帮他把车门打开拿了什么东西。

    我母亲的一些遗物。

    璟旸通过系统了解到,陆雪娴有给陆景钰录成长记录的习惯,那天她出门买了最新款的录像机回到家里,一边研究着操作方法一边走回房间。在经过郑建林书房外面的时候,听到他和他的情人正在里面说话,书房的门虚掩着没有关紧,留有一条缝隙。陆雪娴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她的父亲是被郑建林害死的。

    陆雪娴当时脑子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那台录像机当把郑建林和他情人的对话,全部录了下来。郑建林当然不会去翻看陆景钰的成长记录,陆景钰自己因为母亲去世太过伤心,害怕去看那些东西,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个证据的存在。

    璟旸回到住处,除了确定那段录像的存在,他又看了一遍陆雪娴留给陆景钰的诀别录像,因为这里面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

    录像里,陆雪娴身后的玻璃中,倒影出了少半个人影,这个人影要放大很多倍才看得出来,是躲在侧面书柜后的郑俊明。所以陆雪娴要自杀,郑俊明是知道的,整个过程他都看到了,但是没有阻止,也没有告诉任何人,这跟他这些年苦心经营出来的善良形象,可是完全不相符的。

    璟旸用陆景钰原本为买那块地准备的资金,在比较偏僻的地段买了几栋复古风的居民楼,准备改建成饭店。

    这周围也都是老式风格的建筑,看起来并不繁华热闹,但胜在环境好,不但幽静还很有情调。

    他自己画了设计图,装修了几个月,将三栋楼房的院墙拆掉,围上一个大墙,被装修成古典风格的三栋楼房与围墙之间,又都隔着一个院子,既不会打扰到旁边的居民,又能让楼上的顾客观赏到风景。买了房子装修完,资金还能剩下大半

    虽然说地段跟跟那些繁华的商业街没法比,但是璟旸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的道理,而且比起在那些高楼大厦中,花极高的价格租下一层楼开饭店,他觉得这样的环境才是他想要的。

    当年陆徳远的那些徒弟,都被郑建林用各种方法逼走了,因为被郑建林害的在这个城市待不下去,他们只能去偏远的小城市自己开饭店。

    璟旸放下身段,亲自去请了两人,这两人当年被郑建林害的最惨,璟旸对他们动之以情,希望他们能够回来帮他。

    本来因为郑建林已经掌控了陆家,还有陆家所有的饭店,他们又被郑建林害的很惨,已经不愿意再回到这个城市了。不过他们心中一直惦记他们师傅当年的教导之恩,现在师傅唯一的外孙来求他们帮们,他们无法拒绝,就当是回报师傅对他们的恩情了。

    第5章

    (4)

    璟旸今天去拜访了陆徳远的一位老友,这位老人在书画界的地位很高,可以用德高望重来形容。

    这位张老,因为年轻时就很爱吃陆徳远做的菜,于是两人成为了朋友。璟旸会来拜访他,除了因为他跟陆徳远的关系很好之外,也因为这位老人的人脉相当的广,各界人士都很卖他的面子。

    陆景钰只在很小的时候,跟着陆雪娴见过两次张老,之后再没有见过。所以璟旸突然来拜访他,让张老觉得有些惊讶。

    陆徳远当年突然离世,张老也很是唏嘘,如今故友唯一的外孙来拜访他,虽然他知道肯定是有事相求,但念及他与陆徳远往日的情分,还是客气的接待了他。

    璟旸也不提自己来拜访的目的,只是与张老闲聊,他经历过上千世,根本就不担心会和一个老人没话可聊,便是书画,他的造诣也不会比张老低。

    在聊天的过程中,张老倒是越来越欣赏他,两人聊的挺高兴。张老之前略微听人提起过他,听说他不学无术,每日只知道呼朋引伴的喝酒寻乐,很是堕落,他还为故友可惜了一阵子。如今看来,传言还是不能完全当真的。

    张老的子孙都有各自的事业,他又喜欢清静,所以并没有跟孩子们住在一起,而是自己住在晓山别墅,别墅中有一个厨子两个帮佣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到了要准备晚饭的时候,璟旸主动要求来做这顿晚饭。

    张老年轻的时候最爱吃的是土豆炖牛肉,现在年纪大了,牙口不好,肉吃多了也不好消化,就专门吃土豆炖牛肉中的土豆,而且对土豆的味道口感要求非常的高的。

    张老坐在客厅喝茶看新闻,闻到厨房飘出的香味,嘴里直冒口水,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有名的吃货,不然以他当年的清高,也不会上赶着去跟陆徳远做朋友,为的就是能够借着这份友情,能随时吃上好吃的菜。

    几十年来,张老也算是吃遍天下美食了,对菜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他家里厨子做的菜,吃在别人嘴里,都觉得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吃在他的嘴里,也只觉得一般。可是今天的这个土豆炖牛肉,光是香味,都能让他胃口大开。

    张老坐不住了,背着手走到厨房门口,盯着灶台上炖着土豆和牛肉的砂锅看。

    璟旸一回头,见老人站在厨房门口,便说道您老饿了?我再抄两个小菜就能开饭了,您菜园子里的菜种的真不错,挺新鲜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