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舟 - 第342页 炮灰作弊系统(快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璟旸并没有想杀逍良棋,但是他死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为了赎罪,也为了解脱,结束了他的生命。

    璟旸看着蓝道年悲伤的样子,想着他现在应该能够体会原主的外父母当年的悲痛了,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何等的悲凉。

    逍良棋和蓝蔓紫死了,并不代表一切都结束了,还有害死原主母亲凶手之一的蓝道年,他也必须要用命来偿还。

    璟旸想着,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蓝道年肯定已经忍不下去了,那么就让他在鹤鸣城真正的结局快点到来吧。

    第224章

    修仙(13)

    蓝道年为他的小女儿, 在鹤鸣城中举办了一场隆重的丧礼,但是这并不能减少他心中的哀痛。仇恨的种子,在他抱着他的小女儿尸体的时候,已经疯狂的生长壮大。他知道璟旸不会放过他, 所以不会再坐以待毙。

    璟旸让人把逍良棋的尸体送回了南境, 并让原主的大伯接替家主的位置, 替逍良棋举办丧礼。

    在南境的一切,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算是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最后的需要解决的, 就是蓝道年了,至于逍凌, 他暂时不会让他死。而蓝道年的夫人,他也不会让他死,因为老年丧女,接着又丧夫, 对她的打击足够大了,就算他不动手,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璟旸发现蓝蔓青倒是一个三观很正的人,而且她对白广的尊敬更甚她的父亲, 跟蓝蔓紫和蓝道年是完全不一样的人,难怪白广会收她为徒了。最后的与蓝道年交锋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璟旸为了不让她感到为难, 已经让她先回祝阳岛了。

    至于蓝道年的几个儿子,既然他们之前一直没有参与到这些事情中来,只要他们继续保持这种不参与的状态,璟旸就不会把他们怎么样。毕竟他是个爱憎分明的人,而且没有滥杀无辜和株连家人的癖好,他只会让该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的人,全都付出代价。

    蓝道年想让璟旸把逍凌放出来,让他送蓝蔓紫最后一程,璟旸没有同意。

    璟旸看着蓝道年说我当年也没能给我母亲戴孝,也没能送我母亲最后一程,我的母亲甚至没有得到一个像样的丧礼就匆匆下葬。这些都是因为谁呢?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纪轻轻就如此心狠和心硬?可是我所做的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将你们父女带给我的痛苦和悲惨经历,全部都还给了你们而已。

    看来,蓝道年冷着脸说道你是无论如何也不打算放过了。

    璟旸笑了笑说这样的话蓝蔓紫之前已经问过我了,我也已经回答过她,可惜她没有来得及转告给你,那么我就亲自再跟你说一遍好了。我是绝对不可能放过你们父女的,你们除了要承受我和我外祖父的痛苦之外,也必须要用自己的命,来偿还我母亲和外祖父母的命。蓝蔓紫虽然已经死了,但这并不代表一切就已经结束了,只要你还没有死,我的复仇,就不算完成。

    璟旸将话说的如此的直白,蓝道年已经无话可说,但他肯定是不想死的,所以他这次来见璟旸,是有备而来了。

    蓝道年原本是想,如果璟旸同意放逍凌出来,让他送他母亲最后一程,那么他就等蓝蔓紫的丧礼结束之后,再和璟旸做个了结。如果他不同意放逍凌,他那就只好立刻跟璟旸做个了结了,因为他不能让女儿连个戴孝的人都没有。而且他答应过他的女儿,一定要救逍凌的。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放不放逍凌?蓝道年看着璟旸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

    那么我也最后再回答你一次,我就是不放,你能拿我怎么样?!璟旸讽刺的说道以强势欺压他人,并不是只有你们蓝家人才会做的事情。

    谁敢在我蓝家说话如此放肆!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这个声音中带着神威,而且声音的冲击明显是冲着璟旸去的。

    璟旸心想,总算是来了,就等你了。

    一位中年人模样的人走了进来,这人气势强势,周身围绕着大量仙气,几乎形成一道屏障,让人无法做到直视他。蓝道年恭敬的朝这个人行礼,嘴里还尊称老祖宗。

    璟旸不想跟他多说废话,在他进来之后,直接拔出惊涛剑。

    蓝通启露出嘲讽的笑容,蔑视看着璟旸说怎么?你还你为打得过我不成?就算是你师父来了,也不一定能斗得过我。

    那就让我来会会你。再一个带着神威的声音传进来,听到声音的蓝通启和蓝道年脸色同时变了。

    璟旸心想,这人怎么来的这么快?他还想跟蓝通启过几招,测试一下他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呢。

    白广神尊,真是好多年都没有见了。蓝通启见到白广,虽然没有了刚才嚣张蔑视璟旸的态度,但是却仍旧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可是他越是做出这幅样子,就显得他看着越心虚。

    蓝通启,你欺负我的徒弟算什么本事?既然觉得我都不一定斗得过你,你得到来祝阳岛找我啊。白广走到璟旸的身边,将他挡在身后。

    你可搞清楚了,是你的徒弟在我蓝家的地盘上作威作福,不但已经逼死了一个人,还想让整个蓝家不得安宁,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蓝通启一副占理的样子看着白广。

    被逼死了也是他们活该,他们作恶在前,害死了我徒弟的母亲,难道还不许我徒弟报仇吗?白广讽刺的说道你们蓝家人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只准自己作恶,不许别人反击,难不成是你们蓝家的传统?你蓝通启当年成神的原因如此的不光彩,却没有受到天罚,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蓝通启一听到白广提他成神的原因,脸上立刻垮了下来,他成神的原因不光彩这件事情,很少有人知道,而偏偏白广就是知道的人的其中之一。

    是因为你这些年够老实,成神之后就一直躲着不露面,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你之前遭受天罚的时候未到。白广说现在,就是你要承受天罚的时候了。

    你什么意思?蓝通启的脸色,因为白广的话,越来越难看。

    我今天便要执行天意,让你为当年所做之事,血债血偿。白广面无表情的说道。

    白,师傅,璟旸拉了拉白广的衣服,举起手中的惊涛剑说让我来。

    白广无奈的转头看他,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在这个时候胡闹,蓝通启虽然成神的过程不光彩,但是确确实实的达到了神境,白广不想让璟旸有半点会受伤的可能。

    璟旸虽然有点不甘心,但还乖乖的把剑放下了,然后满脸不高兴的瞪着南通启,继续当他的旁观者。

    哼,我避世修炼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有了反抗天罚的能力,你想要代替天意执行天罚,谁死谁活还不一定!蓝通启知道今天看到免不了要跟白广以命相博,他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只是没有想到白广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