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舟 - 第8页 炮灰作弊系统(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这吃的正美味食物突然没有了,肚子还空着一大半的滋味最是不好受,张老看着璟旸说要不,再做点?

    我给您老做了些老式的点心。璟旸看了看那两人,又说道不过可能还是不够,我再去做点馄饨吧。

    璟旸把馄饨端上桌的时候,点心碟子都已经空了,果然没够。这两人不但能吃,还一点都不客气,吃的那叫一个欢快,虽然动作挺很优雅,但速度可是一点都不慢。

    这两人都是难得的好身材好相貌,而且容貌有六分相似,但两人并不是父子,而是叔侄。

    年轻的男子叫赵博承,是赵氏集团的继承人,还不到三十的年纪,就已经掌管了赵氏集团的主权了。赵家势力非常大,黑白两道,政商名流,在各界他们家都能说得上话,而且话语权还挺大。

    这个赵博承,算是间接害死陆景钰的人。赵博承有个表弟叫钱翔,是他亲小姨的儿子,钱家也算是家大业大,又因为有赵家有这层关系,钱翔的性格相当的嚣张跋扈,没多少人敢得罪他。

    可是陆景钰偏偏就把他给得罪了,因为性格不好眼高于顶的钱翔,偏偏被郑俊明的厨艺给征服了,跟他是非常好的朋友。陆景钰处处跟郑俊明作对,自然是让钱翔很生气,土地拍卖会的事情,就是钱翔和郑氏父子联手给他设计的坑。

    前世钱翔处处陷害陆景钰,派人在大街上开车撞他的车,还买凶制造街头斗殴的假象,害死了陆景钰,仗的都是赵家的势,就因为他表哥是赵家的继承人,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害死陆景钰这个无依无靠的人。

    第6章

    (5)

    璟旸的饭店即将开业,在开业之前,他散播了一些消息出去,比如说他是以陆徳远的名义开的饭店,饭店名叫陆徳记,做的是最正宗的陆家菜,并且肯定比那些已经换了招牌的陆家饭店做的好。

    这些消息一传出,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多亏了郑建林的宣传,只要听说过陆景钰的人,谁不知道他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根本就不会做菜,即没有天分也不愿意刻苦用功,所以他才不得不选择培养郑俊明,而郑俊明是个刻苦又有天分的人。

    那些年纪大些的,还记得陆徳记的人,不满璟旸用陆徳远的名义开饭店,还大言不惭的说能做出最正宗的陆家菜,觉得这根本就是在败坏陆徳远的名声。

    而那些喜欢郑俊明和正德记的人,更是各种冷嘲热讽,说他没有自知之明,说他哗众取宠故意炒作。这些都是轻的,还有些骂的相当难听的,就好像陆景钰以前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样,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这脑残粉的辱骂攻击力,可是相当的强,脏话加诅咒的,什么话都骂的出来。

    陈睿为了找齐璟旸要的食材,连续两个多月跑了十多个地方,大部分还都是些非常偏远的山村。不过他将收购点都安排好了之后,以后就不需要他每次都亲自过去了。

    其实这些食材在首都华市也都能买得到,但是璟旸对食材的要求非常的挑剔,能买到野生的,就绝对不用人工养殖的,能买到山林湖海中捕捉打捞的,他就绝对不用饲料喂养的。

    璟旸让人把陈睿带回来的食材再次进行挑选检查,确保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分类放去保存。为了保存这些食材,他可是花了大心思的,还专门弄了个可以调节温度和空气湿度的大仓库,里面用玻璃墙隔开,可以分类保存。

    我人还在外地的时候,就在网上看到有不少人正声讨你呢,骂的那叫一个难听。等饭店开业的时候,会不会有人专门来捣乱,故意说菜做的不好吃?陈睿有些担忧的问,他觉得就算那些网上的脑残粉不来捣乱,郑家那两父子肯定也不会什么都不做的。

    放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璟旸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就等饭店开业的那天了。

    开业当天,他们将大门打开,正式开始迎客。来的客人还真不少,几乎将所有的桌子都坐满了。只是这大部分的人,都是抱着不看好的心态来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教训璟旸的大言不惭。

    来的还有一些媒体记者和美食评论人,一边是等着采访,一边是等着被采访。这件事情已经被热议了有一段时间了,热度持续上涨,网上越骂越欢。他们只要遵循网民们的意愿,来吃一顿,然后从各角度贬低一番就可以了。

    听说张老来了,璟旸放下手中的事情,亲自到大门口去迎接。同张老一起来的,还有几位白发老头,这几个老头的身份可不一般,他们分别在商业界,古玩界,文学界,书画界等各界都有着相当高的地位。

    璟旸之所以用陆徳远的面子也要把张老请来,就是为了让这些人也能一起过来,给他镇镇场面,在这几位老人都说好的情况下,其他人还敢违背良心说不好吗?

    璟旸把几位老人带进专门给他们留着的包间内,便告罪离开,去厨房继续忙碌了。

    几位老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这屋子弄的倒是很不错,即淡雅又别致。

    这茶也不错,要是那菜做的实在入不了口,光品这茶,也不算白来一趟了。

    老张,我们都知道你是个爱吃的,而且要求极高,这陆景钰做的菜,真能入得了你的口?还兴致勃勃的把我们都带过来。

    就是啊,都说这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姓陆的小子看上去也才二十出头的样子,学厨的时间应该不长,他能做得出什么好菜来。

    话也不能这么说,年轻人也有做到的好,我吃过郑俊明做的菜,以他的年纪来说,那是做的相当的好了,不过这陆景钰,就不好说了,不好说啊。

    你们啊张老放下茶杯说我也不跟你们多说,好不好吃,你们吃了之后自己评判,今儿个就当是我们几个老伙计聚一聚,随便吃顿便饭,要是觉得好吃呢,你们以后爱来就来,不爱来就不来,要是不好吃呢,就跟老谢说的,多喝点茶,嗯,这茶确实不错,一会儿吃完了让那小子给我弄点带回去喝。

    哎哎,给我也弄点带回去,这茶连我都没有喝过的,外边应该买不到。爱喝茶的谢老连忙说道。

    赵博承也一早就让人定了个包间,这天带着几个朋友一起过来了,在包间里等着上菜。他站在窗边看着下面院子里的景色,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方,能弄得这么别有情趣,让人赏心悦目,也是不容易。

    赵博承一个家里开设计公司的朋友,一进大门,就连连赞叹这里的装修风格,还没有等进包间,就已经跑去到处参观了。

    赵博承朋友之一的吴皓勋走到他的身边,靠着另一边窗户说博承,你怎么会想着来这里吃饭?那陆景钰都快要被别人的口水给淹死了,说实话,我也不相信他能做的出什么好吃的菜来。

    就是啊。另一人附和说还说什么最正宗的陆家菜,他那么喜欢跟郑俊明对着干,要是真能做的好菜,还不早跟就跟郑俊明在厨艺上一决高低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