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客 - 第385页 快穿之美人有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叶蓁抿抿唇,疑惑的说:明明就有事,以前你不这样的。

    魏子玉把她抱进怀里,吻着她额头说:蓁蓁,我只有你了。

    她疑惑的仰头望着他, 清亮的眼睛眨啊眨, 清晰的印出他的影子, 他拇指抚上她微红的眼尾,眼神深邃得让人看不懂。

    叶蓁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就只有她了太后呢

    魏子玉又安静了一会儿。

    叶蓁哼了声,戳着他胸膛说:你看,你果然有事瞒着我。摄政王, 你知道的, 朕不喜欢被瞒着。

    魏子玉说:我会告诉你的,蓁蓁。

    他不说,是因为他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太后,也不知道叶蓁知道后会不会因此怨恨他。

    太后纵使无情,可她到底是他母后。

    然而他知道这事儿瞒不了几天了,秦征已经带着许老大夫赶来京城, 叶蓁不傻,他们瞒不住她。

    魏子玉接连几天心情都十分不好的模样,只有在叶蓁面前才能缓和下情绪露出笑来,在外时他就像是个不定时的炸\弹,随便一碰就能爆炸,整个人也愈发暴躁,连带着文武百官都叫苦不迭。

    叶蓁都看在眼里,不过她近来精神也十分不好了,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偶尔她吃着饭都能睡着,身子骨弱了不说,还十分疲乏,懒懒散散的提不起精神来。

    她偶尔坐在魏子玉怀里和他说着什么,说着说着她便睡着了,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要么是在床上,要么还是在他怀里,周围安静的只能听见翻动纸页的声音。

    魏子玉对她很紧张,因为她每次醒来,无论过去多久、无论何时何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总是他。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叶蓁觉得魏子玉看起来好像苍老了许多。

    这次她又在久久的沉睡中醒来,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她躺在他怀里,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男人闭着眼睛的俊朗模样。

    她抚摸着他的脸颊,鼻尖和嘴唇。

    他微微侧头,在她指尖亲了亲。

    叶蓁轻轻笑着,在他掌心蹭了蹭脸颊:子玉。

    嗯

    我的毒是不是还没解我感觉我的身体很怪,我控制不了它,我不想每天睡觉,可我总是忍不住

    魏子玉抱着她的手猛地收紧:或许是我让你太累了

    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每天一两次,她不可能累得起不来,更不可能这么嗜睡,好像怎么都睡不醒似的:瞎说八道,我真的不理你了!

    魏子玉勾了勾唇,他睁开眼睛看着身旁的女人,轻轻翻身便压在她身上,手指抚着她鬓角:蓁蓁,我爱你,我对你的感情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一个外人而改变。

    叶蓁眨巴眼睛哦了声,推了推他精瘦的胸膛:摄政王,不准迷惑朕!

    我说的是实话。

    哼!

    他吻了吻她额头。

    哪知道没过几天,叶蓁和魏子玉闹起了脾气来,她气得砸了满殿的花瓶茶杯和书,魏子玉听到消息赶来的时候,叶蓁就站在一地废墟里,红着眼睛瞪他。

    魏子玉心疼又担忧:蓁蓁,东西砸了就砸了,别伤到自己,怎么不高兴了现在心情有没有好些

    魏子玉,你和我说实话,我的毒是不是太后下的

    他一个激灵,脑子最灵活的他居然被一句问话惊得答不上话来,蓁蓁

    你别叫我。她看起来很生气,难怪你不告诉我实情,原来是要包庇太后。

    不是的,蓁蓁,我没有包庇太后,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太后是我母后,我怕你会因此迁怒我,也担心你知道自己病情后胡思乱想。魏子玉温柔又急切的和她解释道,秦征带着许老大夫在来的路上了,蓁蓁,你的毒可以解!就算倾尽天下之力我也一定会救你!

    叶蓁摇摇头,眼泪就下来了:可我看过书,凡是中了我这种毒的,没有一个能活下来。我快死了,原来是因为我快死了,所以你最近才对我这样好。

    蓁蓁,我会一直对你这样好,很好很好,比全天下还要好。

    她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恍然大悟的说:所以我才不能和你生孩子,原来是我病了,生不了孩子

    叶蓁!魏子玉面色铁青,大步上前,一把将纤细的女人抱进怀里,掐着她下巴紧紧盯着她说,叶蓁!你是中了毒,可你还有救,不准胡思乱想、自暴自弃知道吗

    她还是摇头,转身把自己关在了殿内不许任何人靠近。

    她把自己关了多久,魏子玉就等了多久,当然也没忘了过问叶蓁怎么会突然知道是太后给她下了毒

    紫鸢说叶蓁午睡后去御花园走了走,听到有宫女嚼舌根,回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殿里,应该是猜到了。

    接下来几日叶蓁都没怎么搭理魏子玉,他来她也不见他,魏子玉脸色一日黑过一日,却也不敢真的强闯去见她,只能在她睡了后半夜里爬窗偷偷摸摸的看一看,看她好像又瘦了,看她一个人可怜兮兮的蜷缩着身子睡在角落里。

    这样的你追我躲持续了好几天,一天夜里魏子玉再次爬窗的时候,却见叶蓁抱膝坐在黑暗里,她太过瘦小纤细,小小一只坐在床头便显得愈发瘦小。

    他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吻着她发顶温柔的说:蓁蓁,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

    她声音沙沙哑哑的软绵:真的

    魏子玉:真的,本王说话一言九鼎,如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捂住他的嘴:你不准乱说!

    魏子玉心中一暖,紧紧的抱着她的小身子:蓁蓁,我不会让你死。

    叶蓁抿唇笑了一下,摇摇头说:我知道自己没救了,原以为终于有了好日子,可以和喜欢的人白首偕老,没想到不过没关系,有这几个月已经很好了,我不该奢求太多。

    子玉,这几天我已经想通了,与其和你怨怼着度过余生,不如和你快快乐乐的离开。她说,我知道你爱我护我,太后下毒害我肯定与你无关,我不该迁怒你的。

    他抱得她更紧,眼底沉沉的是常人难以发现的阴郁和痛苦。

    等了许久也没得到回应,叶蓁问他:子玉,你怎么不说话

    魏子玉说:蓁蓁,我们会长命百岁,任何人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她笑着抱紧他说:好。

    顿了顿,又说:可惜我们不能生孩子了。

    他抱得更紧,仿佛要将她揉进骨血里。

    此后几日,秦征终于带着许老大夫进宫。

    他风尘仆仆而来,清朗温润的气质因为长时间铁血的磨砺而显得有些冷硬,看她时的目光却依然温和,嘴角是淡淡笑意,唤她:皇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