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客 - 第383页 快穿之美人有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她也不想在叶蓁面前弱了下去,强打起精神做在殿内等候她。

    叶蓁来时乘龙撵、穿龙袍,身后跟着宫人、太医无数,声势浩大,极尽奢华。

    太后只是看一眼,她心里就止不住的开始呕血。

    叶蓁进了殿,请安后便叫太医去给太后瞧瞧,太后撑着额头不冷不热:哀家老了,身子骨不行了,看再多太医吃再好的也无济于事。

    叶蓁道:太后,对症下药怎么能不管用太医说了你是忧思成疾,你还是不要忧虑太多,安安心心的过日子不好么

    太后觉得叶蓁是意有所指,她冷冷哼了一声,挥手赶走了来为她诊脉的太医。

    叶蓁在一侧坐下,道:太后,朕知道你其实是在气朕,可如今事情已成定局改不了了,你别和自己过不去,你一直这样病着摄政王总是挂念着你。

    既然你都知道,就该主动离开我的玉儿,你自己是好了,可我的玉儿呢你就是没安好心要毁了他!

    太后,不论你信不信,朕爱摄政王,怎么会去毁了他

    太后看着她冷冷哼了一声:妖言惑众,你能用你这张脸迷惑玉儿,却迷惑不了我!你的狐狸尾巴早就露出来了。

    叶蓁安静片刻,抿唇道:太后对朕误解太深了,朕无话可说。

    她端起手边的茶杯就要喝,她身后的宫女紫鸢小心上前说:皇上,茶凉了,奴婢为您再斟一杯。

    她直接便将叶蓁手里的茶拿走,太后看得火冒三丈:这茶凉了,哀家喝得,她叶蓁喝不得

    紫鸢捧着茶杯立刻跪下:太后恕罪,皇上近来身体不适实在不宜喝茶。

    太后冷冷哼了一声:果然啊,这皇上比太后金贵得多!我这病恹恹的老骨头都能喝,她叶蓁不能喝

    紫鸢跪在地上再三求饶,却怎么也没把茶水给了叶蓁,反而坚持不让叶蓁碰那茶,这模样只会让太后更觉得心堵,如今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敢忤逆她了果然是她在坤宁宫安静太久没了威信,否则怎么连一个小小的宫女都不把她放在眼里

    叶蓁道:紫鸢,你先退下吧。

    紫鸢从地上爬起来,应了声是后退到一旁。

    太后:她握了握拳头,不敢相信如今一个丫鬟都敢不听她的命令了!

    叶蓁无奈的说:太后,朕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些,不想惹你生气的,你是摄政王的母后,也就是我的母后,朕自然希望你身体健康。

    我可担不起你的母后。太后冷笑了一声:行了,别在哀家面前做好人,你是什么人我最清楚,我的玉儿就是被你迷昏了头,等他清醒过来你就完了!

    叶蓁无话可说,她亲自为太后斟满茶水:太后息怒,别气坏了身子。

    她根本不领情。

    叶蓁又给自己倒上一杯。

    她端起茶杯:太后,这算是我向你赔罪的吧。

    随着她这话一说,外面有太监喊摄政王驾到!,太后脸色更不好看了,最近她的儿子被叶蓁迷得神魂颠倒,上次来给她请安还是五天前,这叶蓁刚来一会儿,魏子玉居然又来了!

    太后心气不顺,叶蓁已经仰头喝了口茶!

    魏子玉进殿就看见叶蓁在喝茶,他吓得心脏紧缩,脸色白了一白,几乎是立刻跑了上去,谁知还未靠近,叶蓁便迷迷糊糊,揉着额头晕了过去。

    他一把将叶蓁抱进怀里,他抱着她毫无重量的小身子,见她双眸紧闭,连平日里红润的脸颊和嘴唇都变得苍白起来,呼吸微弱几不可闻,他的手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转身便道:太医,宣太医!

    走开两步,又冷声吩咐:坤宁宫的人不准外出一步,全部收押大牢,听候发落!

    太后几乎都来不及说什么,眼睁睁看着她儿子急切的抱着叶蓁离开了坤宁宫,下一秒,禁军便带着侍卫前来,除了太后,坤宁宫上下全部被羁押大牢,就连跟了太后几十年的老嬷嬷也不例外。

    老嬷嬷哭着跪在太后身边求救,太后说皇上中毒和她无关,更不会是她身边人做的,其他人抓便抓了,但

    太后恕罪,卑职是奉命行事,如果嬷嬷是清白的,微臣自然会亲自送她回来接受太后处罚!太后不要为难卑职,暗杀皇上是大事,坤宁宫上下都有嫌疑,宁可错杀一千不也能放过一个!

    太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身边的老人被抓走,抓得一个都不剩,她坐在偌大的坤宁宫,最后都不明白怎么叶蓁突然间就倒下了

    她突然想起,叶蓁倒下的时候似乎是笑了一下,那一笑转瞬即逝,快得她几乎没有注意到。

    还有她的玉儿,怎么能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把她的坤宁宫查封了

    她又气又急,捂着胸口晕厥了过去,坤宁宫又是一阵兵荒马乱,久久之后才终于消停了。

    叶蓁这天夜里才悠悠转醒,她醒来时躺在魏子玉怀里,他抱得太紧,紧得她都快呼吸不过来了,她拼命挣了挣才终于挣出一点儿喘息的空间。

    子玉,我好饿。

    魏子玉捧着她的脸看了许久,然后又将她按在怀里,抱着亲着,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里。她被亲得嘴都疼了,烦得又扯着他头发将人拉开,很快又被他抓住小手,扑着亲来。

    叶蓁吃上饭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情了,安静的宁寿宫灯火通明,魏子玉就坐在床边一口口喂她,好像她缺了手,断了脚,成了没用的废物。

    我自己吃。

    乖,听话。

    又一口米饭喂进她嘴里,她被米饭堵得唔了几声,苍白的脸颊一鼓一鼓的可爱。

    魏子玉见到充满活力的她,就想起躺在他怀里人事不知的叶蓁,怎么都唤不醒,怎么唤都不会回应他

    这样的她让他感到害怕。

    叶蓁吃了几口米饭,终于有了些精神,她靠在床头左右看看:子玉,我不是在太后的坤宁宫么怎么就睡着了,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魏子玉捏着勺子的手微紧,道:不是让你乖乖在宁寿宫等我,怎么跑去见太后

    我不是听说太后身子不好,吃了那么多药还不见效,就想去劝劝她么

    以后别去了,无论太后做什么,你都当她不存在吧。

    她有些不解:嗯

    魏子玉道:你不用为了我去见太后,你快快乐乐的在我身边,我才会好。

    叶蓁沉睡的时候他已经让紫鸢将坤宁宫内发生的一切一字不落的告诉了他,叶蓁从未在他面前松口说爱他,却在他母后面前说了,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要担心再也听不到她说爱他

    他不想这样的事情在发生。

    叶蓁被喂得饱饱的,她靠在魏子玉怀里,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